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謝~因為字數不足的關係於是把一部分又並來上篇了((死
然後原本預計的續之二現在也會變成續之一((望
造成困擾真是抱歉Orz.........




〈你走開〉後續




各位好,這裡是依然在奇歐妖精王宮裡當摔倒王子貼身幫傭的妖師褚冥漾是也,快一個月以來的生活依然天天充滿著拳頭與低賤開頭的句子,當然某問題王子的親妹有事沒事來找我決鬥也是經常發生的事情之一,以前覺得感冒的事情在這一個月的洗禮下,我整個人都已經麻木了,太長時間沒遇到反而還會覺得奇怪。

偶爾會收到千冬歲跟喵喵的關心電話,被強迫請了一個不知道期限在哪裡的長假,但這件事情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而且有人也跟我比過了抹脖子的動作,所以我也沒跟他們解釋說我是死到哪裡去,當然,我更相信千冬歲他不需要我的解釋都知道我人在哪,他的情報網有越來越變態的傾向,即使他每天都巴著他「體虛」的兄長,紅袍不愧是紅袍、情報班不愧是情報班。

一邊自學一邊照顧著感覺還蠻健康,大概是心裡不舒服的摔倒王子,日子還算平靜的一天接著一天過去,直到今天晚上,當我正死瞪著一個怎麼看都看不太懂得法陣心酸時,被放在書堆上的手機突然天殺的尖叫起來!

靠!不是已經很久沒叫了嗎?我還以為它已經學乖還是換梗了!

摔倒王子往我這邊看來,我趕緊轉身,拿著手機跑到窗台上,剛才那眼神裡的殺氣真有夠可怕的!手機愛亂叫又不是我的錯!況且這世界不是到處都一堆東西愛亂尖叫,身為黑袍的你不是應該很清楚嗎?

接通電話後,我直接喂了一聲,原本想說又是喵喵還雷多他們幾個太無聊打電話來騷擾我,卻沒想到聽見的是意料之外的聲音。

「喂,是冥漾嗎?」

……幸運同學?

「好久不見!你怎麼會突然想打電話?」真是太讓我意外了,雖然不是沒聯絡,不過還蠻少的就是了,而每次聊天往往都會一聊就兩個小時左右吧,要不是這隻尖叫手機沒有電話費這種問題,我想我們每通一次電話就會爆一次電話費。

男人在某些時候也蠻長舌。

「就後天是國中的校慶,問看看你要不要去,聽可愛的學妹說今年會擴大舉行喔?」幸運同學很快就說明打這通電話的主旨,我拿著手機,稍微回頭偷瞄了摔倒王子一眼,沒想到那像是連背後都長了眼睛一樣的黑袍猛然回頭,語氣很差的道:「幹嘛!」

大概是聽到摔倒王子的聲音,幸運同學補上了一句,「要帶另一邊的朋友來也沒關係。」

我是很想帶朋友啦,不過我現在的情況我只能帶顆活體炸彈……

看著摔倒王子,我猶豫了很大一下……感覺他會把原世界的人全都鄙視一遍,畢竟那裡的路上幾乎全都是「低等猿猴類」到處趴趴走,而且也有很多莫名其妙,感覺也是會被列為低賤一類的生物,例如賣吃了會死人的口香糖的小紅帽……總之,原世界充斥著一堆會讓摔倒王子氣爆的事物。

雖然很想立刻回答「不用了」,可基於禮貌,外加我真的有點想出去晃晃,呼吸點不一樣的空氣,我在心裡嘆了口氣,道:「我問看看,等一下回撥。」

「好。」

收了線,我在窗台邊轉了三圈,才磨磨蹭蹭的挪到摔倒王子坐臥的躺椅後,「那個啊……」

「有事快說!」耐性真的很不好的摔倒王子聞聲瞪了過來。

「是!您要不要來我國中校慶?」真是……那雙眼睛其實還蠻好看的,可主人除了拿來瞪人跟鄙視人根本就沒善加運用(?),真有點糟蹋啊!

如預料,摔倒王子皺眉,一臉我是不是腦子有問題還是哪裡故障的表情。

我跟摔倒王子表情都很怪的互看了幾秒,摔倒王子一臉厭惡的道:「我恨人多的地方。」

「校慶人不多的話難道要看阿飄跑大隊接力喔?──不,沒事,我是說,偶爾出去散散心也不錯。」聽見摔倒王子的話我很自然的頂回去,剛很順暢的遛完這句話,我就馬上後悔,非常尷尬加僵硬的想淡化處理、輕鬆帶過。

要死!我最近怎麼越嗆越順?要知道那個是摔倒王子啊!生氣就會亂爆一通幫人家迅速火化,回歸大地的一顆行動活體炸彈!我才不想融入他家後院那兩天前才又被莉莉亞翻過土的花園!!

