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直接掀起T恤抹了抹臉上的汗水,李展平雙手插腰,滿意的看著經過他一整個早上奮鬥下來的結果。這間房子位在他未來會就讀的大學附近,照理來說價錢應該不少,但是卻出奇的便宜,李展平也沒想太多,就決定買下來了。

趁著連續四天的連假,李展平搭車來到了這間公寓進行打掃。屋主似乎在搬離後就沒再來過,從李展平進門看到的那副樣子,李展平很確性,屋主大概只在他說要買房子後大概的過來打掃了一下,這個地方髒到連小強、蜘蛛、老鼠……等等都不屑光顧,有些家具上的灰塵他甚至要洗超過五次的抹布才可以擦乾淨!。

把一些不會用到的東西清出來裝進黑色的大塑膠袋,李展平努力的把大塑膠袋搬下了一樓,之後一身髒兮兮又滿是汗臭味的去附近的便利超商買了大亨堡跟飲料又很私心的多買了幾樣甜食就回到乾淨的讓他莫名感動的公寓中。

室內的空氣流通了一整個早上,所以現在非常的清爽,李展平回到公寓裡把食物往整理好的床上一扔,便從行李翻出了一套乾淨的衣服走進浴室。勞累了一整個早上,冷水淋在身上既暢快又舒服,如果這間小公寓的浴室裡有浴缸就好了……

嗯,但是他有差點在浴室裡泡爛的前科,估計父母大概只會撥買冷氣和小冰箱的錢給他吧?李展平一邊搓著頭髮一邊想。

午間新聞播著在他忙碌的整個早上又發生了哪些社會事件或近期有哪些活動一類的報導,李展平稱著頭望著螢幕,早上用太多體力了讓他現在感覺非常的睏,沒一會,李展平就倒在地上睡死了。

暗色的窗簾緩緩地自動拉上,窗戶也一併關上後將鎖往上扣,電視機上的人還是聒噪著,在這片莫名安靜的陰影中,顯得突兀。

有什麼慢慢的聚集起來,一股有著令人感到些許沉重的壓力緩緩的移動到李展平身邊,然後爬到他的身上。

白色的T恤被向上推,睡的很熟的李展平一點也沒有感覺有雙無形的手正將他身上的衣服除去,即使連褲子也被退下,全身赤裸的暴露在那股不明氣息之下,也還是如此,甚至還微微的打呼著。

濕潤的舌從凹陷的肚臍著手,沿著腹肌向上,在每塊微微凸起並隨著呼吸而上下起伏著的肌肉又舔又吸。

低溫的雙手毫無節制的撫觸李展平身上的每吋肌膚,最後逗留在不可告人的私密部位,手指靈巧的玩弄男人最脆弱的部位,讓李展平微張的嘴唇模糊的發出舒服的輕吟。

指尖按壓挺立的乳頭,或許惡作劇涵義更多的又用了一些力道捏住拉起,並用手指來回摩擦。貪婪的想索取更多什麼,看不清身影的黑色影子抬起了李展平的一條腿,這使得李展平的私處被黑影一覽無遺,而因此感到一些騷動的黑影用舌頭從硬了一半的男根尖端極其仔細的向下,將柱身及囊袋上的縐褶一一舔舐過。

無意識的微微喘息,李展平並不曉得鄭在做這些的病不是他夢中身材火辣的大美女,而是一個不知道是什麼的存在。

舌尖在那偶爾抽動著的小皺折上打轉,在感覺放鬆了一些後,舌尖稍微使力的伸了進去。

「……渾蛋你在幹嘛!?」




『歡迎回家  布丁』

當李展平打開公寓那扇就算他試著塗過了各種油,依然會發出怪聲的門時,身材高挑的大帥哥捧著他送去進化,前天才拿回來的筆電,開了Word在那上打了這幾個斗大的字,就站在李展平面前給他看。

李展平嘴角用力一抽,接著用腳把門踹上,「你的重點根本就是後者嘛!還特別換了顏色加上底線,有私心也不必做的那麼明顯吧笨蛋!」白了竟然因為注視到他手上大賣場塑膠袋中的布丁而疑似開了粉色小花的「帥哥」一眼,李展平把腳上的布鞋放上鞋櫃,將鑰匙也順便丟在上頭,走到矮桌邊的坐墊坐下。

把他可愛的小筆電放回桌上,明明外表上就像漫畫中冷漠無情的大壞人一樣,還有一頭純黑色的長頭髮及夢幻尖耳朵的大男人,竟然毫無理由的迷戀上了布丁這個東西,完全的對它死心蹋地,每次都要買大的很誇張的那種size才能讓這位明顯不是人類的帥哥滿足。

