有些事情果然不是在短時間內就能觀察出來。

這是我最近得到的某種人生經驗,至於為什麼得到這樣子的感想,就是以下我要宣洩一下的事件。這樣子的事情要我憋著也很困難,難保哪天我實在受不了了,隨手拉了誰來掀學長的底,雖然學長的力量暫時還沒辦法恢復到他原本該有的水準,但是要把我插到地心還是綽綽有餘。

夜妖精事件解決後,學長終於穩固下靈魂,開始做所謂的復健,從輔長偶爾發牢騷時候聽到的隻字片語,我很容易就猜測到大概是怎樣的狀況,過了一個禮拜,也就是剛好開始放暑假的那天,那不管是哪方面都旺盛強韌到跟鬼一樣的學長就搬回了黑館,日子似乎又回到了高一時候的樣子,除了我需要為白袍考試而瘋狂熬夜,每天被安因斯巴達式訓練以外,早上會碰到有起床氣的學長、偶爾一起吃早午餐……等等的習慣,全都如以前一般的照舊進行。

事件的發生點是一個和平的夏日,畢竟剛又解決了一個令人傷透腦筋的大陰謀,大家迎接暑假的心情自然輕鬆不少,我則是因為考完了白袍考試,雖然還不知道成績,但也輕鬆不少,明明熬夜,卻反常的早起,而且心情還莫名的好,嘴角的微笑連我自己照鏡子時候都覺得可怕。

今天會有好事嗎?

當我正換下睡衣的時候,有種強烈的預感衝進腦裡,根據我最近第六感越來越強的樣子判斷,這個預感很有可能實現。

「幹嘛笑得那麼噁心?」哼著輕快的旋律打開門,一句有點鄙視意味的句子狠狠的迎面砸過來,我看見朝我丟來這句話的學長收回了原本要敲門的手。

抓抓頭,我直覺的反駁道:「哪有?」

「哪裡沒有?」學長挑挑眉,很習慣的嗆回來。

「好啦好啦……學長有什麼事嗎?」免得多說多錯的又被嗆一頓,我很快的轉移話題,學長也不會說閒閒沒事毫無目的的就想來敲我門,所以他一定是想做什麼才會剛好站在我門前。

學長不知道為什麼的看了下旁邊,才望著我道:「……要不要一起吃早餐?」

「好啊。」很快的答應下來後,我才對學長不明的舉動有了瞭解。

是害羞嗎?

雖然很愚蠢,但大腦中的第一個聯想就是「害羞」,因為嘛……從我們認識以來,一起吃早餐大部分都是我或其他人約學長一起出來,再不然就是因為那時候我會去學長的房間借浴室,學長順便準備我的份,也就是說,根本就沒有給學長約過,這次的邀請是值得紀念的第一次。

「哇!」學長驚呼一聲,身體一瞬間僵硬,「褚你……快點放開!」

抱著學長,身體是溫熱的,盈滿鼻腔中的味道是熟悉的,這讓我有種莫名的感動,雖然頭髮大半還是不太熟悉的紅色,但那無所謂,重要的是學長該有的感覺都回來了,直到這時候將他緊緊抱住我才有踏實的感覺。

學長猶豫半天不知道該怎麼把我摔出去,最後輕輕的把手搭在我的肩背上,有點無奈的摸摸我的頭,很像是在對待任性小孩的動作卻沒讓我覺得討厭……應該說,不管學長做什麼,自己很糟糕的全部都不感到反感。

「學長……」手臂又收緊了一些,「偶爾,也叫我冥漾嘛……」

啪!

半秒前我還幸福的賴在學長肩上,半秒後我抱著被揍出腫包的頭蹲在地上痛苦呻吟。

人有時候真的不能得寸進尺啊……可是、可是這也用不著敲得我腦眼昏花吧!?

極度哀怨的看向轉身走到樓梯口的學長,他停下腳步,沒有回頭的對我說:「再蹲在那裡你就自己去吃早餐!」

「哇!學長等我啦!」馬上從地板彈起來,我一邊慌張的喊道一邊小跑步追上已經走掉的學長。

這麼好的機會放他在眼前跑掉的話我就真的是白痴!

拉著學長,我帶學長來到商店街一間新開了中式早餐店,這間店的主人也有東方人的血統,而且還聽得懂台語,真是讓我備感親切,所以在庚學姊帶我來過之後,我也自己來這裡光顧好多次了,偶爾會有五色雞頭還是其他人跟著一起來,尤其是那隻越來越鮮豔的雞似乎跟老闆的兒子很有話聊,不久後我就看到老闆的兒子穿上了很問號卻很眼熟的花襯衫,在看到上面寫著『勇者納涼』這四個大字的時候我就明白那股該死的熟悉感是怎麼回事了!