「……本來就是阿飄跑大隊接力不是嗎?」摔倒王子看著我的眼神更鄙視了。

「呃……」我都忘了現在人在守世界,阿飄跑接力似乎不是什麼怪事?

「而且。」翻開書,把視線移回文字上,摔倒王子冷淡道:「你在這裡不是逛得很開心嗎?」

言下之意就是我沒必要出去散什麼心,因為我來這裡就等於是散心兼觀光,只不過名義上並不是來玩,而是「照顧」他這位疑似「體虛」的王子殿下。

看著摔倒王子,我搔搔頭,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

可以的話我當然不太想來,但是來這裡後其實也沒什麼不開心的地方,頂多摔倒王子偶爾脾氣不穩的時候很可怕。說道摔倒王子,他其實也沒這麼令人討厭……好吧,看到他手裡冒火的時候是真的很想逃沒錯,但他……

我是不知道他怎麼想的啦,不過我並不希望他以為我是想找理由離開這裡才問他要不要去校慶。

「……那你呢?」

摔倒王子依然背對著我,站在那裡看了一分鐘左右他無動於衷的背影後我就摸摸鼻子滾回房。

結果看書看到睡著的我也沒回電話給幸運同學,這件事我隔天才想起來。




『那你呢?……』

即使背對著他,休狄卻可以想像少年低低喃念這句話時的樣子。

『我過得很好,但是休狄……你呢?───』

戴洛無奈又認真的臉浮現在腦海,那是在成年後,他們第一次碰面時,戴洛對他說的。

那個問題……是,他就像對褚冥漾那樣,沉默的背對著。

不用太在意他,因為他也不曾在意過其他人,不要將關心浪費在他身上,因為他無法做任何回應……

『如果是朋友的話,這樣很正常吧!』明明已經痛得要死還要對他說這種話的褚冥漾,是目前為止,他最感到棘手的笨蛋。

沒錯,明明只是個很弱的菜鳥妖師,卻讓他十分棘手。

想離開的話就快點離開吧!

我……並不想你留下來。

一點也不想────




半夜間,天突然下起一發不可收拾的大雨,就好像老天爺他家的水塔倒了一樣,雨珠又大又密,早上我起床時,往窗外一看沒差點嚇死,下頭已經淹得快看不到土地,生長在台灣多年,我腦袋內很自動的開始放映走山、土石流、淹水……等等畫面,不過想到這裡偶爾淹淹水是很稀鬆平常的事後,我又倒回床上睡了兩個小時,直到被從被單給抖到地上後才意識稍微清醒。

「你以為你有豪雨假可以放嗎?」把我抖下床的兇手冷冷的說。

睡得昏天地暗的我腦袋還呈現糨糊狀,看著前面有點模糊的人臉,我皺眉,「放假是學生的特權阿……學長。」

自動的又爬回床上昏死,我感覺突然有點冷的又捲過棉被,把自己包成手捲一樣。

房間內又安靜下來,當我的意識又要飄遠時,一股劇痛直接在我腦袋上爆開!還沒來得及想清楚是怎麼回事,我又整個人騰空!

「哇啊!!────」伴隨慘叫,我直接在地上滾了一圈,當我像隻被報紙拍死的小強一樣大字型的趴在地上後,一聲震耳欲聾的「碰」一聲又接著響起,還有一股強勁的風直接打在我臉上。

整整在地上趴了半分鐘,我才抽動幾下爬起來,摸著後腦勺,我稍微甩甩頭,腦袋慢慢開始運作,大概是剛才砸在頭上的那股疼痛所致,腦袋開機的速度比往常慢了一點。

我凝望著前方的門板……

────現在的意思是,我剛被揍了一拳後,又被丟房了是嗎?

我是招誰惹誰了啊?……

搖搖晃晃的爬起身,我無奈的搔搔頭,被以這種方式吵醒,如過是夏碎學長的話,現在他大概已經在這裡大爆走了吧?可惜我沒那麼嚴重的起床氣,這樣說不定就可以藉著起床氣而造成的理智崩斷去跟摔倒王子報仇。

嘛……別說夏碎學長,一般來說是正常人都會生氣吧?不過為什麼我只覺得滿點無奈?

