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衰運過人以外,我一直都是個不起眼的無名氏、路人甲,跟他站在一起就像星球的碎屑與一整顆太陽一樣,有著旁人看了都生氣的強烈對比。他總是知道我在想什麼,他說「因為我是黑袍」,所以什麼都知道,包括我連想都還沒想到的…但是啊,他真的知道嗎?懂我在一堆同樣崇拜他的人之中,顯得微不足道的情感嗎?

當你直是著我的雙眼時,你真的什麼都看見了嗎?───────學長。




這個聖誕節我領到的第一份禮物,是來自我那酷的不得了的姊姊,褚冥玥。她送了我一大盒的東西,當我打開時,中華一番那種衝天的金光直接從盒子裡噴射出來,沒差點閃瞎我的眼睛,當然,裡面不可能是放黃金,我打賭我姊的總資產數量已經到了根本就沒那個必要買黃金保值防患未然。

那是一套純手工的西裝,繡線還是純金、釦子也鍍上了銀,包括了皮鞋、手套、大小配件等,幾乎都掛上了「純手工」、「材質昂貴純正」的無形標籤,重點是,除了飾品以外,其他的東西幾乎全部都是樑身訂做的!

我姊那個鬼,怎麼知道我全身該標上數子的部位是多少號啊!?

收到我震驚眼神的冥玥,一邊把一枚造型特殊的護符丟給我,一邊很冷又很淡的說:「因為我是你姊。」

「……」每個人都是這麼回答的,我內心OS了一下,便低頭打量起掌心中那造型實在說不出是哪國風,更別說看出是哪兒的神仙的護符,看了一會,我用手指捏起了可供掛在被包上的細繩,「這是啥?…」

這護符看的真讓我三條線。

冥玥沒什麼大不了的聳了下肩,直接在我書桌前椅子上坐下,「然跟辛西亞送給你的聖誕禮物,要心懷感激。」

我知道是要心懷感激啦,但是這個外型……

「至少告訴我這是什麼神和保些什麼的吧?」拿到一個外型很怪的護符就算了,我以前還有個長眼珠的,但是拿到一個護符,你完全不曉得他的公用何在,不是很扯嗎?這樣就不能遇到什麼事情就拿出來搓一下了。

冥玥抱胸,「保平安的,神的話…你自己去問然,精靈跟妖師一族的神混在一起,我也不曉得會怎麼樣。」

靠!

該不會是有讓我衰運加成的神奇功用?…

冥玥模糊的回答,讓我忍不住懷疑,其實這個據說是有保安作用的東西其實是有咒人死功能的凶器,而且還有了一種想把他塞在房間角落的衝動…等等!命學的老師說過,房間的角落是很重要的地方,不能隨便放東西,要不然會加倍的倒楣!

不行,一定要拿去給安因鑑定過確定無害!

「我知道你感動的五體頭地難以言語,不過你姊我還有事,先祝你聖誕快樂。」冥玥拍了一下看著掌心裡的平安符整個臉幾乎被黑線掩蓋了的我的頭。

「……」

妳真的是我姊嗎?我的懷疑還有驚恐妳是裝傻還是根本就跟我電波接收不良嗄!?

還真的就無視了我的人權的阿姊在像拍小狗一樣的拍完我的頭後,踩著她的新高跟,喀搭喀搭的走開幾步,腳下便出現移送陣,從我的房間裡頭離開。

……算了,反正冥玥一直都是這樣。




雖然怪彆扭的,但是聖誕夜當天晚上的舞會,我還是穿上了冥玥送給我的禮服,當然,還是請了尼羅幫忙才搞定一切(如果去除站在那裡眼神一直有點怪怪的伯爵,我想我一定會打上滿分),尼羅在我的心中已經趨近於萬能了,雖然說管家本來就該萬能。這套衣服再看尼羅幫我弄得時候,我馬上就有種鬆了口氣「好李家在」的感覺,要是我自己弄得話,很有可能搞到舞會結束都還沒完,而還有更大的可能性是被我不小心弄到報廢。

如果報廢,我一定會被我阿姊種在家門口!

著裝完畢以後,免不了又被蘭德爾稍微的調侃一下,我抱著感激的心情把那位伯爵給溫和的轟出去…應該說,是尼羅轟的才對,用不太贊同的眼神還有微微的皺眉看了自家主人一眼。

真是好擊倒的黑袍。

當我走下樓時,喵喵正好要把我從樓下喊下來,庚、莉莉亞,還有最近以來難得出現的萊恩也都聚在大門口等我。

「啊,萊恩你不必陪你弟……」當我提到丹恩的時候,萊恩明顯的變的透明了不少,我只好咳了兩聲,想轉移話題。

「你這個鄉民!竟然讓本小姐等這麼久,真是失禮!」莉莉亞首先朝我開砲。

拜託…我根本就沒讓你們等到吧?喵喵連喊都沒喊我就自己出現了耶,你還有什麼不滿啊?

「漾漾今天很帥喔!」喵喵拉著我的手臂,微笑道。

庚學姊點點頭,「而且漾漾也長高了不少呢,穿西裝看起來很體面。」

「哈哈哈……」除了抓著頭傻笑我還能說什麼來表達我此時心中的感動呢?

喵喵和庚學姊是好人!!

前往會場和在會場裡發生的一連串事件讓我忘了五色雞的存在,千冬歲這正港的戀兄控也當然沒有出現,據說是在醫療班策劃不明詭計讓位在醫療班的他哥也可以過聖誕節……似乎這個聖誕節大家都有什麼企圖的樣子?像蘭德爾、休狄那兩個近期行為舉止都趨向怪叔叔的黑袍,老實說的話,我真想吐嘈蘭德爾一句。

吸血鬼過什麼聖誕節阿混帳!?