這不是我老爸的那件便宜花襯衫嗎!!??

除了震驚跟震撼外,我腦裡另外一項浮現出的想法是『家醜外揚』。

我暗中希望西瑞那時沒有跟他說「就是那個本大爺手下老爸送的啦~」之類的話,可後來跟老闆兒子偶爾交談的對話中,西瑞好像沒多說什麼「不該說」的附註,真是太好了!

我跟學長一走進店裡,跟我算蠻熟的老闆立刻熱情的招呼我們到一處比較涼的位子。

因為東西都是現做的,整間不大的店裡充斥著爐灶的熱氣,我跟學長坐的位子是店裡比較多電風扇會吹過的地方,至少比起其他的座位來說還比較不那麼炎熱。

所以我才說這間店真的給我一種很親切的感覺嘛!

「學長你想吃什麼?」拿了兩杯豆漿我又坐回位子上,我一邊插上吸管一邊問。

眼神中帶了點好奇的看著前方爐灶的學長被問題給拉回了注意力,輕咳了一聲才道:「我沒吃過這種的……」

言下之意就是我又要擔任解說員了。

嘿嘿……

「……不要笑的那麼噁心!」




「學長你之後還有事嗎?」我咬著吸管問,手上還有半個黑糖饅頭的學長又剝下了一小坨送進嘴裡,從表情判斷似乎還蠻喜歡這個第一次接觸的食物。

「沒有。」邊說邊把手裡的黑糖饅頭扒成兩塊,其中一塊塞進我正好要繼續說話而張開的嘴,「公會還要一陣子才會指派任務給我。」

「也就訴收,協長最近都有空?」

「把東西吞下去再說話!」沒好氣的瞪我一眼,學長點了點頭,「……雖然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不過……」

「還有很充裕的時間出去玩……什麼的。」

我想,說這種話對學長來說應該是極限了吧?

無法克制的揚起笑容,我伸手握住學長的,熱熱的手心令人安心,雖然又是僵硬了一下,但學長也沒多說或者多做什麼。

學長已經那麼努力了,我是不是該做些回應?

「那去環遊世界?……哇!」剛說完我就被用力的戳了下額頭,學長一臉看笨蛋表情的盯著我。

「你是笨蛋嗎?」可能覺得碰到我之後自己智商也會跟著降低一樣的學長翻了個白眼。

「聽起來蠻浪漫的不是嗎?」摸了摸被戳痛的地方,我說 :「老張的店裡最近好像有新玩意兒,不過西瑞沒跟我是什麼,一起去看看?」

也是去過老張那間『百年老店』光顧過的學長挑眉反問:「不就是普通的……新品上市?」

我聳聳肩,向學長攤開雙手,就我個人對五色雞頭的認知,會讓他感覺有趣的東西絕對不會這麼一般,至少不會是所謂的新品上市,所以我們踏進店裡那一秒會被什麼東西驚嚇到,我就真的完全不曉得了。

至少,絕對不會有什麼比靈光大飯店還要驚悚的東西,況且,那裡是老張的店,這世界上絕對沒有人的品味會比五色雞頭還差了……不對!還有個喜歡他那個頭的雷多!

我真想看看雷多看見那間靈光飯店是什麼反應!

如果他很驕傲那是他家親愛的弄出來的氣派飯店,雷多就真的沒藥救了!

……好像打從一開始雷多跑來找我幫他跟五色雞頭湊合就已經注定他這輩子沒藥醫?

「那個,學長。」腦中閃過某件事,我脫口而出先喊了學長。

「嗯?」

「下禮拜我爸爸那邊的親戚要辦喜事,要不要跟我們家一起去喝喜酒?」

顯然對我們那邊文化不是很了解的學長道:「喜酒?」

「也不是喝酒啦!就是人家結婚擺桌宴請親朋好友就是了,不過我們家也不見得跟他們家認識……然後要包紅包。」比手畫腳的敘述辦喜事的樣子,我們在這個話題下不知不覺走到了百年老店,很古色古香的店面外出現了一根很問號的旗子,就是在日本動畫偶爾可以看見,那種鄉下雜貨店有賣冰時候的藍白色旗子,上面還寫了一個大大的冰字,看起來分長的突兀跟部協調。

這畫面拍照PO上網絕對會有超高的回響。

就在我還傻在那裡的時候,學長正要推門,但們突然一下子被大力的打開,兩個小孩子看見學長的時候明顯的愣住,互看一眼後就笑著穿過學長跑走了,他們的手裡,拿著很眼熟的冰棒。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在讀國小時候放學會在經過的雜貨店買一種淡藍色的冰棒,或者是西瓜切片造型的冰棒?剛剛那兩個小孩子手裡拿的就是那令人懷念的童年物!

