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如大家所知,農曆七月是鬼門開的日子,有中元普渡還有一堆亂多到不行跟好兄弟有關連的大型活動或地方活動,雖然應該是很嚴肅的,但在廟裡,大人聊天聊的很開心,小孩也偷吃偷的很快樂。從小我對中元節的映像就是一個充滿魚肉等東西吃吃喝喝的好日子,長大後漸漸知道這是慰勞一整年都因為食道萎縮還會火燒喉的好兄弟辦的節慶,理所當然的也體會到者不是什麼該慶祝的好日子,但是啊……守世界總是會有些種族易於常人的文化出現。

例如千冬歲他家竟然就要辦類似慶典的活動還邀請我們去我整個就很錯愕加不可思議。

然後更讓我錯愕到最高點的是竟然還要打扮成妖魔鬼怪才給參加!這是怎樣啊!?其實千冬歲你家是提前過萬聖節對嗎?

基於有那麼一個莫名其妙的狀況,我被莫名很high的色馬拖著到了一間專門販賣這種節慶用道具服的店,這樣一間詭異的店竟然就大剌剌的開在學生街上,我真的從來都沒注意過……

「漾!」一隻又白又長的手在我面前揮過,撐著臉發呆的我猛然回神,一抬頭才發現式青正一臉不滿的插腰瞪我。

現在的式青穿著一件兩層的中日式混合的和服,裡面是鮮豔的紅色外面是純白,衣襬簡單的勾勒了幾躲金色的大彼岸花,簡約中又有股華麗,腰上的腰纏也是紅色的,略有些誇張的大蝴蝶結在背後,金色的繩索在腰上繞了幾圈當裝飾,流蘇垂在身側,還掛了一塊類似玉石質感的東西,基本上配上式青的銀髮還蠻搭的這套……可是這跟妖怪有什麼關係嗎?

仔細的又盯了一下,我赫然發現式青的眼睛變成了金色,略長的衣襬下有幾條很不安份的蓬鬆尾巴正在竄動,不太習慣的尖長耳朵抖了抖……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是狐妖嗎?

「你是生病了喔?從剛才就一直在閃神。」柔軟、觸感細滑的白皙手掌覆上我的額頭,「剛才有兩個超正的迷你裙姊姊從你前面晃過去耶!你都沒看到喔?」

我是知道好像有人在我面前來回晃了三四次有,但是……

「你那麼希望我用色咪咪的眼神去看耶人啊?」抓下額頭上的手握在手裡,我沒好氣的反問。

竟然真的被這個問題困住的式青低頭很認真的思考了起來。

喂喂……平常來說不是應該直接非撲過來抱住我喊說「不行你都有我了!人家不准啦!~」之類的話嗎?

……對不起,那個模擬是噁爛了不少沒錯,但是式青感覺就是會這樣幹的不可思議人種。

「那……」摸摸下巴,式青終於開口說話,邊說邊朝我撲過來,「漾有用色咪咪的眼神看過人家嗎?」

式青仰起的臉上一片無辜純潔,一點也不像會偷藏寫真集跟在我腦袋灌輸黃色廢料的那隻馬,金色的眼睛努力睜大,還故意擠出點水霧,讓純情的少女指數向上直翻一個百分比。

不要又用少女臉加人家的發嗲語調跟我說話嗄嗄嗄嗄!!!!

會讓我又回想起水手服的慘案……

「有沒有嘛?」指甲輕刮著我的臉頰,式青這傢伙已經幾乎爬到我身上來了!

老大這裡是公共場所……等等,為什麼我看到疑似結界符的東西?店家已經自動把我們隔離了是嗎!?

「……有、有啦。」困難的吞嚥著口水,說老實話,式青這傢伙某方面來說也蠻強的,白目的時候很白目,認真嚴肅的時候很認真嚴肅,然後像現在這種類似惡作劇的擺出性感的姿態也真的還蠻……性感的啦。

