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子!」

鐵拳直接砸中了我的腦袋,被砸了兩年左右,讓我都懷疑自己的腦殼是不是產生了什麼化學或物理變化,質地更加的堅硬一點點。

捂著整個發昏還短暫跳電的腦袋,我看向了每次砸我腦袋都像在洩恨一樣的學長, 整個很無辜。

學長!我才剛被烏骨雞恐嚇…不是、委託去把彩色雞跟雷多湊合耶,你怎麼忍心這樣虐待你的學弟?而且還是心靈上和身理上兜售了傷的可憐學弟…噗喔!

又被揍了一拳,把我打躺在床上的學長坐到我的床上,翹起腿,冷眼看著扭動中的我,「你想再去提爾那裡嗎?」

「不用了謝謝!」我立刻從床上爬起來坐正嚴肅又快速的拒絕,但學長還是嫌不夠似的又狠狠瞪了我一眼。踢掉拖鞋我盤著腿挪到學長的旁邊,「學長這次是真的啦,我也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

「你真的把我當萬能嗎?」沒什麼殺氣的瞥了我一眼,學長淡淡的說:「而且你比較有處理這種事情的經驗吧,問我就算我想幫忙也沒有用。」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

「我也沒有什麼經驗啊…湊合人家這種事每次都只是巧合而已。」搔搔臉頰,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耶,很多人是因為跟我認識了之後再互相認識湊一對,不過更多的是在還沒認識我之前就已經湊一對,只是好像發生了什麼事情,剛好因為我的出現還有莫名奇妙的介入合好或是更好這樣,我全是無心的啊!

難道我是天生注定要當紅娘幫人家牽線的那種?所以以後畢業沒頭路我不是去當道士騙錢而是去當婚姻仲介所幫人家配鍋蓋組嗎!?

震驚!連我自己都不相信深為妖師的我宿命竟然是去幫人家介紹對象而不是毀滅世界……噗喔!

我摀著臉趴在床上抽搐,好痛!竟然直接從正面,我長的已經夠普通了拜託學長你別再給我毀容了!

「你又開始對毀滅世界很心動了是嗎褚?」

「不不不不不不不…學長冷靜!要冷靜!」我又立刻顧不得疼痛地爬起身阻止在活動指關節的學長,「我發誓我不會再亂想了老大!」

學長用紅眼睛瞪著我,視線不冷不熱卻讓人如坐針氈,心裡七上八下的,在學長的注視下我連晃一下都不敢,好可怕……

瞪著我看了大該有一分鐘多,學長轉開了視線,「你可以去跟雷多談談,如果是西瑞的話一定什麼也不會說。」

啊?…

愣了一下,我才反應過來這是學長在給我意見!喔,說的也是,應該去跟雷多談談才對!

「學長!」朝學長飛撲過去,我順利的將他完全抱進懷裡。學長的反應也很快,不過在被他長期的「訓練」下,我的反應力也不慢!

「謝謝你。」很快的在學長的臉頰上親一口,我跳下了床衝出臥室門口,「晚上讓我請你吃飯喔!七點,要等我!」

「……傻瓜。」




在用了雅多給我,專門連結水妖精聖地的傳送陣後,我很快的來到了聖地,這裡我已經不曉得在這兩年中進出了多少次,每次看那棟很莊嚴肅穆的建築,總會讓我想起曾經炸過這裡的樹林之類的回憶……我對這些行為感到很抱歉…不對!根本就不是我幹的我幹麻要道歉!

「漾漾。」聞聲我回過頭,看見伊多站在神殿前朝我揮手,大概是因為察覺了我的氣息吧?

小跑步到了伊多身邊,我露出微笑,「抱歉突然來打擾。」

「沒關係,把這裡當自己家一樣就好。」伊多伸手摸了摸我的頭,「這裡隨時都歡迎你喔。」

「嗯、謝謝…」伊多人太好了,不管是什麼平凡,或是根本算不上稱讚、感謝的話語,都會讓人覺得有點不好意思,「請問雷多在嗎?」並沒有忘記來的目的,我向伊多問道。

提到雷多後,伊多的表情變的有點微妙,想了一會,伊多拍了拍我,「他在整理房間裡的東西…老實說雷多最近怪怪的,可是也都不告訴我原因,就算……也還是不肯說。」

等等!等一下!你的「……」是怎麼回事可以說明一下嗎?