該不會是這段時間下來我已經被這樣蹂躪過很多次,所以習慣了吧?竟然一點火也發不起來也太可怕了吧!我都被自己嚇到了!

面對門板胡思亂想了很久,我才想到比較重要的點。

很明顯把我掃地出門的摔倒王子現在心情不佳,可是我最常待的地方也就我的那間小房間跟摔倒王子他那比我家還大的房間,會到外面亂走只有說被莉莉亞亂拖或是有要拿什麼東西之類。現下要我冒著生命危險再走進去絕對是不可能,那麼我要去哪打發時間?

雖然是以某種莫名其妙的正當理由來到這裡暫居,而且算有王后撐腰,但這也不代表我敢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亂跑,尤其這裡又不是學校,沒有復活機制,萬一遇到哪個看我不爽的傢伙把我了結了,那我就真的完蛋,當然,我也怕被當作可疑份子抓走,我想到時候摔倒王子應該不會那麼好心把我從他家的牢裡領出來吧?……

去找莉莉亞?……

不,搶朋友的……是不好的行為,而且這根本是自找麻煩,跳火坑的自殺性舉動。

────可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把亂七八糟的頭髮梢為抓整齊,我便憑著記憶走去莉莉亞居住的地方,宮殿的大小當然不比他那位兄長,但好歹是個公主,依然是比我家的那種死樣子。沿路走來看到很多隻妖精對我這路人甲投以疑惑的目光,似乎很想把我攔下來問話,不過看我好像態度又從容的很自然,也就疑惑的放我從眼前晃過去。

走過後我尷尬的牽動了下嘴角,說真的,穿的這麼居家在人家王宮裡晃我壓力很大……還好他們不知道我是妖師一族的,不然給然丟臉也不曉得他老大如果之後得知會不會對我怎樣。

……雖然我相信然是好表哥,但好人總是會有可怕的另外一面,尤其他又是幹首領的。

「漾漾?…啊!漾漾!你怎麼在這裡?」

順著聲音我回頭,看見穿著狩人族服飾的戴洛,還真是有點久沒看到他,看見換了服裝,頭髮也沒梳整齊的他一時間還有點錯愕。

戴洛衝我揮揮手,露出具有令人安心效果的微笑,我很自然的也笑了笑,但回答戴洛疑問的時候,我的微笑還是變成了嘴角抽搐,「呃……我被王子殿下丟出來了。」

「休狄把你丟出來?」戴洛揚起單邊的眉,然後半開玩笑的這麼道,「你沒偷看他洗澡吧?哈哈哈……」

雖然知道戴洛沒什麼惡意,我卻還是有種想給他一記鉤拳的衝動。大約是我的怨念波動太過強烈,戴洛輕咳了幾聲收斂了大笑,「抱歉抱歉……」

「……那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沉默了一下,我最後還是沒咒戴洛倒楣,轉移話題問道。

「受父親的命令,代表狩人一族來這裡辦點事情。」戴洛無奈的聳了聳肩,「難得的假期又泡湯了。」

「黑袍有假期?」我問,因為在我的認知裡,黑袍基本上是全年無休的,戴洛說出「假期泡湯」這種話讓我頗為驚嚇。

原來公會還是有人性的嗎?

「算有吧。」戴洛給了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沒事的話要不要一起去吃早餐?」

「是沒事……不過你不是有事要辦?」戴洛明明剛才說了是代表族裡來奇歐妖精這裡辦事,怎麼突然問我要不要一起吃早餐?

聽見我說「沒事」的戴洛老兄手搭我肩膀,不由分說的把我拖著走,「我現在正等著回應,光等他流程跑完少說就要半天,所以現在也很閒。」

於是我只好看王宮大門裡我越來越遠,被很閒的戴洛老兄拖著在商店街瞎晃,現在身無分文的我也很爽快的敲了戴洛一頓竹槓,但我相信我吃掉的那頓早午餐飯錢連他戶頭的冰渣都沒有。雖然跟戴洛不怎麼熟,但戴洛不愧是阿利學長的哥哥,也是很好搭話的好人一個,所以逛了幾個小時下來也熟的差不多了,而且!戴洛也喜歡吃甜食!

我第一次遇到能夠理解一大坨奶油與糖分美妙的知音!真是讓我感動到不行!

