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打了個哈欠,深夜裡無人的便利商店空氣暖烘烘的,令人十分的愛睏,但是為了薪水,青年還是很努力的打起精神,而且,電視新聞都是這樣說,經常有帶槍帶刀的歹徒都是趁這個人心最鬆懈的時候來搶劫!青年一點也沒有想要上新聞的渴望,他只是想平平凡凡的打工補貼學雜費,太刺激的事情跟他不合。

搔了搔最近才剛修剪過的黑髮,青年趁這個時候點算了今天的收日,才剛開始算沒多久,就聽到細小的聲音,回頭一看,他不禁露出無奈的笑容。

在路燈跟便利商店的燈光下,外頭迅速下起大雨的畫面很清晰,這還真是有夠倒楣,他昨天才把許久沒用,發散奇怪臭味的雨衣丟掉,今天就需要用上他……還真是從以前到現在,衰神都很「照顧」著自己呢?

想著今天要在又冷又濕的夜裡騎機車回公寓,青年就一陣很想呆在店裡打地鋪的衝動上湧,不過想到沒良心的同事有可能把他丟出店外,讓他睡外頭騎樓,連個紙箱都沒給他,青年就馬上打消這很鳥的主意。

他叫作褚冥漾,是個普通到很路人的大一生,像一般人一樣為了學雜費以及人際關係、未來出入……等等複雜的問題煩惱著。

『……接下來是台中的餵魚對台北的漾漾說,「快點回家上線!我們一起刷副本迎接曙光!」』DJ念完這段短訊,笑了幾聲,說了請餵魚跟漾漾要保重身體,就繼續念下一則的短訊。

綽號叫漾漾的褚冥漾無言的看了擺在角落的喇叭一眼,加快了動作,正好這時來換班的人也來了,身上有明顯淋雨的痕跡。染著金色頭髮的同事一邊把頭髮抓蓬一邊換上制服,順便跟褚冥漾進行一些沒有意義的沒營養對話跟小抱怨。

「他馬的,竟然叫我寫悔過書欸,有夠誇張。」抱怨著在學校裡抽菸被抓到,老師竟然罰他一個二十歲的成年人寫悔過書,讓他覺得很鳥又超遜,然後還被女朋友損一頓。

笑著回應,褚冥漾穿上大衣,想說先拿店裡的雨衣來應急一下,但他忘了,今天莫名的雨衣完售,現在還待補貨!

在同事同情的目光下,褚冥漾無奈嘆口氣,撐著把骨架有點壞掉的攜帶型雨傘,發動摩托車,駛向回家的路途。

這個雨夜很安靜,除了雨聲與呼嘯的風聲幾乎沒有其他聲響,連那種偶爾會趁夜裡飆車的煞車聲也沒有,這樣一點也不好,至少褚冥漾是這麼認為的,太過安靜實在讓他很想打瞌睡!但是睡下去絕對是要去醫院躺個幾天!

他加快了速度,希望冷風可以讓神智清醒,而正當他這麼作的同時,一抹矮小的影子突然從旁邊的小巷衝出來!

褚冥漾的反應神經比他大腦還快的按住了煞車,機車是煞住,但因為天雨路滑機車前傾並向前滑行!褚冥漾整個人騰空,腦袋也跟著一片空白,心裡閃過大概會被機車壓到住院半個月的念頭,然身體卻自己有了保護性的動作!

