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旦那……」

「我有在聽……繼續說佐助……」

棕色頭髮的男人正一手一塊蛋糕,並以平均二到三口的速度秒殺蛋糕,在這稱的上是粗暴的吃相之下,坐在對面的佐助被迫對自己面前的那盤香噴噴的蘋果派喪失興趣。說話還可以清楚的就跟平時一樣…這到底是歷經多少年的狼吞虎嚥才能夠練成的絕技?

佐助默默的又吐嘈了自己竟然認識對面那個男人───真田幸村───那麼久了都還沒習慣幸村那宛若上戰場殺敵一樣的吃甜食氣勢後,才道:「旦那,禮拜五是情人節喔?…」

「我知道啊……」把一塊草莓口味的白色蛋糕塞入,幸村不以為意的邊用拇指拭掉嘴邊的奶油邊說:「我知道是情人節,所以咧?」

「……你沒有計畫嗎?情人節那天。」佐助黑線,看幸村這副悠哉,他一直以為是好友完全不記得有情人節這回事,可是他知道啊!他說他知道!

「要什麼計劃嗎?」幸村睜大眼睛,似乎覺得佐助這麼問很不可思議。

「喂,我很懷疑你真的是有戀人的人嗎?」看幸村滿臉無辜(想當然是裝的,幸村的內餡他這個死黨還不知道是什麼顏色嗎?),佐助微瞇起眼,露出「很懷疑」的臉直盯著又再他面前分解了一塊價格不便宜水果塔。

桌面上的東西都解決的差不多了,幸村用濕巾擦了擦手指,回收了那是在國中畢業之前才存在的純潔表情,從實招來:「就算有計畫也沒辦法…你也知道情人節是搶錢的最好時機,他那天晚上就有一場大型演唱會,回來都超過一點了還慶祝什麼嘛?」

幸村的表情中也顯露出了一絲無奈,拖過了一直被涼在一旁的水果茶,抓著上頭很有夏威夷風情的小雨傘幼稚的戳動僅剩一點點的冰塊。他口中的「他」是幸村正在交往的一個用「惡魔」來譬喻實在再貼切不過的男人,一個月中,八卦週刊平均都會有一到兩三次以那個男人作為封面,幸村很懷疑那是有心人士的刻意炒作,不過考慮到戀人對於外人多半抱持戲弄態度的惡劣個性,幸村很快就相信了這些新聞絕對不是刻意出現。

「藍」,他是一個搖滾樂團的主唱,富有磁性的低沉聲線迷惑了不少女性,時而紳士時而充滿痞氣,令人搞不清楚他到底哪個面才是真正的他,但即使又那麼多不確定因素……或許該說就是因為有那麼多未知的謎團,才更讓人情不自禁地深陷。

從還未出道到現在三年的時間,「藍」一直都是樂壇的話題人物,他的身世背景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原因,一直都沒有公開的正確資料,連八卦雜誌也沒有登過。

幸村看見店內書架上的報紙,封面不是社會或政治新聞,而是「藍」與他的夥伴們又在音樂領域刷下什麼新紀錄與獲得了多少項大賞之類的事情,上面的照片幸村還記得,那是「藍」在之前某場頒獎典禮上地照片,黑色的襯衫故意露出一些引人遐想的結實胸膛,寶藍的領帶被腮在胸口的口袋中,深色牛仔褲上別掛了許多銀製的鏈子,再搭上一雙黑的發亮的皮鞋,用很少女的說法就是「帥翻了」,看起來雖然隨便了點,不過那正符合了「藍」平時妖邪慵懶的形象。

看到那張照片幸村就忍不住臉紅,那天的「藍」異常認真的凝視鏡頭,用那可以殺死一大票美眉的聲音道:『我到目前為止的一切成就僅獻給總為我留一盞燈的他。』

之後免不了又引來一群像嗅到肉味的饑渴惡狼般的狗仔偷拍……

『如果真的被拍到那就可以趁機向社會大眾坦白啦,以後就可以在街上直接把Sweet吻的站都站不穩了呢。』造成生活不便的男人在看到報導後摟著幸村的腰,肉麻兮兮的這麼說。

幸村當天毫不留情的把所有小女生心中的偶像關在房門外,就算那迷人的男人一副可憐兮兮的刮著門也還是沒開門。

「──我還真有點羨慕你耶佐助,至少戀愛對象不是個超級歌星…唉,真不曉得我什麼時候才可以過普通人過的生活?」幸村嘆息著說。

這下佐助反而有點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好友了,畢竟,就算他的男朋友是個樂界備受矚目的天才鋼琴家,可也沒幸村他們家的那位那般的可怕,所以生活都還在普通人的界線中。