於是戴洛很熟門熟路的開始介紹我奇歐妖精領地上有名的點心店家,還跟老闆說以後看到我來買要給點折扣云云,又過了一小時,我們手上多了一堆買的或送的點心,而當我們從那類似商店街的地方走出來時,幾小時前下的很誇張的大雨也停了,陽光穿透樹葉間,照在我隱約記得好像有淹起水的地面。

找到了一個休息用的涼亭,我們走進去開始啃起搜刮來的戰利品。

「……我哪知道他一大早發什麼瘋,連睡覺也惹到他嗎?」一邊挖著口味特殊的花草蛋糕,我鬱悶的抱怨道。

「嗯……大概你說了什麼惹到他吧,休狄不會無緣無故發飆。」一邊吃著幾乎被奶油重重覆蓋的小蛋糕,戴洛一邊以很認真的表情思考道。

「說不定他討厭我討厭的要死。」以三口秒一個的速度,我解決了四分之一的小點心,拿起旁邊的綜合果汁喝了一口。

戴洛看了我半晌,突然又笑了,「不,我敢肯定他並不討厭你。」

「嗯?……」

「休狄不討厭你。」戴洛側頭望向森林,說話的語氣突然變得像在自言自語般。

「相信嗎?」淡淡的反問,戴洛道:「你比我或阿利都還要了解他。」

他揚起淺笑,又看向我,那眼神的意思我不懂。

「──了解真正的休狄‧辛德森。」




────『休狄是有表達障礙的人,不管怎麼漾總之先去道歉吧,他不討厭你,好好相處吧。』

太陽即將西下的時刻,那橘紅的亮光照在我的臉上,感覺刺眼的微瞇起眼睛。我走在進宮的階梯上,想起戴洛閃人時講的最後一句話,我並不曉得他們三人間有怎樣的過去跟恩怨,但隱約知道那其實不是太複雜,比較起來的話,我並不了解也不知道戴洛為什麼會希望我跟摔倒王子的關係比他跟阿利更好一些?他們能做到的我不見得可以,而他們則能做得更好。

一邊思考一邊回到了我被丟出來的門前。

……被這樣莫名其妙的丟出來,而且腦袋上還被砸一拳,竟然還要我道歉啊……這世界真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不對,是摔倒王子讓我實在不知該怎麼說他才是。

從之前的學長護送任務開始我就隱約有察覺到一點,不知道是什麼樣的見鬼原因造成他個性不坦率到現在這種可稱為扭曲的狀態……或許剛好相反,是直接的太過扭曲?……總之那時我也沒想過要跟摔倒王子深交,畢竟我們兩個不管怎麼看,搭在一起都很奇怪,連意外走在一起都會招來別人驚嚇的注目,所以更別提想去深入了解他了,而且那是別人的私事我也沒立場去過問,但現在我好像不知不覺被牽扯進去了?

深吸一口氣,我敲了兩下門,等了一下裡頭卻沒有回應,奇怪的又敲了兩下,依然沒有任何聲音。

是不在還是不想鳥我啊?……

一打黑線從天而降,「該不會今天要睡門口吧?」的想法迅速閃過腦海,我半死心的轉動門把,然,毫無預警的,門把竟然轉動到底,門輕易的就打開了……

「欸?……」倉促的往前踏步,我看著只有窗外餘暉照明的室內,這裡這個時間居然是暗的讓我稍感訝異。

當我走到摔倒王子看書最常坐的躺椅旁時,我大概就知道原因了。一點點的光照在他沉睡的臉上,緊抿的嘴唇有種不合年齡的倔強,眉頭不知為何而皺著,睡夢中手抓著書的力道也沒有減輕多少,好像很不舒服?……

我左右看了看,把床上的被子搬來蓋在摔倒王子身上,好像在偷東西一樣緊張個半死的將被子蓋好,幸好摔倒王子睡的很沉,並沒有因為我的動作而有醒過來的跡象,可當我掖好被子,卻很悲慘的發現我的袖子被扯住,而且還抓得有點用力,硬扯開的話絕對會把摔倒王子弄醒!

黑線到不行的我只好就地而坐,撐著臉頰對天花板翻白眼,今天還真不是我的日子,難道說妖師力量還有用多會反彈這種事嗎?……等等,我還真的不知道會不會反彈!

扯扯嘴角,我有點認命的盯著摔倒王子的睡臉看,坐在這裡等他醒就當作讓他衰兩次的報應好了。




意識與知覺慢慢的聚集,休狄略為費力的睜開眼睛卻被眼前的景象下了一跳,雖說被嚇到也只是瞪大眼睛。褚冥漾就趴在躺椅邊,似乎是不太好趴所以表情有點不滿……那不是重點。

為什麼他會在這裡?……明明把他扔出去了不是嗎?

