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煩死了不要再給我進來!…褚!把他們給我轟出去!不敢轟的話我把他們轟了接著種了你!」

「唔……」對不起了學長的親戚!我萬分為難的把米納斯叫出來對準了在冰牙族及炎之谷中地位很高的大人物以及其下一票僕人跟侍衛,米納斯只要把他們轟出去就好了,千萬…千萬不要讓人家受傷,我很怕他們一個不爽就發誓從此以後與妖師一族勢不兩立。

「殿下!」

「快開槍!」

「啊啊!…對不起!」在一團混亂中,看見有人像要衝過來,我被迫扣下扳機。

「喀嚓」一聲,有三公尺多高的巨大水柱從米納斯的小小槍孔中噴射出來,大概是看米納斯的外型為槍狀,所以沒料到會有這樣子的攻擊(我也沒料到就是了…),那一大票應該隨便一個都可以把我種了的人就這樣被米納斯像沖垃圾一樣的給水柱沖走,混亂的聲音也隨著水聲消失在走廊的另一端……

我知道了,如果以後我被裁員的話就來當洗車工好了,這樣的速度要洗一台車,時間花費實在十分的短暫,而且又沒什麼成本問題,錢如果收少一點的話,一定會大排長龍的!到時候我就發了!

『請容許我拒絕。』米納斯的聲音柔柔的在我腦中響起。

不好嗎?…這很賺耶……

米納斯沒有回答我,估計在澆花器以及生魚片事件發生過後,她也跟學長一樣為我的腦袋感到絕望。

當水滴全部跑出房間後,還很貼心順便的關上房門,我收回米納斯後摸著頭走回學長床邊的椅子坐下,恢復看書狀態的學長這才放下了書本。

「學長你為什麼那麼討厭你的親戚啊……再怎麼說人家也是出於關心……」這樣直接把人轟走的事情,學長到底幹過多少次?

「雖然有血緣關係,但是我對他們一點感覺也沒有,要我怎麼把他們當成親人看待?」學長淡淡的說,視線突然轉到我身上,「還有…褚你沒事一直待在這裡幹什麼?」

「欸豆……」搔頭,我無奈的說:「因為學長你看到『那些人』就會發飆,所以輔長跟『那些人』要求我進來盯著你……」

「所以你是那些人的眼線嘍?」露出邪惡度百分之兩百的笑容,學長活動著指關節,發出一連串啪啪啪的可怕聲響,向我逼近。

「學長麻煩你別激動。」我很心驚的稍微向後挪。

學長冷哼一聲,「那你還是快點出去好了,不然我不敢保證等一下又想到,把你直接種在這裡。」

「可是……」我出去的話會被炎之谷加冰牙族的人怨恨到死,在學長好之前,我在這裡的生活大概會充滿邪惡的陰影吧……

學長翻了個白眼拿書砸我頭,「不要可是,快點出去,順便把門口的人也給我拎走。」

「……耶?」門口有人?…學長你現在剛復活還可以感覺到外面有人?……

黑袍果然好可怕。

「學長要好好的把藥吃下去喔?」開門前,我還是忍不住回頭叮嚀一句,只見學長有點不耐煩的揮揮手,我聳了下肩膀,走出大的跟我家一樣的王子級房間。

這是學長復活後的第五天,去掉昏睡的兩天半,另外的兩天半,學長的「起床氣」實在讓人吃不消,至少對於他爸媽族裡的人來說,火爆程度根本不是以前能比的啊……還好學長的怒氣不會波及到我,大概是因為這裡不是學園內,我這個還是很菜的妖師被他老大隨便巴一巴都會出人命吧?

「呼……」我想先去找阿利學長他們,但是才剛邁出第一步就差點踩到人!

「…式、式青?……」蹲在門邊長了一根角的那團白色身影特徵實在很明顯……

看他實在沒有起來的意思,我也就跟著蹲下去,抱著腿的式青似乎睡死了……就算暗戀學長有必要這樣嗎?我無聲嘆息的搖搖頭,從口袋中拿出可回收的傳送陣。

不管是馬型還是人型,我都抱不動式青,所以也只能借用外力了。

「哇啊!」

「嗚呃!」

大概是因為身下突然空掉所以被驚醒,式青大叫一聲並隨手抓住了我的一把頭髮用力扯,當傳送陣的白光消失,我們兩個跌在客房床上的姿勢真的是十分的……不雅觀。

我的姿勢大概就跟被卡車輾到的青蛙差不多。

「……漾?」鬆開對我頭髮行凶的那隻手,式青發出沒想到的驚呼。

「痛死我了……」一定被扯掉好幾根吧?希望以後長大這裡不會禿掉。

「活該,誰叫你要做這種事。」很機車的這樣吐嘈我的式青卻力道輕柔的撫觸我那處受創的頭皮。

「那是因為你睡在學長房間外。」不在意的翻白眼,我乾脆的就趴在式青的肩膀上,這幾天我也受了某種程度上的精神轟炸,式青雖然是匹內在大有問題的色碼,但是本質還是獨角獸,或許是因為這個原因,式青身邊的氣息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讓我累積的疲勞一下子湧現出來,忍不住想休息一下,就在這邊。

