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辛苦了!」

「辛苦了!~」

在快要邁向凌晨三點的時候,大夥終於換好衣服也卸完妝可以回家去,褚冥漾一一回應了每個人的「漾漾掰掰!」、「老婆再見!~」……等等亂七八糟的招呼後,最後才背上黑色的側背包離開電視台。現在公車火車都沒有,計程車也需要看運氣,褚冥漾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拉緊了圍巾走出燈光漸暗的大廳,大門之外的氣溫明顯與開了暖氣的攝影棚有很大的區別,冷到他全身都忍不住緊繃打顫,呼出的氣變成一股白煙,褚冥漾看了看暗的像能把所有光源吸入的夜空,慢慢地邁開腳步。

電視台的位子離鬧區不遠,十一點到一兩點才是那裡真正熱鬧的時候,三點多的現在,那裡的喧囂已經慢慢安靜下來但等到真正的平息似乎要到快五點的時候。夜店與酒店等等聲色場所的霓虹燈招牌在這樣的夜裡看起來有些突兀,刺眼到令他覺得不舒服,女孩子們的嬌媚笑聲與男人們聽起來怪下流的調笑話語每經過一間還熱鬧著的店家,就會傳入耳中,各種舞曲與安靜馬路上時不時從彼端飛速開過的跑車引擎聲交雜在一起,走在這樣與自己格格不入的街道上,褚冥漾也不是第一次了。

熟路得很的轉進了一條巷子,走過三間店後,褚冥漾停在一間門口小燈亮著的咖啡廳,從門口便可看出這間店的風格,復古又奢華。

無視了門上掛的「暫停營業」門牌,褚冥漾壓下手把推開木門走了進去,黑漆漆的店內很裡頭有黃色的昏暗燈光,帶上門。本應該無人的店,大門輕易的就能打開,走進來後溫暖的氣息撲了上來,褚冥漾拉開了圍巾,走到底。

一名鼻樑上掛著金框眼鏡的男人在褚冥漾拉開他對面的椅子坐下後,緩緩把頭從厚重的原文書中台起來,將深色的微卷長髮撥到背後,男人細長的眼微瞇,嘴角勾起淺淺的弧度,明明只是個沒啥特別意思的微笑,卻怎麼看怎麼都該死的性感。

「這麼晚還不睡?」把厚重的大衣也脫丟在旁邊的椅子上,褚冥漾拿起別人的咖啡喝了一口。

「這麼晚還不回家?」將書籤夾進書裡,闔上書撐著下巴盯著褚冥漾看的男人淡笑著反問。

對視了一會,褚冥漾撐著桌子起身向前,另一手精準的捏住男人的下巴,還帶著咖啡餘溫及香氣的唇覆上那雙不管怎樣都讓人特有想蹂躪衝動的唇。男人沒什麼反抗的就讓褚冥漾侵入,沈醉的與之糾纏,濃烈的吻平撫了一些在心中不知不覺漸漸累積的滋長的思念,直到兩人幾乎都快窒息,這像為了撫慰什麼的吻才停止。

淺啄了幾下那雙侯潤起來的唇,褚冥漾抱緊男人可謂有些纖細的身子,男人連身上的味道都好聞的像會勾人,將頭埋在對方肩上沒幾秒就感覺到一隻手正輕撫他後背的褚冥漾模糊的想著。

「累了嗎?」男人低沈的很性感的聲音在耳邊輕輕飄來。

「累斃了。」跑跑跳跳了一整天,是人都會累,但褚冥漾還是忍不住的開了欠揍的玩笑道:「親愛的老婆願意貢獻身子給老公充充電嗎?」

後腦被人輕拍了一下,男人笑道:「你累成這樣還想幹什麼?」

「抱著你睡覺嘍。」理所當然的回答,褚冥漾把手臂收的更緊些,「安地爾……」

「嗯?」

「我愛你。」

男人輕笑,「不然你還想愛誰?」




跟比自己大了七歲的人談戀愛是什麼感覺?褚冥漾沒有什麼答案可以分享,對於他來說,安地爾無疑是個「大人」,而剛好滿十八的他至多只能算「青少年」,就算他從小因為踏入演藝圈看過不少人類的黑暗醜陋面,所以很早熟獨立,還是只是個「青少年」。撇去年齡不說,兩人對於生活的品味差異也頗大,看事情的角度差異也時大時小,雖然從沒因此發生過什麼不愉快,但是褚冥漾每當想起有這些未明因素的存在時,總會有股微妙的感覺。

