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

悶悶的咳嗽聲之後是擤鼻涕的聲響,坐在黑館大廳吃戴洛從他家鄉外帶回來特色料理的我們全部都停下動作,盯著鼻頭發紅,把水餃以完美的拋物線丟進離他有一公尺遠的尼羅手裡捧著的小鐵桶裡,臉色好像比平常又更蒼白的伯爵很有潔癖的又去洗了次手才又走回來坐下。

「蘭德爾,感冒的話就要多喝水,多休息,不要熬夜,這樣會好的比較快。」

戴洛一臉善意微笑的對剛把烤餅放進嘴裡的伯爵道。

要不是有絕佳的教養,我打賭伯爵現在應該會像我旁邊的色馬跟再旁邊的惡魔一樣直接把口裡的東西給噴出來!

哪有人跟個吸血鬼說什麼不要熬夜!

我萬分黑線的抽了面紙塞給式青,這傢伙一邊擦嘴一邊在那裡悶笑,讓伯爵本來就不太好看的臉色又加上了陰影,該怎麼說……為了不讓自家盡責到很令伯爵傷腦筋的管家也染上這該死的感冒,伯爵可是很痛苦的在忍受這一公尺的「遠距離」,這麼沒良心在那裡偷笑,改天會有報應的。

「最近好像很多人感冒?」我疑惑的提問,最近我周遭真的一票人都感冒,例如五色雞頭跟萊恩,還有連感冒都一起的雷多、雅多,之前跟阿姊通電話的時候知道了然也感冒,可能還是有些體虛的夏碎學長很不幸的也中標,搞得千冬歲「一下沒看到他哥,他哥會嗚呼哀哉」的恐怖模式又重現江湖,還讓喵喵把小亭抓去消毒殺菌,比起一年前夏碎學長住院時後有更誇張的趨勢,我看他還是去把他哥哥娶一娶算了,要是哪天我們都是社會人士時後搞下午茶小聚會,結果從萊恩口裡聽到千冬歲為了他哥拋家棄女這種事情我會不知該如何吐嘈。

「因為是流行性感冒嘛,而且天氣也轉涼了。」式青攤著手說,還一臉「你怎麼這麼笨」的欠打表情……你回去就給我小心一點!

「這裡也會有流行性感冒?」來這裡住那麼久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有流行性感冒的。

「有。」安因吞下食物後才插入話題,「昨天與賽塔喝茶,他有提到關於打預防針的事情。」

「預防針!?」我、原本在看報紙裝死的學長、才剛被驚嚇完的蘭德爾異口同聲。

沒想到他們會跟我有一樣的反應,讓我終於有種我們同樣是學生的感動了!

已經喝起酒的惡魔晃動那很邪惡的惡魔尾巴,輕笑了幾聲,「就是預防針呀各位小朋友,Atlantis可是有來自各個地區學生的大學校呢,要是讓流行性感冒在這裡擴散,就會很有意思呦。」

「聽起來很有意思,打針好玩嗎?」剛剛一直默默吞掉大量食物的黎沚擦乾淨雙手,一邊露出很單蠢無害的笑容問。

「是很好玩沒錯~」捲著頭髮,奴勒麗回給他一個讓我心驚膽跳的答覆。

打針是好玩在哪裡!?而且你們的好玩通常是建築在學生的屍體跟慘叫上吧我說!

「我拒絕。」臉色變成鍋底色的學長冷冷的道,可能是他活這麼大也沒遇過要打預防針這種鳥事,像我從小到大已經打過一堆亂七八糟的針,不過聽到剛才奴勒麗說出的話,我現在也有點流冷汗了,這裡的針筒是比照原世界的樣子,對嗎?……

「聽說這是董事的命令。」戴洛無奈的拍拍學長的肩膀,那一秒學長的殺氣飆到最高,讓我忍不住反方向挪了挪。

其實我的小動作也還沒開始,學長他老大就黑著一張臉,把書砸在桌上,風風火火的消失在大門……欸,學長……

難道你想靠關係逃避打針這件事情嗎!?

可惡!那也要記得曾經是你帶導學弟的我啊學長!