當我的意識就快完全沉沒入黑暗當中,有聲音從很遠的地方模糊的傳來。

「誰知道你會那麼久才出來……」




「學弟大概還要在這裡住兩個星期,之後就會回到學校裡,明天我們就出發回學園,順便送式青回水妖精聖地如何?」阿斯利安在晚餐進行到飯後甜點時開口道,說真的啊……以後我再也不敢卻來這種種族歷史悠久的地方吃飯,這比西餐廳還可怕,感覺稍微出錯就會非常丟臉,尤其是在這種旁邊站了一堆人服侍你的時候(更讓我受打擊的是五色雞頭竟然用餐具用的無比熟練),我好想快點離開這個可怕的地方,回去我那熟悉的宿舍!

黑館再怎麼金碧輝煌也不比這裡!

『咦?』正在偷吃我的份的式青動作猛然停下,瞪大馬眼看向阿斯利安。

「那順便去本大爺的飯店再住一次吧!本大爺訂的那尊大彌勒佛雕像差不多到了,好期待啊~」五色雞頭發出讓所有人臉色劇變的話,摔倒王子的臉色可不只踩到一坨大象大便可以形容的,連阿斯利安的微笑也顯得有些像臉抽筋。

「不用了謝謝。」我頭上掛了好幾把的黑線,立刻拒絕,並在心中為那位沒可憐的管理人默哀三秒鐘。

「漾你這樣不好喔,彌勒佛是你家鄉的喔。」

「才不是!…」佛教來自印度阿先生!去把中國的歷史讀一讀啦!

為了轉移話題或是模糊焦點,阿斯利安搔著臉頰下結論,「那麼明天一早我們就往水妖精聖地出發。」

「喔…呃!」小腿突然被硬物大力踢下去,我有種我的小腿骨已經被活活踢斷的感覺!

我含淚抬頭看向對面的摔倒王子,雖然他面不改色,但是寫著「兇手」的閃爍箭頭就在他的頭上指著他!

一直沒發表什麼意見的摔倒王子瞥了我一眼,然後就將視線稍微往門口那裡掃了一眼,就像沒事般的繼續吃他的東西。

順著他剛才看的地方,我剛好看見馬尾從門縫晃過的畫面,剛才都在根五色雞頭再那裡講沒營養的,完全沒發現色馬…咳,式青在這段時間逕自走掉。

這是要我去追的意思嗎?

阿斯利安與五色雞頭繼續著飯店的住不住攻防戰,沒注意我離席。

站在走廊上,一時半刻我也不曉得該往哪個方向去,就在這時,門邊傳來悶悶的聲音道:「反正我除了鎮魂碎片就沒有用處了啦,用完就要把我丟回聖地,我又沒說想回去……」

被嚇了一跳,我無奈又汗顏的走到式青面前蹲下,「為什麼不想回去?獨角獸待在聖地以外的地方很危險吧?而且聖地又有你喜歡的美女姊姊。」

「走開啦你,你也是跟他們一夥的。」完全進入自我模式的式青頭也不抬就揮手趕人。

「我只是提出我的疑問嘛……」傷腦筋啊。

「……」式青不講話,只舉起手勾了勾手指,我納悶著他想做什麼,依照式青要求的向前靠近了一些,領子突然被抓住,瞬間用力往下拉!

有種熟悉卻陌生的觸感貼在我的嘴唇上,這使我錯愕到難以做出反應。

媽……這是我的初吻耶!

抱著我的脖子將頭靠在我的肩膀上,式青很小聲的說:「明明是個沒身材又沒長相,還缺乏常識跟知識的笨蛋小鬼……」

「真對不起我那麼不齊啊。」原來是這麼回事嗎?……我有些不曉得該怎麼反應。

這種事情……或是說這種事情的可能性,我真的從來沒有想過……

…………

「漾,我想留下來。」

「好。」




後言:
這個還有下集……(或許還有中集)
是說色馬的感覺還是有點難拿捏的說=ˇ=”
嗯…漾跟色馬好像還是會走清水路線(歐爛)
沒辦法啊,漾仔還不夠大,這樣會犯法的(喂)
這其實跟我在打的時候每次都在聽那種戀愛歌曲有關吧ˊ口ˋ
因為如此打不出很猥褻的變態物(你想幹嘛!)
這樣的話,等我跟同學把社名搞出來,出的本子整個就會很沒爆點……(遠望)
我還是去畫Q版給我同學弄徽章一類的來賣好了……

這集裡面色馬的嗜好是蹲牆角(噴)
怎麼會變成這樣我也不知道XDDDDDDDDDDDD
但是很可愛啊~很可愛啊~~
只要可愛有什麼關係ˇˇˇ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