這也算是年長者的一種魅力嗎?……大概吧。

臉頰由點熱熱的,估計現在我的臉跟燙熟的蝦子顏色差不多,式青揚起了囂張到很討厭的笑容,又突然近距離的朝我一撲,害我差點往後摔翻下黑色的皮質椅。

式青用他的臉頰蹭著我的臉頰,不知道在高興個什麼勁。

「漾!我真的超愛你的啦!」

然後……發出令我有點傷腦筋的大喊。

不過那種感到持續沒多久,時間地點跳到十分鐘後的黑館。

「啪」一聲,塗了膠水的長紙條重重的被拍在我的額頭上。

「這樣就大功告成了!」做出抹汗的動作,式青一臉自己很滿意的表情還點了兩下頭給自己正向的肯定。

成打的黑線直接從天而降將我籠罩,我把被膠水弄的黏黏的紙條從額上撕下來,雖然式青幫我想要裝扮成什麼這份心意我蠻高興的,但是……

「不是所有長條的紙拿來貼就可以當殭屍的好嗎?」我整個人一時間疲累到不行。

「反正是假鈔又沒差。」還想從我手裡抽走「假鈔」貼回我額頭的式青略帶不滿的說。

「這是為了刺激消費,政府發行的消費卷好嗎!」什麼假鈔啊!這可是比真鈔還好用的東西!……但是放到現在已經算是過期的無用東西……拿來當紀念不行嗎!?

「消費卷?那啥?」聽見沒聽過的名詞而感到好奇的式青提起不知道為什麼又厚了一些加華麗了更多點的改良和服坐在我旁邊。

「沒啦,那不是重點。」我立刻強制結束,以免話題往奇怪方向偏離,「你要找紙貼的話起碼挑黃色的吧……」至少電視上的殭屍電影用上的符咒都是黃底紅字。

而且,你幹嘛用膠水啊!?……等等,難不成你剛才是想用我抽屜裡的強力膠嗎?

當我還在自己驚嚇自己的時候,式青已經稍稍思考了一下道:「那不然拿捲筒衛生紙捆一捆好了。」

你當我是什麼啊……而且古埃及人要是知道他們的木乃伊變成是用捲筒衛生紙捆出來的應該會很傷心吧……

「……我抽屜裡面有叫做繃帶的東西。」

真的要被捆成木乃伊的話我是寧願選繃帶也不要會增加笑果的捲筒衛生紙!




「噗哈哈哈!!!!────」

幾乎可以掀翻屋頂的爆笑聲混雜著激烈的拍桌拍腿聲,喵喵一點矜持也沒有的在榻榻米上滾,死人臉的雅多嘴角抽搐……

頭頂了一根有中空紫色三角形的天線,身上穿著某黃色白目海綿的服裝,頭毛依然燦爛的某隻……雞,十分噴飯的出現了。

這傢伙半年內不幹點會讓人驚死加笑死的事情似乎不甘願。

我完全忍不住的跟別人一起笑成一團,那麼突兀又神祕的組合竟然出現在本身就是突兀跟莫名其妙的代名詞的人身上!

五色雞頭我只能說你……真的超有勇氣的。

在隻雞腦羞成怒的暴走下千冬歲他家本來很安靜的樣子,立刻變成了高中大學人士版你追我跑的遊戲場地,一邊躲避五色雞頭亂揮的雞爪,我一邊飆著淚笑到肚子痛,心中慶幸感謝他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這樣就沒有人會問我說是不是昨天給人潑鹽酸了之類的。

千冬歲他家辦的這個慶典大部分場地是集中在他家附近一處需要爬好幾百階樓梯之上,一個由大小差不多的石頭圍成的大園場地,那裡面用了黑黑的粉末畫出了某種圖騰,感覺上就像要召喚什麼鬼東西似的。據說千冬歲他們家除了跟神打交道也會跟負面的東西打交道,所以選在鬼門最騷動的時候,他們家的人會為了感謝簽下契約的鬼靈而舉辦祭祀的活動。

戴著鬼面的千冬歲與他老爸很嚴肅的念誦著祭詞,我們這些穿的亂七八糟的「妖魔鬼怪」也很認真的跟著複誦,但這畫面從遠處看應該很滑稽吧?