他們到底適不適合?褚冥漾沒什麼概念。

他們能不能握著手一輩子不放?褚冥漾只能以沉默回答這個疑問。

年紀或許不是問題,但是它所帶來的問題可多了……

白皙的手捧住褚冥漾的臉頰,安地爾送上自己的唇,紅色的舌舔過他的唇角,好像那裡沾了蛋糕上甜膩的奶油。

褚冥漾架著男人修長的腿一邊從曖昧的吻中奪回主導權,一邊用手指開拓男人緊窒的後庭,不只那隨著褚冥漾的手指抽出時翻出粉嫩媚肉的密處,男人的下體與大腿內側都被潤滑劑弄的濕答答一片,看上去煽情到了極點,而且現在是大白天,就算拉上窗簾,褚冥漾還是能把男人此時的模樣看光光,但只要上了床好像就沒羞恥心這東西的男人總是壞笑著更加分開雙腿。

「身材挺好嘛…哼嗯……啊…」臉夾上有情慾帶來的潮紅,安地爾撫摸著褚冥漾愈漸寬闊的肩線,喃喃道。

看著在意的人從有些青色的少年漸漸成為一個男人的感覺很微妙,卻也令他很心動,當此時的青年蛻變成一個男人的時候,那時他的光芒對他來說是否會太過耀眼?……

褚冥漾輕咬男人的舌尖,含住紅腫的唇吮吻。

雖說他正處於很容易性衝動的年紀,而身旁又有個願意為他敞開身體的戀人,但是褚冥漾還是很少做這種事情,真的要做的話其實他也不反對拉,只是覺得寶貴的相處時間拿來滾床單很浪費所以不太想滾而已。

曲起指關節輕刮敏感的內壁,安地爾被刺激到的細微呻吟慵懶又性感,褚冥漾在其肩膀與胸膛上到處親吻,留下了淡紅色的痕跡,突然的他抽出手指,灼熱的硬物貼近饑渴張合的密穴,但那硬透的東西卻沒有如預料的直接進入,只是貼著安地爾的下身速度可稱上緩慢的磨蹭著。

「冥漾?……」微皺起眉,安地爾輕扯了在他腹上啃他腹肌的青年那頭黑色短髮。

手握著安地爾硬挺的下體,褚冥漾揉捏著那顏色比他略淺的東西,知悉其任何弱點般的手法讓安地爾氣喘吁吁的躺在床上,可卻怎樣都無法真正滿足他想要的。

「冥漾…漾…阿…給我……」含著霧氣的眸中眼神朦朧。

「……我想使壞。」在白嫩嫩的大腿內側留下一枚很明顯的吻痕,褚冥漾笑著說。

有種想罵髒話的衝動突然湧上,但敏感點都在那可惡的臭傢伙掌握之下,應該要出來的髒話都轉成讓褚冥漾表情更該死得意的呻吟。

咬了咬下唇,安地爾用沒什麼殺傷力的眼瞪著褚冥漾,「……你還要不要?」

「要啊,怎麼會不要?」壓上安地爾,褚冥漾笑意更濃的道,扣著身下人的手,嘴又壓了上去。

一度變淡的熱氣又慢慢復燃。

其實褚冥漾沒告訴安地爾,雖然他不熱衷於滾床單,但是……

這時卻是他唯一感覺抓住他的時候。




其實他並不喜歡演員這個職業,但因為自然而然的就從個拍廣告的小童星到現在演偶像劇的演員,而自己又沒有什麼目標所以便就一直這樣下去。褚冥漾不可否認他很羨慕所有前輩,因為他們都有自己的人生理想,連那算是演員組中跟他最好的偽不良少年都有目標,而只有他不知道未來該做些什麼。