這世界是怎麼了?我認識的人完全沒有一個符合自己種族特徵!

「漾漾小帥哥~」一股重量突然壓到我肩上,然後有什麼軟軟的東西貼在我的後腦上,還有個尖尖的物體戳我的臉頰,「要不要跟姊姊一起度過一個難忘的聖誕節呀?」

「喝!」莉莉亞驚呼一聲,滿臉黑線的退開數步。

她的反應之快是連身為當事人的我都還沒來得及做出吐嘈的神速。

「不用了謝謝。」在旁人眼裡我幾乎是跟莉莉亞同時做出的立刻反應,臉上也掛了一堆黑線,我很快的拒絕了同樣也是怪怪黑袍之一的奴勒麗。

我用眼神向喵喵求救,被一個惡魔架住感覺真的超級可怕!…等等!不要撇開臉啊!

「漾漾還未滿十八,不可以欺負他。」戴洛也很突然的閃了出來,一臉無奈的幫我解圍。

也就是說滿了十八就隨便奴勒麗把我拖去OOXX都無所謂嘍?…

「啊啊~其實差一歲也沒關係的,真是可惜,難得聖誕節耶。」奴勒麗捲著自己的尾巴把我隨手亂丟。

我是垃圾嗎?我是嗎!

而且魔族跟人家過什麼聖誕節啊!

我腦袋裡剛吐嘈完,奴勒麗就很可疑的轉了下眼珠,然後勾起詭異的笑容,接著很快的移動到戴洛身邊勾住他的手臂,戴洛很明顯的嚇了一大跳,現在換他頭上充滿了黑線。

「那麼這位小兄弟,你總該成‧年‧了吧?」

「呃!」明顯想落跑的戴洛被奴勒麗微笑著拖走,而這此,沒有任何人來充當英雄解圍。

當阿利學長在之後來到會場時,疑惑的向我們詢問他哥人呢?我們除了汗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才好了。




這次的聖誕節舞會基本上還滿正常的,喵喵所說的獵殺聖誕老人遊戲就沒出現……不過倒是有聖誕老人抓人這詭異的遊戲。

被抓走的人似乎到現在都還沒看到,我剛才看到一隻手想要動庚學姊,不過被她的高跟鞋給跺出一個洞後就縮回去了。

陪著喵喵玩完聖誕術語填字遊戲等等,又加跳了好幾支舞之後,我終於可以出會場溜達。

學校裡飄著小雪,但氣溫並不是非常的冷,還是可以在校園裡悠哉的淋著雪散佈的溫度。

看看時間,其實也已經滿晚了,大約再過十左右,聖誕節就結束了。

噯,我是不是有點不知足啊?明明是大家都開心的日子,我到底在悶個什麼勁?

真的…超該死。

不知不覺我已經走到了學校中間那顆超巨大的聖誕樹附近,並在不注意的時候又走到了據說死了很多人的樹下。

一股煩悶的感覺到這個時候才覺得鮮明異常。

雪……實在太白了,白的好像───────

冰冷的觸感猛地貼上我的臉頰,我很快的轉頭,看見的是一片白…一片熟悉的銀白色。

「怎麼還是一副蠢樣阿你。」微皺起好看的眉,明明聲音好聽到要命卻每次都在這種時候用來讓人覺得某部份冷掉…

近乎是身體的反射動作一般,我向前邁了一步用力的抱住學長,連為什麼學長會出現在這裡、為什麼有實體這些問題都被我拋到腦後。

真是遜斃了我,在這種時候卻一點話也說不出口,明明很想念他,明明有很多只想跟學長說的話都一直一直的堆在心裡。

「…我、一直在等學長……嘖、像個笨蛋一樣……」

略冰的體溫有點猶豫的攀上我的背,那是學長的手吧?

「你本來就是笨蛋。」學長用很篤定的語氣淡淡的道,「為了你的願望而出現在這裡的我或許更傻也不一定。」

我瞪大眼睛,稍微離開學長,「我的願望?…」

伸出手指著聖誕樹上頭,我又愣住了,聖誕樹上的許願水晶全都不見了,變成大小外型都不大相同的鳥,而學長指著的…該不會是指最大的那隻是我的吧?

似乎知道我在想什麼,學長用「你說呢」的眼神瞥了我一眼。

看著不斷有帶著各種不同願望的鳥從聖誕樹飛出,突然間我不曉得該說些什麼,我知道時間不長,這樣浪費實在不是明智的選擇……

「學長,我不知道該跟你說什麼。」握緊了學長冷冷的手,我一直盯著大樹,但是我感覺的到學長的視線注視著我,「所以學長,快點回來吧?我有…很多事想告訴你。」

如果你願意聽的話,我有多到數不清關於我這個路人甲、大衰神的一堆事情想要告訴你。

會被巴頭會被踹怎樣都無所謂。

「好。」

學長淺淺的微笑。




我是個去掉妖師力量繼承者的頭銜就只剩下萬年帶衰能力的路人甲,我也覺得這樣幾乎一無事處的自己站在學長身旁的那個位子一點也不適合。

幾乎是連我自己都有點唾棄自己的膽小跟無力。

學長快點回來吧,我想你看著我變的更強,等我有一天能夠站在你身旁。

然後,我有話想告訴你。




後言:
終於擠出來了!最後一段(死)
雖然還是有點接的給他詭異,但是總算打完了=口=
賀文也拖那麼久,最近某夜真的只有畫畫比較有愛了(望)
大概是銀魂畫太多的關係Orz
特傳快點出第二部吧!我的火焰變小了嗄嗄嗄嗄!!!!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