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納斯×烽云凋戈(米納斯性轉換有)




俗話說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是不是可以拿來形容米納斯現在的處境呢?

第一個目標,「認識」都還沒達到,米納斯就因為錯愕之下的一句蠢話被烽云凋戈投以他主人常投在自家腦殘主人身上的鄙視目光,這讓米納斯深受打擊,就在之前,鄙視自家主人這種事還有他的分,結果現在卻被列為同類了是嗎!

褚冥漾拿著遙控器又切了幾台,不管是沙發左邊還是沙發右邊都傳來一股讓人不想靠近的氣息,左邊是從對他說了一句「請多多指教」後就沒再說過話的烽云凋戈,右邊是壟罩在一股陰鬱黑霧中的米納斯……搞什麼?他還以為能夠認識新朋友米納斯應該會很高興才是?

在兩旁都是一副恐怖樣子的狀況下,褚冥漾只好莫名的挺直背椎,很嚴肅僵硬的看著日本台播的搞笑節目,明明該驚呼或爆笑的部分,褚冥漾只能在心裡想像一下,取代實際行動,這樣子看電視不只沒娛樂效果,一個半小時下來沒差點讓褚冥漾內傷跟精神耗弱。

欸欸,拜託你們兩個誰先動一下!

突然得急性盲腸炎也好啊!我不想繼續卡在你們中間!!

褚冥漾大聲的在心中吶喊,抱頭用力扭動(當然也是在心中),不過拯救他脫離現況的不是他一直使用妖師力量詛咒的急性盲腸炎,而是像要把門給硬生生拆了般的敲門聲!

連續三聲用力的「碰碰碰」把神經緊繃的褚冥漾嚇一跳,把遙控器塞給還在那裡不知道鬱悶什麼的米納斯後連忙邊喊「來了」邊衝到房門前。

雖然只要能脫離那種尷尬情況怎樣都好,褚冥漾卻完全沒想到一開門會是看到────

「嗚!!」冰冷的硬物直接撞在臉上,褚冥漾直接往後摔在地上,後腦與地板作了最親密的接觸,還發出了很大的碰撞聲。

被這樣前後夾擊,褚冥漾這次連阿公也看見了!

還來不及跳起來罵人,暗算他的人就先凶惡又理直氣壯的開罵。

「蠢蛋!你不知道讓人等很失禮嗎?」銀髮的男人臉色不善的劈頭就砸來這句。

「又不是沒等過……喂,那個打人很痛!」褚冥漾小聲喃喃道,才剛嘀咕完,就看見銀髮男人撿起地上的鐵盒子百出投擲的預備姿勢。

被晾在一旁的米納斯與烽云凋戈,一個還是持續懊悔到快長出菇類,一個則看著這房間主人被痛毆。

「他是誰?」默默看了單方面「屠殺」將近兩分鐘,烽云凋戈突然問。

低沉的聲音就像音色沉穩的樂器,就算語氣生硬,也因為這順耳的好聽聲線讓人不怎麼覺得有隔閡,米納斯在頓了三秒後,才反應過來那陌生的好聽聲音是烽云凋戈的,而烽云凋戈正向他詢問事情。

……阿咧?

微微偏頭,烽云凋戈盯著表情空白的米納斯看,那是有點疑惑的樣子,卻又沒有露出疑惑的表情或眼神。馬上收斂了已經被看光的癡呆表情,米納斯乾咳兩聲,「呃,你不認是那位?」他指了指現在已經打完,正在替自己暴行收拾善後的某位。

「嘶!小、小力一點……」

「閉嘴。」

「欸……」

烽云凋戈看了那方向兩秒,微瞇起眼的小動作代表他真的很認真的在想,米納斯盯著這寡言又看起來面無表情的「朋友」,突然燃起一股好奇心。烽云凋戈的第一印象是像冰塊雨木頭混合體的人種,但那樣的感覺在烽云凋戈與他說了第一句話後就被丟進垃圾桶,米納斯撐著下巴,有了新的決定。

轉回的視線正好與米納斯令人看不透的複雜眼神碰在一起,那種眼神顯然不是他以為的笨蛋會有的眼神,烽云凋戈那瞬間是這麼想。

烽云凋戈頓了一下,說:「沒看過。」

「他是……」米納斯的嘴角帶著褚冥漾往常看到的淡雅笑容,替烽云凋戈介紹那位一進門就開始毆打自家主人的妖精是哪根蔥。

米納斯看起來很認真的在說明,烽云凋戈看起來很認真的在聽,他們兩人卻都不知道彼此現在分神,偷偷在心裡想的是情正好是同件事。

────這人需要重新定義。




後言:
米烽讓我賺進不少票欸O3O/
請來告訴我超短篇的第一篇萌點在那裡XDDDDDDDD
某夜我真的還沒開始放小花的說XDDDDDDDD

這禮拜日是某夜我生日這樣~
燈燈、狼太太、阿神、阿蝶、芽子(出血)請加油(握拳)
不要抱著變成聖誕賀圖的決心給我畫跟寫賀圖賀文阿混蛋XDDDD
燈燈快點把圖聲出來吧XD米烽的票數需要被你殺一下(欸?)
另外在這裡感謝捅人社的各位~今天的蛋糕很好吃呦ˇ熊形狀的塑膠板卡片也很讚~
雖然那玩意兒帶回家很困難,而且被一堆人看到怪丟臉一把的(淦)
而且還把漾冰長老四個字寫的那麼大是怎樣= 口 =
摔摔也是XDDDD
就算露餡了我還是很高興喔ˇ
在這裡也感謝老天XD
之前俺說想要一個又冷又溫馨的生日這樣,還真的給我來寒流了XDDDDDDDDDDD
謝謝大家ˇ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