「……」很想講什麼,但又覺得以自己年紀跟身分講出某些話蠻丟臉的蘭德爾決定保持沉默。可即使他老大決定不講,身上累積的黑暗氣息與學長的殺氣產生了某種微妙的共鳴,害我只好改變方向,往色馬那裡挪過去。

不過是打個預防針嘛兩位大學生……雖然我也很害怕會冒出什麼鬼東西。

「阿,漾~前天你洗澡的時候伯母有打電話叫你回去到衛生所打疫苗喔。」在我想說「打針也沒什麼啦,哈哈哈」這樣帶過去讓人開始瞎驚恐的打針話題時,式青突然道。

「欸?……等等,前天?」首先錯愕的是阿母叫我去打疫苗,後來反應過來發現事情發生的時間點過去的有點久,一道加字號直接爆在我額頭上,式青心虛的眼神到處亂飄。

「我、我看雜誌看到睡著了嘛!」

「……什麼『雜誌』啊?」

「沒什麼啦!…哇!漾你走開啦!超可怕的你跟誰學的啦!」色馬大叫著跳了起來,翻過沙發直接在我眼前光明正大的落跑!

「慢著!你給我解釋清楚雜誌是怎麼一回事!」

……

「漾漾兇人了耶?」黎沚指著樓梯方向,驚奇的回頭看著安因與奴樂麗問。

望著上樓的方向,奴勒麗忽然嘆口氣。

「嗯?」天使不解的望向惡魔,這畫面在黑館應該算不上什麼奇景了。

惡魔擺擺手,撐著臉頰道:「小朋友終於長大,真令人感到高興又感傷啊。」

「……是阿。」




接下來打預防針的事情來的又快又急,幾乎是才得知大概會有這件事,隔天班導就宣布說學校這次要給每個學生注射預防針,當然,行政人員也要打,而時間也很快就敲定是在禮拜五。禮拜五的早晨,大家聚在教室裡,比往常還要的吵鬧,我敢打賭這裡半數人以上沒遭遇過要打預防針這種鳥事,所以這種吵鬧就像要發洩一部份的緊張。

「只不過是被根小小的繡花針戳一下,難道你怕了嗎四眼田雞?」站在椅子上,一腳踏在我桌上,立於全班最高點的五色雞頭用鼻孔看著千冬歲,手指還很用力的朝千冬歲臉上指,完全不怕被剁掉作紅燒的樣子。

「這是在說你自己嗎不良少年?還有你的穿著品味真的跟你的智商成正比,把自己搞得跟你的頭一樣鮮豔很有趣嗎?」千冬歲推推逆光眼鏡,就開始劈里啪啦的對五色雞頭進行攻擊,把五色雞頭最得意的部分全都批的一文不值。

阿……千冬歲,你真是說到我心坎裡,我也覺得五色雞頭最近身上顏色多的超誇張,而且身上也多出許多很閃的飾品,例如現在釣在他皮帶上的錢包,黑底繡金線,圖案還是威武到不行的中國龍,那金線好像還會自己發光,讓一個本來就很搶眼的錢包更加強眼。

基本上錢包就是拿來放錢的不是嗎?帶一個好像寫著「來偷我阿」的囂張錢包在身上,這隻雞在想什麼阿……連鍊子也是金色……

汗顏的默默退到安全範圍,跟我們班女生打完招呼的色胚獨角獸,一邊看著打起來的混亂場面,一邊晃來我身邊。

『他們還真是打不膩耶,上次不是才一起被揍一頓嗎?』式青一副看好戲的幸災樂禍口吻,順便把頭蹭過來。

「就算再被揍N頓也不會有什麼改變吧?」摸摸抖動的馬耳,我無奈的回應,「誰叫他們兩個完全不對盤。」

『沒關係,可以給大家當作娛樂嘛~』式青愉快的說。

「各位早。」

全班亂七八糟的氣氛就在歐蘿妲推開門走進教室的那剎那消散殆盡。

不過我們驚嚇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歐蘿妲,而是當他開門的那剎那我們看見原本站在她後分的班導被一團黑色巨大的東西撞了上去,而且還是有幾乎一個走廊那麼粗的巨大物體!

更可怕的是就在歐蘿妲要關上門的那剎那,藍色的身影閃過門縫,還大喊「閃開!疫苗衝過去了!」這種讓人忍不住臉色整個慘白掉的話。

教室內一瞬間靜默了三秒,接著大家開始尖叫逃跑!

剛剛那衝過去的東西,那有走廊那麼粗的鬼東西是疫苗!?

最好有人敢打!

根本就是新一種讓學生慘死的方法吧!

『發什麼呆啦!』式青把腦袋混亂的我直接撞進了千冬歲築起來的結界內,這時轟然一聲巨響讓教室一片煙霧瀰漫,像有生命一樣的黑色黏液如同漲潮似,快速的湧進來,一下就把幾個來不及跳上桌椅避難的同學包進去,他們連慘叫都還來不及唉出來!

