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長到了哪個年紀,我絕對不會跟這傢伙成為實質上的好朋友』,這是在認識了大地小騎士兩個月後我得到的結論。

如果要說的話,打從第一眼我就不爽他,身高跟體格明顯就是比我好不少,嘛,但就長相來說還是我贏了不只一籌,所以就免強不跟他計較。就像這樣,不自覺得比較,再加上後來發現這混蛋的個性簡直混帳到一個極點,天生就是當刃金騎士的料,卻又不知道為什麼來當個憨厚老實的大地騎士,一堆瑣碎到要細數起來十分麻煩,就連說給審判廳也覺得蠻丟臉的小事情,不斷的隨著一年又一年的時光流逝而累積。

於是乎,現在演變成了一種,一見面就是那種互瞪著一邊光明神一邊口吃,蘊含殺氣的問候、被強迫一起出任務之類時,會「不小心」製造一點「小意外」讓對方放點血的小步術十分常發生的惡劣關係。

每次聽聞我的抱怨,審判總是露出一臉無奈,好像在說,明明同是溫暖好人派的成員,我卻跟大地處的極端糟糕,而跟他這個殘酷冰塊組的頭頭卻好到能很蠢的坐在小凳子上,並在很問號的廁所裡,一邊有點沒衛生的吃東西,一邊聊心內話,這樣的表裡不一也太糟糕了吧?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啊。

誰叫隨著年紀的增加,出現了比以前那些幼稚小事還嚴重,以致於影響一個男人面子問題的大問題?

沒錯,就是女人!

叫交葛還什麼葛的那混蛋從十五歲就開始把妹,十七歲就開始挑戰大姊姊級的!

喔喔喔喔!!我可是不管表面還是內裡都還堅守太陽騎士一輩子只愛光明神的形象啊!

混蛋我才不是處男!

那些女人看到我就只會砸錢給我,這是我願意的嗎?我也想要把妹啊!我要妹啊!明明老師就是個夭壽風流的太陽騎士,我這個徒弟為什麼就這麼悲哀悽慘,連看女人都只能用偷瞄?

這個很嚴重的問題讓我對什麼葛的討厭更上一層樓,明知道我如此的討厭他,但我不是好朋友的好碰友不知道在想什麼,竟然叫這傢伙出門時都要跟著我……雖然說我的問題多多,又常碰上很多古怪的意外,而且大地之盾真的是蠻好用的東西,可我還是不想帶著是好朋友的惡友在大街上晃!被質疑東質疑西的實在讓人真想一刀……我說,一顆火球把他炸成灰。

不是還有白雲?噢,現在風平浪靜,天下太平了,教皇依然繼續著他的摳門,所以白雲又被叫回去當圖書館管理員……

天啊!!!!!!!

等等等等等!!!!

我現在才想到!白雲被調開,那我不就很悲慘的要跟那混蛋單‧獨‧相‧處?

這真是我活到目前為止最大的人生危機。

原本要打開門把的手僵在半空中,嘴角嚴重的抽搐,我一秒就直接把披風塞回衣櫃,把剛剛動的出門念頭當沒出現過的晃出房間。

「喔!太陽騎士長早!」

揚起太陽騎士式的微笑,我道:「願光明神的仁慈照耀你。」




太陽騎士最活躍的時間竟然是大家都睡了的三更半夜。

當我俐落的翻過牆之後,默默的想,要是信眾知道據說是光明神帶言人的太陽騎士老愛作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情,會有怎樣有趣的反應,然後一邊靠感知瞬間把街上的狀況搞清楚,一邊快速的閃到小巷子裡。

其實今天要出去作的也不過就是例行用感知把綠芽城從內到外好好看一遍,看看有沒有什麼不太對的怪東西,會要偷偷摸摸搞成像小偷一樣,一方面是想滿足一下很久沒偷偷跑出來,晚上翻神殿牆的小小惡習,一方面就單純是不想跟某個傢伙在毫無緩協調人士的跟隨下一起出去。

其實頭髮退色後也沒什麼不好啦,作這種事情的時候,只要稍微弄亂一點,完全不笑一張死人臉,然後圍件破爛袍子就真的沒人認的出來我是光明神殿那個金到像會自己發光的活招牌了,多方便阿是吧!