「被那傢伙聽到他會很受傷的喔。」佐助汗笑的道。




幸村又一次的拒絕出席在演唱會貴賓席的要求。

雖然已經習慣了獨自一人度過某些節慶,但是在這種情侶均雙雙對對的在街上走來走去,不時發出幸福笑聲的日子中,幸村多少還是會覺得有些孤單。

因為他只是普通人,雖然這種事情在剛跟那個人交往他就已經清楚並且充分的明白……

稍微有點落寞的從口袋拿出鑰匙串,金屬互相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音,幸村正要將鑰匙塞進鑰匙孔中,公寓的門把卻自己轉動了!幸村睜大眼睛驚訝的瞪著那扇深棕色的金屬門自動的緩緩打開。

「sweet你終於回來啦!」門後露出了那個本名為伊達政宗的男人────「藍」────的臉,現在這個時間點本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男人臉上掛著彷彿正在休假般的優閒笑容為他開門。

「咦?」幸村大大的愣住了,就算政宗伸出手將他整個人抱住,也還是反應不過來,傻傻的站在那裡被一隻像烏賊還章魚一樣的男人緊緊的巴住。

「還以為你不要我的說。」對於所有女性們來說等同於惡魔化身的藍,此時正任性又幼稚的嘟著嘴像情人撒嬌,這畫面要是讓狗仔拍到,大概又是一陣驚天動地。

「怎麼可能……這不重點,你現在怎麼會在家裡!?」幸村稍為皺眉將政宗微微推開。

「因為啊……我也不曉得呢。」政宗滿臉不知所以的抬手搔了搔頭,「成實跟我說了一串的理由後就說演唱會延期…嘛,所以今天我可以陪著sweet過情人節喔,雖然剩下半天但是……」抬眼看向幸村無論是當初還是現在,依然純粹漂亮的深棕色眼睛,政宗伸手握住幸村的手,帶著溫柔的笑意,「一起吃頓豪華的情人節晚餐作為補償,再去看場電影應該夠的,對吧?」

抿成直線的脣緩緩鬆開,幸村很無奈的低聲嘆息,「你真是……誇張的驚人。」

「sweet?~」

「讓開啦,我要換件衣服。」把擋路的大帥哥當做普通的障礙物推到旁邊去,幸村快步的走進家中。

那甜到彷彿要將人活活給甜死的悸動是怎麼回事?……明明早就習慣男人在這種重要節慶缺席的日子不是嗎?為什麼心臟跳動的這麼劇烈……好像他從來沒有真正停止過自己對那傢伙的期待一樣。

幸村最討厭在為什麼事情付出期待與努力之後卻只得到滿滿的失望感,伊達政宗這該死的笨蛋從認識至今讓他失望的次數已經不計其數,最初的失望是來自於對方惡劣及只是為了捉弄的心態所做的事情,而現在的失望則是因為承諾老是找不到能夠兌現的時候,雖然大小與受傷的深淺有差,但幸村依舊討厭,可他知道要政宗完全明白自己到底在想什麼根本就不可能。

即使政宗已經很努力……

到底要到什麼時候,這份感情才能真正的穩定下來?

可以好好的抓在手心裡,永遠永遠都不會再一個不留神就稍微跑出去。

藉著畫面的微光,幸村的視線從電影的畫面上移到了兩人手指交扣握著的手,其實他想要的只是這樣簡單又平穩的愛情,不需要太多事情來證明他們的愛情堅固與否。

一隻大手將幸村的棕色腦袋按在自己肩上,幸村詫異的想抬頭而頭部卻被一股重量往下壓,是政宗將臉頰靠在幸村的頭上。

「吶,以後如果有什麼事情一定要告訴我。」政宗低聲道:「每次看見你跟你那朋友聊的那麼看心,有時候我也是會吃醋的喔。」

「笨蛋!佐助是我的好朋友。」幸村翻了個大白眼,「況且他也有交往的對象,這些你都知道不是嗎?」

「還是會在意嘛……最了解你的人應該是我才對。」

「這句話我原封不動的還給你。」

「唔!」政宗發出困擾的低吟,兩人間沉默了一會後,幸村才又慢慢說道:「我……一直想你親口跟我說很多事……」

看起來神經跟水管一樣粗的幸村其實敏感的不可思議,政宗在心裡揍了自己一拳,shit!他不是發誓過再也不會讓幸村感到難受嗎?

「再給我一點時間。」手的力道不自覺加重,政宗微皺起眉,「你想知道什麼我一定會告訴你,好嗎?」

「……請我吃新開的一間點新屋的招牌蛋糕三個就答應你。」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魚竿
  • 想看下集阿~~~~(滾
  • 路人甲
  • 同樓上,想看下集...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