『妖怪被統家的雞蛋布丁馴服』,這是不管怎麼想都令人覺得莫名無言的字串,就連小智收服神奇寶貝也是要經過一段艱辛過程(或是該說神奇寶貝球也要經過一段艱辛的奮鬥),而李展平這個在電視跟小說上看過道士(偽)卻根本不了解道士那些比手畫腳還有鬼畫符到底是怎樣的普通人,只用了一個雞蛋布丁就收服了佔據在這個房間,似乎危險性滿大的妖怪。

那天明明他已經醒過來,該妖物還是毫不知羞恥的硬上之後,他身心俱疲的向其他住戶打聽了關於那間便宜見鬼的屋子後,才知道那間屋子不曉得怎麼搞的,住進去的人都會莫名的開始帶衰,有些住戶還因此出車禍掛掉……

李展平想起當天他驚心膽顫的再度回到公寓時看見的衝擊性畫面,那團黑黑的無恥妖怪竟然捧著他在便利超商買的其中一樣甜食────統家布丁────在那裡摸來摸去,似乎不知道怎麼把它打開。

朝天花板翻了白眼,李展平把塑膠袋中的布丁組拿出來,三坨有碗公這麼大的布丁要單手拿起來真是十分的吃力,感覺就像在舉重一樣了。

為了布丁於是讓李展平很平靜的住在這裡的變態妖怪此時露出一副餓了兩個禮拜有的表情,跪坐在李展平身邊,閃過著奇怪光芒的雙眼很認真的盯著李展平把一盒布丁取出並撕開上頭那層封膜的動作。

「嘴巴閉起來,口水都快滴下來了你這傢伙有沒有衛生啊!」雖然跟妖怪講什麼衛生的自己感覺也很蠢。

李展平走去廚房把其他布丁冰起來,拿了鐵湯匙後又走回客廳在原位坐下。

『餵我』當李展平坐下後看見的就是電腦上的這兩個字,他左臉抽了一下,沒好氣的說:「你自己有手幹嘛要我餵。」

妖怪伸出「手」,但是李展平並有看到該是「手」的形狀,那是最初見到變態妖怪的時候他的狀態,黑色的濃霧,有點像手又不太像的形狀。

李展平的臉一瞬間黑掉,「你這傢伙……剛才就這樣拿著我的筆電,啊嗯?」伸出手揪住妖怪尖長的耳朵,李展平露出了比妖怪還要更加兇猛的可怕表情,他捏妖怪耳朵的力道連妖怪都忍不住要哀號。

安置好嬌貴的筆電,李展平完全不害怕的捲起袖子痛扁差點害她最寶貴的電腦受傷的笨蛋妖怪!

「手還沒實體化就敢給我拿電腦!電腦的命比你貴好幾百倍要是你摔下要怎麼賠我啊!不要以為你是妖怪,實體化又是個帥哥我就不敢扁你!男人也是狠心狠手辣的告訴你!」半爆走的一邊出拳一邊碎碎念般的怒罵,李展平似乎沒有考慮所謂的手下留情。

妖怪有點驚慌加害怕的躲過李展平的攻擊,突然整個變成了一團黑霧,李展平因位下方的物體突然消失,而感到一陣不平衡,差點就往前撲倒,不過一下子就被從後抱住,然後往後拉,癱坐在原地。

「……喂。」李展平拍了一下環在腰上的手臂,「別跟變態一樣的有機會就亂吃豆腐。」斜眼瞪了很無辜地盯著自己看的妖怪,那表情好像在說把手伸進李展平褲子裡大膽的撫摸裡頭臀部與大腿根部的色狼不是他一樣。

乖乖的從李展平褲子裡撤手,但妖怪還是湊到李展平的唇邊吻上,情色的伸出舌頭纏繞、攪動李展平微微伸出的舌。

李展平入住不久後發現,妖怪似乎只要跟他有過親密關係,好像就能漸漸的實體化,李展平在想,或許妖怪是從他身上吸取了什麼東西吧,只是到目前為止李展平還沒覺得有運氣不佳或身體虛弱等等卻說被妖怪附身時會有的症狀。

大概是直到五歲時都還沒看見鬼的關係,李展平對此還滿冷靜的,雖然被個妖怪「那個」實在有點難接受,不過這也算某方面上的達成一種協議。

很鹹濕的舌吻完畢後,李展平很不情願的拿鐵湯匙開挖布丁,妖怪一臉幸福的一口接一口,不曉得是因為吃到布丁還是蹭在李展平身邊他沒把他踹走?又或者兩者皆有?

有些腦袋構造很怪的人好像滿想又這種寵物養的樣子,李展平看著電視想。

「誰要啊我跟他換……」李展平喃喃自語的碎碎唸到。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