在那剎那他撐著油表板像前用力蹬,雙手先著地頭往內縮,在地上翻了一圈後很安全的落了地,隨即身後傳來了機車與地面撞擊的巨大聲響嚇了褚冥漾一跳。

然後才發現旁邊跌坐在地,瞪大金色眼睛看他的小孩子。

乾笑兩聲,褚冥漾從地上爬起來,彎腰對有著奇特金色眼睛的孩子伸手,「你沒事吧?」

微張口才正要說些什麼,身後的巷子裡便傳來了一陣無聲,但褚冥漾卻離奇發現自己感覺的到的腳步聲,然後一對一個穿紫色一個穿黑色奇怪袍子的搭檔手裡抄著傢伙就出現在他們面前,宛若電影還小說漫畫裡才會出現的情節讓褚冥漾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離開他。」手裡握著刀的紫袍男對他說道。

「你們想幹什麼?」把跌坐的小男孩拉起,護在身後,褚冥漾想著萬一對放殺過來要怎麼辦,剛才他脫口而出那句話根本沒想到說後續!這兩個手裡拿兇器的怪人想必根本就不介意有沒有警察這玩意兒!

黑袍與紫袍對看一眼,於是紫袍男首先衝了過來!我連忙抄起身後的小傢伙快速的落跑,但那紫袍的速度真不是人類一般的生物!很快刀口就逼近了!

猛的低頭閃過,但最近真的倒楣到家的我卻踢到人行道微小的高度差,整個人摔在地上。

死定了!

眼看刀子就要落下,褚冥漾的腦海中飛快閃過一個想法,盯著突然像慢動作一般批來的刀刃,他忽然啟口,以不像自己的語氣道。

『滾開。』

空氣在這瞬間躁動,強烈的什麼東西聚集,把那名紫袍彈開撞進一間服飾店內!

「你不是普通人。」不知何時閃到褚冥漾背後的黑袍冷冷道。

『廢話。』勾起不安好意的笑容,褚冥漾猛的轉身,出手一掌拍在黑袍的胸口,一個泛著微光的魔法陣迅速在表情錯愕的黑袍身後展開,然後人便從褚冥漾視線中消失。

璃窗破裂以及警鈴刺耳的聲音讓褚冥漾很快的回了魂。

看了看四周,褚冥漾低頭看著自己的手,剛剛在他腦袋一片空白的時候發生什麼事?

周遭不知名的躁動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褲管被拉了幾下,褚冥漾低頭看見那名被奇怪人士追的小孩正仰著頭看他,見他注意到了,用手指了指摩托車,褚冥漾這才想到應該要快點離開事發地點!那個破的誇張的玻璃窗是不管怎樣都無法解釋的吧!

而且也不確定之後還會不會再冒出奇怪的人。

思及此,褚冥漾抱起小男孩,以從來沒飆過的高速衝回公寓。

也許是剛才一直處於高度緊張的狀況所以忘了,褚冥漾一踏進家門就打了個大噴嚏,一邊吸鼻子一邊跟盯著他看的小男孩乾笑,褚冥漾把濕透的厚外套脫掉,問:「你家住哪裡?要不要打電話給你爸媽?」

走到房間裡拿了浴巾順便換上居家服,再走出來,褚冥漾還是沒等到男孩的回答,站在門邊的孩子穿著件有點髒跟破爛的T恤與短褲,深色的頭髮長的幾乎蓋住他的臉,卻蓋不住那雙透著微微藍色光彩的金眸,男孩也就直盯著他看也不回答他的問題。

嘆口氣,褚冥漾將浴巾蓋在男孩身上,「那些人我不會讓他們對你怎樣的。」他說,細心替男孩擦乾還在低水的頭髮,等他擦的差不多要起身,不發一語的男孩卻抓住褚冥漾的衣襬。

感覺到男孩似乎不希望自己走開,褚冥漾露出微笑,「我找件衣服給你換吧,你這樣會感冒。」




褚冥漾已經很久沒有做過夢了,但今晚,他闔上眼沒多久,就發現自己跑到了一座十分寬大的洞窟,那裡有許多像冰一樣的水晶柱,又高又大,底下開著藍色,花瓣有點透明的花朵,不知從哪吹來一陣風,一堆花瓣隨風飛舞,飄向洞穴中間低下的一座小湖。褚冥漾站在外邊的高處看著眼前一整片奇異風景,感覺這裡似曾相似,無論如何又想不起來這樣的景致在哪裡看過。