「嗨,褚小朋友!~」一踏進店裡,坐在櫃檯上的老張一邊咬著一根一看就知道是布丁口味的懷舊冰棒朝我揮手。

「為什麼會有冰棒?」我指著老張十分疑惑不解的問,而且既然是冰棒的話那麼外面那個旗子就插錯了!

那是賣剉冰才要放的旗子吧!?

「因為是夏天嘛!」一邊說著跟年紀還有那蒼老聲音十分不搭嘎的話,老張一邊從櫃台跳下來,趴在旁邊新增的冰櫃,因為身高關係要整個人都掛在旁邊伸手撈才撈的到裡面擺的東西。掏出兩根冰棒朝我們拋擲過來,老張發出聽起來很詭異的笑聲,「快拆來吃吧,有獎品喔!」

獎品?

例如抽取式符紙家庭號一包這樣嗎?

欸!慢著!學長你為什麼表情這麼認真?還有你大病初癒吃冰這麼傷身的事情沒關係嗎?

聽不見我心裡的質問,學長以很認真的表情在啃那根冰棒。

我想了想,還是決定不要跟學長說甚麼你現在身體還不是很好不要吃冰之類的話,他老大可能會覺得我很麻煩或者以為我還把他當成體虛到不行的病人,然後為了證明他一點也不體虛而動手把我痛毆一頓?

腦子放空的神遊了一會,等我回過神來……

學長,你吃完了!?

我湊過去看了眼學長的冰棒棍,惋惜的說:「銘謝惠顧耶……」

「快點吃。」學長用有點可怕的眼神盯著我,在這種強烈的壓迫感下我只好認命的快速把手裡的冰棒啃掉,害我嘴巴整個發麻沒有知覺了!

一邊揉著臉頰一邊看冰棒棍,我驚喜的喊道:「噢,是再來一根!」

天啊!從小到大帶衰的我竟然中了再來一根!

驚喜了一下後我意識到旁邊的視線似乎更刺人了,我可以很合理的懷以學長覺得我是用妖師力量開了外掛所以才中的。

……雖、雖然我常拿這種力量做些雞毛蒜皮的事情,可是也絕對不會拿來詛咒說要吃冰棒中獎啊!

拔走我的冰棒棍,學長對正在跟來到店裡的高中部新生抬槓的老樟說:「再來一根。」




某方面來說學長也是有好勝心的,似乎是因為先前那些恐怖的事情來說對他老大還講根本就還是問題,所以顯現的不明顯,而這次的冰棒事件讓我對學長的印象又加入了一條附註。

以後絕對不要再吃這種有再來一根的冰棒。

就算買根冰棒的錢在學長的存款面前根本就是連渣都算不上的大小,但那種連續吃了十來根冰棒也太恐怖了吧!

都叫學長不要再吃了!

慢著,那萬一學長買六合彩怎麼辦?

一定要買到中嗎!?

闔上日記本我呼了口氣。

人真的有時候不要想太多比較精神健康。




後言:
又是很奇怪的文不對題跟奇怪結尾((掩面
這篇有一點什麼的暗示,可以猜看看((眨眼
然後這篇名是因為我GE裡認的乾爸.....那傢伙去強化匕首好像很賽的連爆三把((汗
現在還是在收XDDDDDDDD
我廣播時候就跟他講「就叫老爸不在賭了」XDDDDDDDDDDDD
昨天跟黨裡的人玩廣播還被別人嗆XD不過黨主說不用鳥他XDDDDDDDDDDDDD

今天看了特傳5,心得是,萌點好少O3O"
不過色馬那個『值得嗎』讓我整個快HIGH翻了XDDDDDDDDDDDDDDDD
還有蜘蛛跟蹤狂先生XDDDDDDDDDDDDDDDDDDDDDDD
看來後宮又有新成員了=////////=((噴氣((太太自重
銀髮阿阿阿阿!!漾漾你是銀髮控了確定!!!!!!!
天阿白皙的皮膚!天阿白皙的皮膚!天阿白皙的皮膚!天阿白皙的皮膚!
俊美的長相!俊美的長相!俊美的長相!俊美的長相!
種柳的小美人跟姊姊一起喝杯咖啡好不好?((拖走
另外幸運後宮(何)終於要出書了OWO
且看幸運老爺與帝王蟹老師(?)、洛維大叔的愛情羅曼史((大誤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