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大爺…不可能喜歡你。」不知道為什麼,你感到要把這句話吐出來比什麼都困難,每個字都像卡在喉嚨裡一樣,而你卻強硬的把它們擠出來。

站在你面前的他則愣住,短暫的沉默幾乎壓的人喘不過氣。

他微張口,卻又不曉得怎麼開頭的闔上嘴,從沒向誰低過頭的你此時只垂著頭,死盯著地板,你下意識的不敢面對此時他的表情。

他向你跨了一步,雙臂把你抱進懷裡,陌生的情緒參雜在他的話語中,他輕輕的說:「我等你。」




「漾~快點!讓我們一起去星象學的教室熱血吧!」

好丟臉…我在已鎖上的房門口無力的捂著臉,這到底是第幾次了呢?自從認識五色雞頭以來,我到底為了他而感到丟臉幾次了呢?

最近我幾乎都是跟五色雞一起去上課,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千冬歲那個見兄忘友的傢伙可以先忽略,萊恩…萊恩的遭遇就滿給他慘了,自從丹恩來了以後,那就成了萊恩的惡夢,不過有一點我真的滿佩服他的,在這種狀況下,還可以交女朋友,但是我真的不曉得該怎麼說他,雖然早就有預感了,可是還真的跟莉莉亞公開交往嗄嗄嗄嗄!!!!

之前他哥休狄差點就來殺人啦!還好我跟阿利學長的關係很不錯,才勉強的把他擋下來。

那他們去公正的時候我們這些親友團是不是還需要順便幫忙阻止那群要破壞婚禮的人啊?丹恩是不會認大嫂這點大家可是都很清楚的喔!休狄也不可能會認那種隨時都會搞消失的妹婿吧?…嗯,不過有阿利「護駕」的話應該就能輕鬆解決,那個火爆的妖精王子其實意外的好搞定啊。

…咳,喵喵的話,最近他在忙很多事情,有句話叫女大十八變,用在喵喵身上真是在正確不過,她好像幫她家的親戚拍了某種農產品的廣告,之後就冒出一堆公司想要請他也幫他們的產品代言,因此喵喵最近到處跑忙著拍廣告,偶爾打開黑館的電視看一下這個世界的新聞,就能看見喵喵帶著可愛的微笑,綁著也很可愛的雙辮子,用她的萬噸鐵拳海扁著滿口尖銳牙齒、連葉片都可以稱的上削鐵如泥的可怕蔬果。

我馬上就把電視關掉!

這實在太可怕了!我絕對不會買這裡的農產品回去給老媽的,萬一被當作外星人侵入地球還是哪個生化實驗室出問題怎麼辦?一定會上頭條的!

每個人都很忙,所以我這個可憐的妖師,也只好乖乖的被那隻每天都精神過頭的五彩雞拖走,而如果是選修的課,往往都是我一個人自己去上課,反正都已經是高三的老鳥了,也不會有什麼迷路不迷路的問題,想幹掉妖師的熱潮也退的他不多了,就算有那種閒人,對目前的我來說也不夠成太大威脅,一句話就搞定!而且阿,到了高三我才知道,真的,看著新進學校的學弟妹被學校裡的東西追的到處跑或壓成肉餅切成肉塊什麼的,到處尖叫著,心中會有種老人家感嘆時間流逝快速「年輕真好」的想法。

「我說西瑞…你以後打手機就好了啦……」因為是五色雞,不是可愛的喵喵,我很怕奴勒麗還誰,從上面直接就砸個巨石還是潑盆王水下來。

西瑞的腋下夾著課本,這還是我第一次看他上課有帶上課用具!

我還以為你上星象學只是為了裡面的隕石以及不明掉落物。

啊,我差點忘了,他以後是要去當江湖術士騙錢嘛,啊哈哈哈……

五色雞頭嘖了一聲,「你那隻瑕疵品手機一定不會響啦!」

我乾笑,除了乾笑我還能怎樣?告訴他學長給我的那支手機是具備了自我思考智慧的手機,會自動幫我過濾掉可能會造成我生命危險的電話嗎?