伯父嚴肅完之後人也蠻好的,很阿沙力的請下人弄出豐盛到讓我覺得這頓吃下去會受天譴的晚飯,式青盯著千冬歲他家為數不多的侍女,露出有點變態的表情,實在很怕他又幹出什麼事情或者表情太猥褻以至於吸引到別人注意力,我連忙直接把筷子夾著的炸蝦(正常款的三至五倍大)塞進式青正發出奇怪笑聲的嘴裡。

『漾你幹嘛啦!?』看美人看的很高興卻突然被我打斷的式青猛地回頭看我,有點瞪人的感覺,然後因為嘴巴被炸蝦堵住,所以改用腦波攻擊。

已經習慣式青的腦波攻擊,我很鎮定的沒被喊的頭昏眼花眼前泛黑,「小心等一下招來一堆詛咒。」誰知道千冬歲他家的侍女是不是各個身懷絕技的那種狠角色……

把炸蝦很快咀嚼後吞下,式青整個人轉過來對著我,莫名慎重的雙手握住我放在大腿上的左手,音量小的只有我們兩個才聽的到地說:「漾你吃醋喔?」

吃醋?……或許,有一點點。

翻翻白眼,我無奈道:「是怕你被拖去暴打一頓啦!」

式青抿著唇,正要將剛醞釀好的話告訴我,我忽然感到眼前的景象正快速後退!

「我找到人湊人數了!」頭上插著鹿角,鼻子上有科大紅色假球的雷多明顯喝醉的大喊道。

我現在才注意到雷多的裝扮根本就是錯了節慶!

「哼哼,漾漾我不會放水的喔。」戴著終年反光眼鏡的千冬歲露出陰險的笑容,可是也明顯是酗酒過。

掃了一眼桌上的東西我就明瞭了,你們幾個有必要玩跳棋玩到動真格嗎!?

「呃……一定要嗎?」總覺得會玩出人命。

「一‧定‧要‧喔~」萊恩的聲音突然冒出來,我差點忍不住要尖叫!這位老大你從剛剛就一直在那裡嗎?

拜託,現在月份不對真的會嚇死人阿!

而且那讓人起雞皮疙瘩的波浪尾音是怎麼回事?有夠可怕的!

「漾漾來吧~」

你們給我走開!!




後言:
諸君們日安ˇ
話說之前跟我朋友F子聊到說日本的小娃娃
我真不懂日本人欸真的((掩面
為什麼他們的陶瓷娃娃可以弄的那麼可怕!?
想我小時候我媽同事買了一個當土產送我媽
那尊大概巴掌大的白色陶瓷娃娃就這樣放在電視上面
靠!現在想到我還是會ㄘㄨㄚˋ= ="
然後我小時候的解決之道是用衛生紙把那個娃娃的頭包住,然後用橡皮筋固定XD"
F子笑說我好可愛Orz
不然我也不敢要我媽收阿,萬一哪天開了某個抽屜看見那個娃娃不是更可怕嗎!?((淚目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ukuro8375
  • 難道你消費卷沒用完阿
    日本人的東西實在是精細到有點可怕
    我阿嬤就有一個娃娃((超精細←不知道還在不在
    只是鎖在玻璃櫃又放在閣樓((超陰的
  • 沒有阿...就突發奇想的想耍笨
    阿我之前還有看到說有業者想搶消費券使用期限前的商機之類的
    我想跟那個大概也有點關係XDDDD

    還鎖玻璃櫃咧XDDDDDDDDDD
    超可怕的好嗎!?
    不過還好不是地窖......

    絳夜 於 2009/09/14 12:56 回覆

  • 四十四
  • 式青真的好可愛~(滾來滾去)其實他是cosplay的高手吧?
    (練了很久打算未來增加情趣用之類的......難道是寵物自我推銷課程的一部份!?)
    五色雞扮的妖怪居然是天線寶寶(人才啊~)XDDDD
    色馬就是色馬,會吃醋也是沒辦法的啊(為漾漾掬一把同情淚)

    話說絳夜大人,您不覺得......用衛生紙把娃娃的頭包住,然後用橡皮筋固定的感覺更恐怖嗎T口T
  • 因為"式清大人最高"就是為了變裝開的系列(?)
    所以才會第一篇就是詭異的水手服呀ˊˇˋ
    的確是可以增加XX時的樂趣(?)不過似乎用不上阿大該((噴
    因為某夜總是會很微妙的喀掉XX的部份((噴
    遐想最美((拇指((揍爛

    不會阿…因為我只是不想看到那張臉= =
    我家F子的狀況更可怕,他家的娃娃摔到所以裂掉
    但是他老媽還把它黏回去……你就知道其面目何其猙獰囧"

    絳夜 於 2009/09/14 19:44 回覆

  • 四十四
  • 不對......是天線寶寶+海綿寶寶!?
    (完全瞭解在場人士的感受了.....笑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