「呃,我也不太清楚耶…」抽搐般的扯開嘴角,看著伊多那張好大哥的臉,我實在很難以想像他動起武來是怎麼回事,難不成他們還有「家法」在嗎?搞不好還跪算盤之類?…不對,妖精沒有算盤吧。

路上跟伊多聊了很多最近學校發生的種種事情,在講的時候我也多少發現了,似乎目前帶衰的都是我身邊的其他人?糟糕!萬一我的帶衰現在會傳染怎麼辦?這樣我是不是該去向學校修改一下種族,真的把衰人族填下去?……

除了聊天,我的腦袋也盡情的腦殘,似乎沒有學長的鐵拳或鞋底就不停下來的樣子,這種思考已經變成了習慣,要更改很難。

伊多送我到了雷多的房門前就離開了,稍微想了一會我便敲了兩下門,「雷多?」

等了一下子,不過還是沒有反應,我就自己開門進去。明亮的室內,我看見雷多坐在一張黎陽台很近的椅子上輩對著門口,似乎拿著什麼東西在看。

這房間乾淨整齊的根本就不需要整哩,我懷疑雷多所謂的整理房間到底是要整理什麼?塞滿了床底的JUMP嗎?

他就像恍神一樣,就連我走到他後方了也還是沒有感覺似的,我好奇的探頭看雷多正在看的東西,那是一本相本,裡面都是大家嬉鬧的照片,有大型活動也有我們自己私底下約人卻冒出一堆詭異人物的小活動,而且不曉得這是哪個壞心眼拍的,專挑別人正要大打出手或是已經沒形象的打起來又或者被陷害出醜的畫面拍,正常的照片真的沒幾張。

「…我說雷多,你只要看照片就滿足了嗎?」

像被我的聲音嚇了一跳,雷多整個人愣住,「呃、漾漾?你什麼時候……」

「我敲門敲很久了。」其實也沒多久,大概十五秒。

「抱歉。」無奈的扯動了下嘴角,雷多放棄似的放任嘴角跟雅多一樣往下垂,「對不起漾漾,我現在覺得很亂。」

我隨便拉了一張椅子坐下,「我知道…大概知道。」

氣氛壓抑,現在這種狀況我似乎說什麼都不是,安慰或是詢問感覺都代表了不同的意義,可是為了達到目的,我還是沒什麼頭緒的勉強開口,「都這麼久了你現在打算放棄嗎?」

「就是因為這麼久了不得不死心啊…」

「可是放不開是嗎?」

「漾漾你知道吧,我很愛他,就算要我等一輩子也沒有問題,可是西瑞他…我不懂。」

「說實話西瑞完全不是能讓人搞得懂的類型。」我永遠都不曉得那隻雞的腦袋裡裝了什麼,八點檔或布袋戲?

「……我不是說那方面的不懂。」雷多咳了一聲,「嗯…該做的什麼都那個過了,可是西瑞卻渾然沒有自覺的樣子,我搞不懂他。」

什麼「該做的什麼都那個過了」?還有你是不是加重了「那個」兩個字?你指的是我很想對學長做卻因為我自己太過介意目前身高的一公分之差一直沒有辦法撲下去的「那個」嗎?是嗎!?

「而且我好不容易跟他告白了,竟然、竟然被拒絕!我還以為我們兩個已經是戀人了!」雷多握著拳頭悲憤的說,看著他這副悲慘樣我忍不住拍拍他的肩膀。

沒錯啊,我們也把你們當成一對了,誰叫你們兩個整天在那裡打情罵俏的?

好不容易營造的言情劇氣氛一下子沒了,我只好略為無奈的說:「雷多你要知道西瑞他家是幹暗殺的,根據很多小說的設定,暗殺家族最忌諱的就是小孩跟人談戀愛。」

「現在自由戀愛才是王道!」雷多流著血淚握拳吶喊。

「王你個大頭鬼!」抄起一本相簿我直接往雷多的腦袋甩過去,打的他腦袋噴出一道小血柱……雅多我在心裡給你跪。又多K了雷多兩下,我邊打邊喊:「哪個殺手家族會跟你什麼自由戀愛啊!?」

阿母說除了殺人放火,小孩子做錯什麼只要道歉都是可以原諒的。

「總之不可以放棄就對了啦,西瑞又沒有不喜歡你。」很受不了的坐回椅子上,我有點煩的抓著頭。

詫異的抬頭,雷多發出簡單的疑問音節:「咦?」

「要是他對你沒感覺的話為什麼還要為了在聖誕節送你什麼禮物煩惱個半死?你的左手腕上的手鏈就是西瑞買材料包自己做的。」對於看起來像大老粗的五色雞能在三天內趕出那樣一條成品就足夠讓人敬佩,這個雷多我看他也多少有點遲鈍吧?五色雞根本就已經對他很那個了,他卻覺淂人家對他沒感覺,白痴嗄嗄嗄嗄嗄嗄!!!!!

「真的嗎!」雷多的士氣很快就被激勵起來,剛才那副被老婆甩了的廢柴樣已經不見半點蹤影……振作的太快有時候也不大好…大概。

「真的,所以你現在不努力的話以後就再見不用聯絡了!」

這應該是在幫助人…對吧?學長。




後言:
第二部出版倒數第三天~
快吧!快吧!我需要打漾冰的梗啊!!
總不能打什麼"親熱暴力"吧?XDDDDDDD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彤
  • 請問什麼時候出(下)ㄚ?
  • 這好像是......有點久遠的坑((欸

    絳夜 於 2013/07/25 21:3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