但一想到這種景象根本就不可能出現在世界上,褚冥漾便搖頭,笑著把那奇怪的感覺丟進垃圾桶裡。

「你來這裡作什麼?」有個聲音傳來,褚冥漾驚訝的轉頭,卻沒看見有任何人或者生物,他又張望了一下,當他決定把剛才的事情當幻聽,那聲音又再度傳來,證明並不是他的錯覺。

「為什麼再來到這裡?」

「你是誰?幹嘛不出來說話?」褚冥漾皺起眉,聲音在巨大的洞穴中不斷迴盪,清晰到一種異常的程度。

那個聲音靜默的一下,再度出現卻是先發出一陣令人不太舒服的笑聲,「看不見了嗎?」對方道。

什麼看不見?

褚冥漾感覺有很冰的東西貼上臉頰,卻看不見有什麼。

「忘記了嗎?」令人不解的疑問彷彿近在耳邊的輕聲問道。

「什麼啊?……」根本就不知道對方在說什麼的褚冥漾驚恐的往後退了一步,跌坐在地上,看著大約是聲音來源的方向瞪大眼。

「那樣痛苦的事情為什麼會忘記?」

「我不知道你再說什麼。」

「恨我也無所謂,不準────」




不準忘記我!

「哇喔!」與地板撞擊發出很痛的悶響,褚冥漾扶著床撐起身子,全身都在痛,後腦勺跟背部尤其特別痛。趴在床上裝死了一下,褚冥漾才從床頭的矮櫃上摸到手機,打電話去學校請假,今天這種全身痠痛的鳥樣子,要他能認真上課還真的是件不可能的任務。

這時,門鈴竟然響了。

心裡冒出個大問號,褚冥樣隨便的抹了把臉加撥撥頭髮,就跑去開門。

「早安。」一名漂亮的長髮女生突然出現在眼前,褚冥漾愣了一下,才想到對方是住隔壁的鄰居。

「呃,你好。」抓抓頭,褚冥漾有點尷尬與不好意思,「請問有什麼事嗎?……」

「你弟弟幫你買早餐回來按不到門鈴呢。」指了指下方,她笑著說。

「啊?」心想哪來的弟弟的褚冥漾一低頭就看見了穿著不合身衣服,經過梳洗整理後看起來乾淨許多的男孩,手裡拎著裝了蛋餅跟豆漿的塑膠袋,似乎在對自己笑的微瞇起漂亮的金藍色眼眸。

「那就這樣,掰掰。」長髮的漂亮女生露出迷人的微笑走到隔壁用鑰匙打開自己公寓的門,褚冥漾盯著把早餐舉高的小男孩看了一下,最後只是嘆口氣,接過那袋早餐。

「你最好不要是翹家。」在小客廳的便宜沙發上坐下,褚冥漾一邊打開電視一邊說。

打開餐盒的時候褚冥漾又瞄了一眼旁邊很愛盯著他看的男孩,有點無奈的道。

「等一下拿備用鑰匙給你啦。」




後言:
第一次覺得寫文有點架構呢((摸下巴
大致上阿褚就是幹了一對混蛋事之後失憶了,回到原世界當他的普通人這樣ˇ
之後就因為小不點(欸?)的介入,正常生活的假象會開始龜裂ˇˇˇ
妖師黑袍模式的黑化漾快出現吧XDDD
相澤太太玩什麼老安跟漾漾的個性轉換,天阿那黑化的漾感覺就好糟糕XDDDDDD

最近某夜寫文寫到有點沒動力外加對特傳好像有點退燒囧"
就是~看小說很HIGH,但是闔上書就迅速冷卻了這樣((抹汗
這樣打文真令人困擾((掩面
所以聖誕賀文這個就當我沒說過((欸
然後老安這篇提前生出來陪大家跨年XDDDDDDDDDD
之後來補一下大家很期待的小護士好了((噴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青羽千璃
  • 是說.....我很愛老安做被壓一方xd
    漾漾黑化大愛,期待下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