今天時間還滿早的,所以我們可以用散步的方式慢慢的走道星象學的特殊教室去。

感覺太過無聊,又為了不讓五色雞頭開始學布袋戲加八點檔,我只好強挖出腦袋裡的回憶,開個話題引開他的注意力,「那個啊西瑞…今天下課我要去雅多他們那邊喔,要不要一起去?」

西瑞在我說完話後,又走了三步,像後來才反應過來般的停下腳步,並沉默下來。

怎麼了?怎麼回事?這種突然嚴肅起來的氣氛?……

就在我想問什麼的時候,西瑞抬起頭,手臂一把搭上我的肩膀,「才不要咧!我才不要看到那個愛笑白痴!每次都在那裡西瑞西瑞的教本大爺,煩死了!」

「啊、喔…」五色雞頭的反應是不是有點怪怪的?

斟酌了一下,我還是開口問:「你跟雷多怎樣了嗎?」

「沒怎樣啊,阿哈哈哈哈……」五色雞頭發出超級僵硬的笑聲,手臂一直用力,快把我勒到斷氣!

快放手啊!在勒下去我就要去蓬毛土著的屍坑報到了!!




最後我還是不小心被五色雞頭過失勒死,天曉得那個時候他在想什麼?之前他暴力雖暴力,可是還是會注意一下會不會把我不小心弄到翹辮子,我真的慶幸了,還好這裡是學校,有復活機制。

當我頭稍微有點暈眩的醒來,我很理所當然的看到了雪白的天花板,還有一身烏黑的校醫……一身烏黑?

看清楚到底是誰坐在我床邊的椅子時,我差點尖叫著又昏死過去,是烏骨雞…不對!是九瀾!竟然有個會偷挖人內臟的變態坐在我床邊啊!我的身體應該還健全吧?

「褚小朋友午安。」九瀾完全無視了緊張到一個極限的我,很自然的打了招呼,拿出一顆全黑的蘋果,用疑似是手術刀的利器開始削皮。為什麼果肉是紫色的啊?那真的是蘋果嗎!?

「呃、午安。」有點僵硬的坐正,接著很僵硬的接過九瀾用牙籤,還是有骷髏頭造型的牙籤插著的紫色蘋果兔,很五味雜沉的凝視了一會後咬下去。

九瀾就在我把那隻瞬間雕出來的兔子咬下去,動作就定格在那不敢咀嚼時開口,「嗯…該怎麼說呢?…沒想到西瑞那隻會不小心把你勒死。」

我也沒想到,所以你完全不用介意。

發現味道除了有些微妙,不過並沒有奇怪的附加效果後,我安心的吃起九瀾直接擺在我腿上盤子裡的紫色兔子,並等待九瀾把畫繼續說下去。

「簡單來說,西瑞小弟最近好像有了我們家族所忌諱的羈絆…你懂我的意思嗎?」九瀾的簡單來說有點拐彎抹角,但是很容易就能猜到他想說的是什麼,而我也完全不意外。

「是指雷多是嗎?」搔著頭,我問。

「沒錯。」露出依然很陰森的微笑,九瀾向後往椅背一靠,「要幹掉他們可能會有點麻煩,不過對羅耶伊亞家族來說那點麻煩可是完全不算阻礙的喔,我的話是無所謂,但是大哥和老爸那裏就難處理了。」

「有、有必要做到這樣嗎?」吞了吞口水,我還真沒想到會這麼嚴重。

「不是說過這是殺手家族忌諱的事情了嗎?那就代表是禁忌……可是看西瑞小弟每天都那副要死不活的樣子實在很麻煩啊。」

他哪裡要死不活來著?

「……所以呢?」我有種很不好的感覺。

九瀾站起身,又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可怕笑容,「麻煩你去把他們兩隻湊合,我會把家裡搞定的。」

不是吧!又要我去湊合人家?

我都說了我不是紅娘啊你們這些混蛋!!




後言:
好久沒有打文啦=ˇ="
不好意思,只要一放假就整個不想做事Orz
總而言之,特傳第二部的雷西愛就快要爆發拉~
所以為了應景(?),也該來宣傳一下久違的雷西了ˇˇ
雖然今年的紅包少了一堆囧"
不過該花的還是會爽快的砸下去的啦~~~~~~~~~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ak.
  • 好有愛啊啊啊、虐虐的毫毫看哪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