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點了一盞小燈的書房中,在家人面前才會一身邋遢並用鱷魚夾很歐巴桑的將煩人的金髮夾起來的凱翹著腿,而盡夜則穿著短褲無袖的睡衣組用指甲刀剪著腳指甲,平時這對姊弟一個屬於可怕的魔王類,另位一個則是連弟弟都會欺負他的可憐蟲,很難得會看見他們坐在意起和平的討論事情。

把新槍擦的差不多了,凱才緩緩的說:「如果只靠小緒的話,他一定會吵著也要放假然後鬧罷工…全部交給他實在不太好吧?」

「沒辦法啊。」盡夜伸直腿,看了看剛修剪完的腳指甲形狀順不順眼,「拉德那傢伙實在還不夠本領當顧怪怨又兼負重任的補師,一次的補血量完全不行,深入鐵特拉到墓地那裡恐怕一下子就團滅了吧。」

「欸……那麼可以帶他去惡補啊?」好狠啊…雖然是目前的事實,但是大姐你這麼說真的好狠啊……

「惡補什麼啊?」盡夜沒好氣的白了凱一眼,一臉「你的豬腦袋被沖進馬桶裡了嗎?」的表情,「拉德不可能當補啦!太委屈他了。」

「咦咦!」凱驚訝的發出怪叫,「這樣的話就不能順利的分成兩組了吧?」

「幹麻要分組?補師還是老的好,所以小緒是一定在隊伍之中的喔。」

「啊咧…」

「所以要分的是搭檔二人組,懂嗎?」比出閃亮的食指,盡夜認真的問道。

「啊咧啊咧……嗚哇!!」發出純粹的疑惑音節的凱被盡夜用拖鞋用力的呼下去,發出慘叫,「大姊!你幹麻打我!?」

盡夜聳聳肩,捧起有些冷掉的茶淡淡道:「沒,看你裝可愛莫名不順眼就手滑了一下。」

妳的手滑也太刻意了吧!!凱在心中吶喊,可是沒那個膽子當面對已邪惡暴力著名的姊姊說出來。

「暫定你跟加雷斯一組,我跟卡爾蘭,等把雅戴爾麗拉順利的攻略後,再來正式著手拉德的調…衝等計畫。」盡夜彎著手指計算接下來的大致計畫,某種邪惡生物的翅膀與尖角出現在盡夜的背上及頭上。

一股很不詳的預感襲上凱,寒冷的感覺爬上他的背部,大姊到底是在……盤算什麼呢?

似乎察覺到凱又在腦袋裡吐自己的嘈,盡夜懵然抬頭,可以媲美兇殘肉食類的眼神瞪了過來,「我才不是在計畫什麼不良的事情喔,你該不會沒察覺到吧?」

「…察覺什麼?」滿臉無辜與問號的凱很自然的在對上那凶狠的視線時舉起雙手作投降狀。

「就是小緒。」盡夜躺在單人沙發上晃著腿,「那小子很討厭加雷斯。」

「啊咧───咳,我說爲什麼小緒會……」很自然的發出驚嘆詞,凱馬上想起他的驚嘆詞被大姊定位成很噁心的裝可愛後立刻假正經的咳了一聲。

「嗯?~」盡夜一臉曖昧的邪惡微笑看向自家弟弟,「當然是因為小紅毛搶了他人太好的二哥嘛…不然那小子無緣無故鬧彆扭還會是爲了什麼事情呢?老弟。」

「鬧彆扭?」凱理解不能的皺起眉,「有嗎?…他跟平常不是都一樣嗎?」

盡夜突然沉默下來,盯著凱看了三秒有。

「……我到現在才知道原來你這麼遲鈍。」




另一股溫度鑽入了屬於自己的被窩中,腦中還想著其他事情以致於大半夜了還睡不著的凱順著對方的意思伸手抱住對方的腰。

明明他在這之前就已經說了想跟他一起睡可以直接說,偏偏對方卻彆扭的回絕與裝傻,固執的堅持半夜用「夢遊」的方式鑽他被窩,凱忍不住微笑,但輕微的震動還是讓對方給察覺到了。

「笑什麼啦!」脾氣不大好的加雷斯馬上忘了他應該要繼續裝睡,不爽的低聲罵道。

「沒事沒事…」

黑暗中,兩人貼著額頭與鼻尖,加雷斯瞪著凱看了好一會,把凱的懷抱當作私人領地一樣的大牌蹭過去,蹭到了個不錯的好位子後,加雷斯才用以他來說十分小的音量道:「欸…你們上上禮拜到底在幹嘛?」

「呃,上上禮拜?」這兩個禮拜間發生了太多亂七八糟的大小事,加雷斯突然這麼問,凱也一時想不出對方指的是兩個禮拜前發生的什麼事……

「看你趴在路邊吐的要死。」加雷斯給了一條事件線索。

聽加雷斯這麼一說,凱的腦中馬上閃過某個悽慘到讓他不願回想的可怕回憶,不由得頭皮一陣發痲。

「那個啊……」凱扯出苦笑,「因為路尼茲提督的關係…提督人是好的沒話說沒錯,但是手藝實在是……我真的沒想過他讓我們買純豆腐跟咖啡竟然是要把它們煮在一起。」

「那種東西……」加雷斯噁心的皺起臉。

「聽說是為了尋找跟某個地方的特殊口味相近的調味料。」那種行為真的是浪費食物啊…凱回憶起一盤黑乎乎還有奇怪色彩混雜,看起來就像水溝撈出來的噁爛物配上鐵特拉黃金路裡頭百面鬼肉塊的噁心料理就覺得腸胃一陣緊縮,這真是…太可怕了。雖然回想起了令凱非常五味雜沉的慘痛回憶,但凱的嘴角在意識到了其實加雷斯「經常注意他」這件隱含的意義後,彎起了像盡夜在捉弄或調侃別人時的淺淺弧度。