「靠這什麼鳥!」這次依然被排擠在外的五色雞頭站在桌子上,滿臉嫌棄的看著下頭淹滿整片教室地板,疑似活著的黑色黏稠物。

「現在要怎麼辦?」萊恩看著自己座位上的季節限定飯糰被黑色物體吞走後,用很犀利,一副人家搶他老婆般憤怒的語氣道。

……既然那麼在意,剛剛就應該衝出去搶救飯糰不是嗎?

「各位同學不用驚慌,這是疫苗呦~」走廊上有艘老舊的小船漂了過去,九瀾一邊詭笑一邊喊著令人無限驚恐的鬼話!

突然一個硬物碰撞的聲音在我頭上傳來,龜裂的「啪喀」聲伴隨結界的崩毀,一大團的黑色物體像海邊的瘋狗浪突然高起把我們全部遮蓋住,一口氣蓋了下來!

「啊啊啊啊啊!!!!─────────」

禮拜五的早晨,學生們的慘叫哀嚎與某隻有雙袍級資格的烏骨雞陰森的笑聲盤旋在Atlantis的上空。




「漾漾你還好吧?」冥玥奇怪的看著半死不活的我。

「呃,沒事啦。」無奈的笑著揮手,這讓我又忍不住想到昨天的慘劇。

咬著豆漿吸管的式青從後趴到我的背上,寧願用奇怪的姿勢走路還是要維持這個動作,「漾你這樣子不行喔,才幾歲就常常一副老頭子無精打采的死樣子。」

我會像老頭子一樣你也要負一半的責任混蛋!

我們現在正在前往診所打針的路上,昨天學校那漾進行大規模的「殲滅」後,也只是廣播說叫我們乖乖繼續回去上課,下課後回宿舍或回家休息,根本就不管萬一學生有什麼副作用怎麼辦,還有被嚇到精神衰弱的少數族群怎麼辦,真是有夠沒良心的。

總之,隔天又來打原世界的疫苗,也不知道會不會怎樣…‥不過這倒讓我對針頭沒甚麼恐懼了,想想嘛,不過是被細針戳一下,總比被一團黑色的東西感覺很像吞掉然後在胃裡慢慢消化分解般的呆了半天有還要好上許多。

……快點打完針回家睡覺。

「快點下來,旁邊的小妹妹都在指指點點了!」很想一拳往後打,這隻色馬真是不給我丟臉就覺得很不爽是嗎!?

「人家是在羨慕啦。」色馬很無恥的硬凹。

屁!我剛才明明就聽到那個小妹妹問他媽說「那兩個大哥哥為什麼抱來抱去」!你這隻馬最好沒聽到!

「漾漾我先走了。」冥玥突然轉頭對我說,也不等我反應,應該是我姊姊的他就直接快步走到前方五公尺處!

不要把我留下來!

「等一下我們去吃小火鍋好不好?」偷捏我的臉頰的式青問。

這傢伙到底是真沒神經還是故意裝沒神經……

「好嘛~」見我沒回答,式青打算開始撒嬌攻勢。

偷偷朝天翻了個白眼,我沒好氣的站定,整個撞上我的式青反射性的鬆了手,我抽下脖子上的圍巾替還傻在那的式青圍上,用手指彈了下那光滑的額頭,發出很大的聲響。

「會冷就直接說。」

式青在我轉身走了三步後才追上來,手很直接的插進我外套口袋裡,「冥漾我好冷。」

「嗯。」在口袋內握住溫度偏低的修長手掌,我應了一聲。

呼出的氣息變成白色的煙。

今天的天氣,真的有點冷呢。




後言:
這是為了紀念我手臂上的針孔(太可怕了吧!)的文這樣XD
媽媽我好久沒打針,而且來是在學校跟大家一起打針這樣
其實這是這禮拜一的事情了,那天很賽的後來還跑800((淚目
我那天一整天都在微暈,之後加上當天,連續嗜睡了兩天多一點((望

今年冬天都不會冷欸…雖說這對怕冷的我來說是好事
(而且可以逃避不穿醜爆的制服外套囧")
不過就寫文的方面來說還是挺懷念有大衣、毛衣、圍巾、毛線帽,還會呼出白白煙霧的冬天~
像今年這種天氣,聖誕節過起來真的超微妙囧"
但YAHOO說好像下禮拜就會降溫了吧~
可以小小的期待一下有個又冷又溫暖的生日跟聖誕節((笑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