直到隨波逐流到現在他才發現他能掌握的籌碼還不夠多,長久的愛情是建築在兩人有相當的能力給予對方足夠的依靠微前提,如果只是單純的仰賴或接受對方給予的,那樣並不算愛情,只能算是施捨者與接受施捨者。

他相信自己有足夠的能力與愛人並肩而立,面對將來的任何風風雨雨,只是在之前那段他還尚無目的的日子裡,他並沒有積極的爭取,想著只要隨父母的意思走就可以了。

活到了現在這個十八歲的年紀,褚冥漾才第一次覺得他站在了人們所說的人生十字路口。

沒有一條路是能維持現狀而不改變的。

那麼他希望有什麼樣的轉變?能有怎樣的轉變?

今天因為某些「不可抗拒的因素」而開店開的晚了些,安地爾剛微笑著向同他抱怨「老闆你又睡過頭了」、「老闆我們都快被凍死了」的幾個工讀生道歉,回頭便看見端著裝了熱巧克力牛奶馬克杯發呆的褚冥漾。

他並沒有老到哪裡去,感覺的到一個十八歲的青少年對未來會有的徬徨,還有對於他們之間的關係將來何去何從的疑惑……

坦白的說他也不知道他們兩個人的將來該怎麼走,種種未知就像一團黑霧,覆蓋住了前方的道路。

愛情來的太快太急,還沒想清楚就已經栽下去,不管是冥漾還是他都是。

面對沉默的思考著什麼的他,安地爾無法說什麼,他連自己該說什麼才好也不知道。

門上的鈴鐺響起清脆的聲音,提醒了安地爾今天第一個客人上門了。

露出專業的友善微笑掩蓋掉方才的一切。

「歡迎光臨。」安地爾道。




後言:
該死我要做教室佈置啊啊啊啊啊!!!!
進度還是0%((掩面

咳嗯,總之這是之前說的新系列~
H之所以微妙的沒全套是因為那時碟太太突然殺出來,為了跟他推廣論語的美好所以就......((揍爛
安地爾真的好人妻啊~害我莫名的忍不住就...了一下(!?)
本來我想說今天要搞的對象是色馬的說((水準啊太太!!
說一下設定,現實中的漾仔是個18歲高中生,而老安是25歲的咖啡店老闆兼散文作家之類ˇ
然後蘭德爾其實是19歲高三生,剛好跟五色雞同一所,所以是那隻雞的學長,家裡面試開燒烤店這樣XDDDDDD
我超喜歡「燒肉店伯爵」這個稱號的((噴

對了,在這裡讓我吶喊一下吧!
媽媽天殺的!為什麼論孟選讀上起來會那麼萌啊!!!!
真是要了我的小命~對老人家的心臟實在太刺激了(!?)
子路X孔子是一定要的((拇指
長相廝守了4X年這樣~
改天我一定來弄個『腐.論語新譯』XDDDDDDDDDDDDDD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曉月夜
  • 大人............你這樣孔子會哭的啊
    而且孔子不是應該配顏回嗎?(毆)


    是安安耶~果然所有人裡面安安最魅!

    我同意........燒肉店伯爵不知怎麼的好有梗XDDD
  • 到弄到哭嗎?~((意味不明
    雖然我知道有篇顏回的告白很糟糕啦!而且又是啥得意門生~
    但是子路可是比他好阿ˇˇˇ
    超貼心的~陪老師上山下海搞車震(不對!!)
    這樣的子路,顏回那小傢伙比不上啦啦啦~

    對阿,不管怎麼樣都是人妻一枚ˊˇˋ
    這次就是要走完全的人妻路線呀呀呀呀!!!!
    等老公回家多棒阿((噴

    對對對,而且唸起來很順口!
    想像一下c班四人組外帶一隻雞去燒肉店慶祝之類
    伯爵圍著白圍裙還綁頭巾,一臉鄙視的看著那幾隻小朋友說:「你們幾個又來這裡白吃白喝!?」
    整個超噴的XDDDDDDDDD
    LIFE系列我可能也會打其他CP((掩面
    這個設定的蘭尼一定很有梗ˇˇˇ

    絳夜 於 2009/10/12 20:5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