「吶…原來你這麼在意我?」這種肉麻兮兮的的語調跟不要臉的話在平時是絕對不可能有的,加雷斯想抬手揍啟動了無恥模式的凱一拳,卻發現那個無恥男早已經把他的手死死的按住。

「靠!…」加雷斯一腳踹了過去,但是凱也不是省油的燈,無恥模式的發動讓他的各方能力都得到了神奇的暫時加乘。凱擋下一個不小心很可能讓他以後有某方面障礙的攻擊,一個翻身壓到了加雷斯身上,「本大爺警告你喔…你要是再敢做那種事情的話……」

軟軟又溫熱的物體堵住了接下來的威脅。

「如果做下去的話……怎麼樣呢?」

「你……」

────其實,也不能怎樣。




「拉~德~」坐在餐桌前嗑水果充飢的盡夜忍不住了,向後翹起椅子對廚房的方向大聲的喊道:「早餐~到底~好了沒有?~」

這個早晨除了原本就有良好早起習慣的拉德外,盡夜很難得的也只比他晚了一些起床,於是就變成了現在這種盡夜等著拉得煮頓早餐來填她胃袋的情況,只是煮個早餐這種事情對於之前都是一個人生活的拉德來說,應該不是多困難的事情才對,但是盡夜已經等了二十多分鐘……不過是煎個蛋之類的,怎麼可以弄上那麼久?

當盡夜喊完,廚房方出了幾聲碰撞的聲響,帶著深深的黑眼圈,拉德一臉睡眠不足或熬夜過度的疲累臉色,盡夜也因為那臉死屍樣被嚇了一跳。

「這個是……」

盯著拉德像條屍體般的摔在椅子上,盡夜自行把裝了食物的盤子拖到面前。

整個人癱瘓了好一會,拉德才捏著鼻樑滿臉困擾的道:「抱歉,我有點……睡眠不足。」

「……只是有點嗎?」盡夜一臉懷疑的湊近,接著她突然想到什麼般的用拳頭敲擊了手心一下,「啊,該不會是凱凱跟紅毛君床單滾的太激烈?」因為拉德的房間剛好再正下方嘛!

拉德乾笑兩聲,不曉得是否該坦白的回答。

這個時候盡夜把她的「善解人意」全數發揮了出來,拍了拍拉德的肩膀以示安慰,意味不明的朝他眨了下眼:「不然這樣好了,就乾脆的把小紅毛趕去跟凱凱同一間房,你搬去小紅毛的房間。」

小紅毛啊……說真的,拉德十分的想吐嘈盡夜,因為加雷斯本人跟這個可愛的暱稱真的是完全搭不上!

「呃……加雷斯不會介意嗎?」

「不會啦,他絕對不會拒絕我的要求。」

惡魔的尖角與尾巴又出現在盡夜的頭上與身後,拉德還真有那麼一點的好奇,好奇加雷斯那般感覺天垮下來都不怕的囂張類型到底是被盡夜用什麼樣的方式恐嚇威脅呈現在這種超聽話的程度呢?

「為了感謝我幫你換房間…」盡夜將食物咀嚼完之後吞嚥,用叉子指向拉德,「請幫我做飯後甜點吧。」

這個家裡基本上沒有什麼人敢拒絕盡夜的要求,拉德理所當然的也是,他微笑著一邊起身一邊答道:「是、是。」

他突然的發現,被這樣壓榨似乎也不是什麼令人討厭的壞事。




雖然夜晚過的火辣、早晨過的溫馨,不過該來的麻煩還是會來,凱在內心裡嘆了無數口氣,就算老是被緒給整的很慘,但是他依然是緒的哥哥,所以也很清楚緒的大致個性是怎們樣……唉,到底該怎麼解決小緒跟加雷斯中間的心結呢?

「不要偷瞄拉德,你很想體驗滅團的極致快感嗎?」盡夜朝凱的後腦一巴,接著按照往例的開始交代一遍說到爛的事項:「不准擅自亂跑…尤其是加雷斯,不准把團搞滅!小緒也不可以亂挑食,當然放你哥被怪圍毆也是禁止的……」

吧啦吧啦的講了一堆,這個時候的凱則發呆般的想著該怎麼處理加雷斯跟自家難搞程度絕對不亞於大姊的弟弟間不合的問題,加雷斯其實跟小緒是有相似之處的,譬如他們的個性都同業彆扭任性這點……或許這就是所謂同性相斥的道理吧?

「我們出發────」加雷斯雙手握拳,很熱血的吶喊。

「等、等一下,你們慢著!」拉德的聲音從半路殺出來打斷了加雷斯的熱血出發宣言,於是原本已經走了兩步的三人又整齊的回頭向他看去。

拉德一臉「你們這群小鬼真讓人不放心」的老爸表情,晃了晃手上提著的兩包方形物體,「便當不拿你們中午要吃什麼?」

拉德大哥你已經……完全心甘情願的扮演起家庭主夫的角色了啊?

這是凱一瞬間的感慨,不過那一點點的感慨馬上就因為拉德的好手藝而被連渣都不剩的活埋。

說真的,凱自己覺得自己好像變得有點黑心了喔?




後言:
是說這篇拖的太久了=口=
我們家的彆扭時期都過了XDDDDDDD
但是拉德醬(蘇活)真的是在當我們家的煮夫沒錯(遠望)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