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幾個別欺負漾漾。」伊多溫潤的聲音有如穿透厚重雲層照在大地上的曙光!

「我們哪有欺負漾漾?」雷多一臉認真的說出唬爛話,我剛才明明就被你們獰笑著恐嚇坐下來陪你們玩血腥跳棋!

直接把我拖起來然後帶換成雅多的伊多微笑著說:「未成年不能喝酒,所以,漾漾陪我喝杯茶吧?」

「好!」我盡量無視後面傳來殺氣騰騰的視線,飛快的回答,伊多真是世界上最好的好人了!然後也很感謝雅多願意協助把我都救出那桌很邪惡的血腥遊戲現場。

於是我跟著伊多走出了室外,在外頭的長廊坐下,一扇紙門就隔絕掉了大多數的雜音,或許是在製作的時候弄了點隔音的法術上去,要不然這世界哪來的紙跟木板隔音效果這麼好的?

也許是伊多這張哥哥牌攻擊力非常之前,所以有戀兄癖的千冬歲加很聽他哥話的雷多都沒有殺出來把我抄回去。

清涼的晚風緩緩吹撫過我們,雖然身體還有些欠佳,但已經恢復很多的伊多拉了拉披在身上的長袍,待我們坐下後,一名剪了平瀏海,臉色很白眼睛又大又黑的小女孩端著茶壺與兩只茶杯坐到我們中間,替兩個杯子都倒了茶。

奇妙擴散的幽幽淡香令人不盡放鬆了就連在這種場合還是下意識緊繃的神經,雪野家的花園佈置的很有格調,一草一木彷彿都是經過設計般,不管從哪觀看或是早上看晚上看,都非常的漂亮。

小池塘中友水流洩的聲音,時不時還有竹子敲到石頭清脆的聲響,彷彿還有淡淡的歌聲夾雜在微風裡頭,很舒服的感覺,讓人一時間什麼都不想做,就這樣靜靜的坐在這裡也很好。

「漾漾你最近過的開心嗎?」過了一陣子,由伊多起了話頭。

開不開心嗎?……雖然每天式青跟黑館那堆人都會弄出一些讓我哭笑不得的事情,但是總體而言,我很開心吧!就算還是有一堆衝著我妖師血統而來的「茶包」,但我知道支持我的人不會在意,願意幫我一起解決面對。

────『漾我最愛你啦!』

耳熟到不容我錯認的聲音以及那朝我微笑著飛撲而來的畫面突然閃過腦海,稍愣一下後,我忍不住的微笑。

「很開心。」我肯定的回答道。

不知不覺,那老是成為我頭疼根源的笨蛋已經是我心中最柔軟的部份,我能很肯定的說,那擴散在胸腔中的感覺就是愛戀。

伊多發出笑聲,「沒想到漾漾也會有這種表情。」

「很奇怪嗎?」摸了摸自己的臉,我無奈的問。

「不,只是有點訝異。」捧著茶杯嗅聞著味道,伊多說:「是有喜歡的人的關係吧,總覺得有點跟以前不一樣。」

我乾笑兩聲,希望不是有什麼正常的地方變得不正常了……或許真是變得不正常了吧?會對那種對象不知不覺有了重要的感情,也不曉得是否能牢牢的抓在手裡。

「被你在意的人會很幸福呢。」或許把我變來變去的表情都看進眼底了,伊多含著溫柔的笑意道。

「是嗎……」搔搔頭,我實在不曉得該怎麼回應伊多的話。

又坐了一會,我突然想起剛才式青好像想跟我說什麼,阿因為我被雷多抄走所以被打斷……

抿嘴脣是式青在鬧脾氣跟猶豫某些事情時會有的標準動作,剛才被那樣一攪和害我都忘了……糟糕,那傢伙不會又在那裡亂想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吧?

明明是個年紀很大的傢伙,但是卻老是令人傷腦筋到不行,我捂著嘴思考了一下,依然還是有點不放心的感覺。

但也許是妖師血統中心想事成的特殊能力又發動了,我與伊多身後突然撲來一陣可怕的音浪,完全把紙門被推開的聲音兇猛的蓋過去,我正準備回頭詛咒那個沒公德心開門讓我驚到的傢伙,卻發現式青一臉奇怪的表情盯著我跟伊多看。