在工作前,我打算先繞到酒館攝取一下酒精再開始,畢竟現在沒那麼需要去灌醉別人套話,所以也少了很多免費喝酒的機會,真要喝的話,太陽騎士那微薄的薪水也不夠支付我的酒水錢,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太陽騎士房間還連了間私人酒窖的原因,但偶爾還是會想換一下口味。

深夜的酒館還有一些人,有坐角落竊竊私語也有獨自喝酒的人,我往以前常坐的位子一屁股坐下,對露出甜美微笑的服務生說來個五瓶一瓶醉,要是是別人出錢就可以毫無後顧之憂的喊出十瓶了,我一邊想一邊多瞄了女服務生的翹臀美腿。

酒很快就送上來,我一邊像在發呆似的倒酒喝酒,一邊腦子裡轉著許多雜事,最近的生活還真是和平到一個離奇的境界,審判依然每天在鞭打犯人逼供,只要有罪犯他就不得閒,而暴風只要有公文就每天都是那副死樣子,但沒有陰謀詭計,我的生活就真的是乏味無趣到一種像在過退休生活一般的樣子。

阿阿,多少有些空虛呢。

現在想想,這樣自己一個人出來喝酒好像也是第一次?

在自己清閒下來後,才感覺大家都這麼忙碌,這是要證明我除了耍陰謀詭計外還真的沒半點用處是嗎?唉唉,改天去看點公文好了,把全部公文都推給暴風還有亞戴爾,然後自己清閒到快發霉,實在不是好事。

直到手中的杯子被用力抽走,我的思緒才中斷。

或許是這種慢慢喝的方式對我來說比較容易醉,我腦袋裡是一片茫然,瞇著眼睛,明明看不見,卻反射性的抬頭。

「你在這裡幹什麼?」聽起來心情不太好的低沉聲音質問道。

伸手想撈回酒杯但又撈不到,我忍不住皺眉,「一看也知道是在喝酒嘛,杯子還我啦……」

腳步聲顯示那人又靠近了一點,我想著要是他敢做什麼就把他凍成冰柱,但接下來整個騰空的感覺讓我錯愕到整個腦袋空白!

「欸?」這、這是……

「就算要出來喝酒也要先跟我講!」把金屬拋在桌上的聲音與快步走開的腳步聲是這個人說話時的背景音,心情不好又加語氣不好,聽起來兇巴巴的,「給我找這種麻煩你很開心嗎?」

「再兇我就不給你扛,小心我吐在你身上…嘔……」

「喂!不准吐!像小鬼一樣,你在發什麼酒瘋……」

「嘔……」

「夠了!我不兇你就可以了吧?……不准吐!」

知道我的厲害了吧?我心情愉快的晃晃腳,但一下就有一股疲累的感覺湧了上來,好想睡,但我好像有什麼事沒做?

「……為什麼自己出來喝酒?」消失很久的聲音又冒了出來,聽起來已經沒有生氣的情緒在,而語氣還是不太好。

「因為想喝酒。」

「還有呢?」

「還有……」撐著臉頰想了想,「大家,都好忙。」

扛著自己的人腳步頓了下。

「找不到人陪……」

模糊的說完,眼皮沉重的闔上,我不確定最後自己又說了什麼。




後言:
不好意思,因為某些傢伙給我了我錯誤的大地名字資訊^q^
(我是要大地騎士的名字,給我大地之母名字的傢伙給我自己出來自首XDDDDDD)
想說修好重發,但是沒想到其實也沒出現幾次這樣o3o/

喔!來寫別的作品的同人來調劑身心了XDDDDDDDD
最近對特傳有種疲乏= ="
所以芽子非常擔心我這傢伙出本文的問題((噴
嘛,那問題等我寒假的時候再說((淦

其實我一直都以為我不會打吾命的同人欸((掩面
因為不管事格雷還雷格都不是我的菜,尼艾是有愛啦,但還不到動筆的程度((喂
但某天天外砸來了大地X太陽的隕石!
噢!光明神!要增加信徒也不是這樣XDDDDDDDDDD
總之請期待下次的一大清早命案現場((欸?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