瞪著那張沒什麼特色,但長相並不算壞的臉看了一會,休狄的眼角才瞥到被被子蓋到,自己緊抓著妖師青年手指的畫面,腦海一下子空白了,連應該快點抽回手,把離自己太過接近,甚至連細微的鼻息都能感覺到的妖師青年揍開這件事都一時間無法反應。

睡夢中的青年忽然動了下,或許是為了換邊趴所以手下意識的用力,休狄腦中飛快的閃過熟悉的畫面,卻還不能細想,「碰」一聲,妖師青年沒趴好,滑下去的同時撞到躺椅邊邊的巨大聲響拉回了他的注意力。

「唔!痛死了……」褚冥漾發出哀嚎,手按著額角的部分,顯然是那裡被撞到。

「你是笨蛋嗎?」休狄看著褚冥漾頭痛,但因為動了剛才趴了不知道多久的手,而又手痲到不行,因而露出困擾表情的樣子,竟然很自然的脫口而出。

「誰造成的啊?」甩手的褚冥漾小聲咕噥道,搓了搓臉,他看向窗外已經全然暗下的天空,「不曉得過了晚飯時間沒有……」

「我不餓。」休狄默默的又瞄了一眼握在一起的手,心想著青年是真的沒察覺到還是故意不放開……不,如果真的想甩開的話,應該是由自己……理應有的厭惡感在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休狄微不可察的皺眉。

直到現在他才真正發現到自己對於青年感官的變化,這樣的改變從來沒有過。

是好事嗎?

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自己這個問題。

「……那個啊……」外面透進來的微光照在褚冥漾無奈又困擾的臉上,深吸一口氣,褚冥漾才道:「……對不起。」

『休狄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對不起。』戴洛沾著分不清是他自己還是敵人鮮血的臉扯出了一抹弧度,卻是比哭還要難看的奇怪樣子,『都是我的錯……』

「……」休狄凝視褚冥漾的臉,緩緩開口,語氣生硬,「為什麼道歉?」

褚冥漾抓抓後腦,發出思考中的「嗯…」的聲音,「因為是我的錯……吧。」

『死不了的。』淡淡的說,他按住了血流個沒完的傷口,也許是血流的太多,他只能扶著戴洛的肩膀站起來,『我會是黑袍,也會是奇歐的王,才沒那麼容易……所以別露出那種表情……』一股嚴重的暈眩感伴隨黑暗息來,倒下的同時他聽見自己最後說:『……沒什麼好對不起的事』

散亂的髮絲稍微遮住了低著頭的休狄此時的眼神,他道:「沒什麼好對不起。」

「嗯?」

休狄抬起頭,一拳把面露疑惑的褚冥漾揍開。

「鬼混一整天你還打算繼續混下去嗎!還想握到什麼時候!低賤的蠢蛋!」




後言:
我生後續了~~~~~
媽媽我卡在漾仔被丟出房門那裡好久((淚目
還好終於生出來了ˊˇˋ
其實如果芽子沒把我拖去噗浪說不定我今早就打完了((揍爛
花了很多時間跟芽子還有最近帶衰的阿蝶喇賽((噴
然後今早一邊泡著NICO一邊打文……
媽呀ˇ爐心熔解好棒ˇ狂氣男高音好棒ˇ
有點病的那個版本真的超歡樂好笑的ˇ而且很可愛這樣~
唱到一半會自己笑還會有什麼「烏龍拉麵不洗」、「阿姨洗鐵路」跟告白,笑死我了((拭淚
然後也看了幾部APH的PV,挖到的都是神作((掩面

嘛,既然開了都開了
歡迎大家來噗浪搭訕((眨眼
http://www.plurk.com/devil40124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芽
  • 大家都玩噗玩到忘更(欸)
    有這種奇妙的體驗當然要拖阿夜你一起來
    不然以後妳會說我們都在排擠妳

    阿夜老想著要對阿摔王子這樣又那樣
    怎麼就不快點對學長也比照辦理呢!

    嘛,把漾摔H君交出來就先不催你真心話的稿喔^^
    (結果也是想看阿摔王子被壓倒的人)
  • 不過這樣會降低我的產稿速度你確定?~
    嘛,但是都已經泡下去了也沒辦法XD
    這個的確比農場好玩多了((?

    要慢慢來阿~阿摔是要慢慢來的對象ˇˇˇ
    都說了會一壘一壘慢慢跑((望
    有好小孩會乖乖等了這樣ˇˇˇ

    絳夜 於 2009/11/23 20: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