要笑不笑的表情出現在色馬臉上一方面很不協調,另一方面也蠻詭異……

「我去看看雅多他們怎麼樣了。」伊多大概是發現我們兩個目前的氣氛有點古怪,所以很快就輕咳著找了理由離開。

紙門打開又闔上,我與式青兩人就靜靜的互看了許久。

無奈的在心中嘆氣,我招招手讓他過來坐下。

在紙門闔上後,臉部可怕的表情整個垮下來的式青帶著有些臭的臉跪坐在我旁邊,似乎再生什麼悶氣……老大你又怎麼了?我又是哪裡惹到你了?……

「漾你給我打一下。」不是疑問而是肯定句,式青一臉很認真的提出我覺得他在整我的要求,而且還抓起了一條尾巴,顯然想把那東西拿來當凶器。

尾巴是鐵定打不死人的,但是會不會悶死人就是個問題了……

「嗯,給你打。」由於真的不曉得我又做了啥事,所以我也只好出此下策。

認命的閉上眼睛等著被那條尾巴打,但等了十幾秒,一團柔軟的東西才整個朝我臉上壓來,連一點衝擊力都沒有的。

式青的臉上擺著鬱悶到不行的表情,整個人朝我突然趴過來,「碰」一聲,我倒在長廊上,那把我當軟墊的傢伙則穩穩的趴在我胸口上。

後腦有點痛痛的,我望著上方的屋樑,伸手摸了摸胸前的那顆銀毛腦袋,都讓對方做了一堆莫名其妙的事情,我到這時才問:「怎麼了?」

「嗯……」低應了一聲,式青慢慢說:「我覺得……自己有點討厭呢。」

「明明討厭死了那些為了感情變得醜陋的人類,可是自己也不知不覺的變成了這種討人厭的樣子……」

是指,只要我稍微跟誰有點曖昧那樣,就會感到不安嗎?……為了這種事情,這傢伙竟然在跟自己生悶氣?

就像小孩子一樣,想要最重視的人將目光與注意力全擺在自己身上,卻又不知道該怎麼樣提出這樣過分的要求,於是就變成了有若無理取鬧般的鬧脾氣耍任性。

一直以來的「我喜歡你」、「我愛你」似乎只是想確定自己在對方心目中佔據了足夠重的份量,不輕易會被改變。

還差一點就要成年,但未成年就是未成年,光是年紀這點就讓我這個每次都出師不利的妖師信用大打折扣……

似乎很多問題的根本就是我還沒擁有足夠令人信任依賴的那種資本。

「對不起。」

除了道歉,我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式青的那番話。

撐起臉頰,式青俯瞰著我,一臉痞樣的挑挑眉,真是糟蹋了他那張好看的臉……

「幹嘛道歉啊?」表情奇怪的盯著我說,式青空著的手捏住我的臉頰,「電視上每次都演那些小妞每次都為愛幹出一堆驚天動地的事情,我現在稍微有點了解了呢。」

「了解什麼啊……」那種沒營養的電視劇還可以看出心得,真不愧是式青……

「情殺的動機。」他老大一臉認真的表情說。

…………

……




許久沒睡大通舖了,安靜的夜裡,除了微弱的蟲聲,就剩下房內其他人打呼的聲音。

五色雞一隻腿橫到我的肚子上,我連反應都還沒有,感覺腿的空間遭受擠壓的式青立刻一腿就過去把人踹開,然後我就看見五色雞往雅多那裡滾……估計明天早上又會是一場亂七八糟的狀況。

為了死賴著我,似乎已經放棄他原形的色馬朝我又挪了挪,明明隔了五十公分以上的距離,他還可以像自動導航一樣的滾到我這裡來,也真的蠻厲害的。

戀愛對於我來說是個還沒找全解法的難題,如果一定要選的話,比起快速卻錯誤率較高的解法,他會選擇冗長一點卻能保證正確的解法,這樣平淡一點,沒有太多大波瀾的交往,不知道對方是否會接受?

也許我偶爾會遲鈍了些,但是這點小小的事故並不傷大雅對吧?其實談戀愛的人都是笨蛋這句話是真的,看式青那個情況明明醋吃的挺重的,抱一下加給他捏個幾下後,一瞬間堆積成狂浪的凶暴情緒馬上就消散了,

在銀色的髮上落下淡淡的吻,我微揚著嘴角低語。

「我愛你。」

永恆有多久,愛就有多長。

它就像個咒,束縛著人,但人卻也不想逃開。

那種笨蛋,就是我們。




後言:
最近都用WORD打文的說
今天開了這篇的草稿才發現只剩下一點點,用經驗值比喻的話,大概就剩下0.01%這樣~
阿為什麼拖到現在我也不曉得(遠望)
當然,當初為什麼是打「1」不是打「上」我也不太曉得那時我腦袋裝啥Orz

第四集的色馬戲份好少(亂唉)
護玄大現在是每集都推出一個新的小老婆給漾嗎!?(遭巴)
這次的王子真的好萌ˊˇˋ
會煮飯阿,抽煙還被嗆到,然後又對漾仔真情告白XDDDDDD
真是可愛翻了(拇指)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四十四
  • 嚇!這篇啥時出現在這的居然都沒發現!(大驚)
    (奇怪為什麼會沒發現、到底是為什麼啊啊啊!→懊惱中)
    意外的走溫馨感人(?的)路線呢...(拭淚)
    嗚嗚嗚~這對被您寫得好幸福、好好喔!
    (不管是漾漾還是式青都是好戀人,二個人在一起的幸福感又倍增的那種感覺.....)

    p.s.終於回歸正途(?)的漾冰也很令人期待呢~
    (那個,這篇鬼月禮獻,您的上篇打成下篇了喔?→先跑去按開原先那篇結果發現沒變,有小小的Orz感的笨蛋....)
    p.p.s.所以漾仔後宮絕對很有發展空間的啦~(姆指)
  • 昨天才打完的ˊˇˋ
    就如上所說,進度只剩下一點點,阿不知道為什麼就一直呈現草稿狀態一直在那裡((遠望
    所以會出現在其他文章下面很正常……

    我有發現=口=
    還沒改回來是嗎……
    感謝回報XD

    絳夜 於 2009/10/01 19:1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