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的冬天,今年沒像去年有學園的大型競賽,鬼族也很識相的沒來亂,所以還算的上和平…各位也知道,在Atlantis學園裡不能強求宛若遙不可及的理想國度般的和平,要試著滿足於現狀,至少我不再那麼帶衰了,只要這樣我就很滿足了。

學園內因為結界的關係是終年溫暖的天氣,外界在寒流,街上凍死個幾個○○全都跟學校這處扣除一堆更靈異不明的●●和XX還算個桃花源的地方一點干係也沒有,據說學生會有向學校提議說要弄個特別的白色聖誕(基本上我想不管怎麼樣都是血腥聖誕吧?),學校是有錢鬼,這提案很快就順利的過了,我敢用我的飯後甜點跟你們賭,那個老是亂闖我房間並在我的房間喝酒吃洋芋片看棒球一個不爽還會一掌拍爛桌子的扇董事一定是為了又要來玩學生,才如此神速的強制通過這項提案。

於是今年我們的學校,出現了跟電影裡一樣…不,是大小比那更大上幾倍有的聖誕樹!!

聖誕樹的大小很不一樣,當然吊飾的大小…也不太一樣。

那一顆裝飾用的金球,直徑大小就足夠有半個成人那麼長,拐杖糖及一些看起來十分兇殘的可愛小動物據說是伙體的吊飾,也高高的懸掛在高的嚇死人的聖誕樹上……打死我也不要去參觀那刻該死的聖誕樹,我才知道,站在樹底下毛毛蟲吊下來事小,要是那些「放大版」的「肉食性」蟲子還有巨大化吊飾掉下來,才是真正的可怕!

原世界的毛毛蟲可愛多了!!

那棵樹,比較安全又有趣的地方,大概就只有掛許願石上去這點了,許願石五顏六色的散發光芒,聖誕樹就像掛滿了一堆霓虹燈一樣,每個許願石都是一個願望,至於到底願望會不會實現,已經不是重點。

我也掛了,為了還有一段時間才能夠再回到這裡、我的眼前的學長。

有件事情我並沒有跟任何人說,包括我所有的秘密跟丟臉事跡都在她手上的我阿姊。雖然剛開始丹恩老是找我麻煩這點讓我忙了很久,但是對於學長的某些感覺、包括一些或許學長覺得很無謂的歉意及無力的懊悔,從來就不曾因為任何事情淡去,直到最近我才發現,喜歡學長這件事,似乎從一開始就是這樣了,然後在不知不覺間,喜歡學長就變成了像呼吸一樣自然的習慣。

習慣……是很難改變的。

就像夏碎學長習慣性的對千冬歲冷漠一樣吧。




「漾~」當我正準備回原世界去買喵喵主辦的第二屆交換禮物大會(?)所要貢獻的東西時,五色雞的背後魔咒又應驗了,他火速的衝到我的面前,然後抓住我的肩膀,用他正想要幹掉某種危險生物的認真表情瞅著我,「幫幫本大爺。」

「啊?…」這話怎麼在這種時候聽起來特別的可怕?

曾拿到一塊免死金牌的我,腦袋裡閃現了不大妙的預感。

「你現在要去原世界對不對?」

「嗯啊,有什麼…問題嗎?」拜託不要用那麼認真的眼神盯著我看!如果不是不可能,我真的會覺得你下秒要把我直接用獸爪喀嚓掉!

「就……」五色雞頭稍微低頭,罕見的講話LAG了,而且,如果我的眼睛視力依然正常並且沒有抽筋的話,我好像看到他有點臉紅!五色雞頭會臉紅?那個號稱最厚顏無恥的五色雞頭會臉紅!?

其實現再是四月一號還是七月半嗎?老天,不要跟我開這麼驚悚的玩笑嗄嗄!!

猶豫了好大一下,連我都已經震驚完等著他接下去了五色雞頭才道:「───本大爺想買個東西送人。」

喔,這很好了解,可是我還是很想知道你想買個禮物送人幹嘛要臉紅?……啊,該不會是……

五色雞頭很快就發現我驚訝又包含了有些「原來如此」意思的調侃眼神,完全心虛的撇開眼,可是卻微微的點了一下頭證實我的猜測。

「…雖然是個笨蛋,但是他…反正對本大爺很好啦!所有本大爺就想…那個……」

「那我們快點出發吧,時間不早了。」我很快的打斷了五色雞頭繼續那個那個的卡不停,帶著有一點壞心眼的微笑拿出畫有傳送陣的符紙,往地板一扔。

雷多真該感謝我,要不然五色雞頭一定又會送出什麼令人完全冷掉的可怕禮物。

而我這次也絕對絕對不會再告訴五色雞頭「你覺得什麼不錯就可以拿來送人」這種天真的話了!

相信他的審美觀的我真是個笨蛋。

這次回到原世界,並沒有像上次一樣發生差點凍死人的可怕意外,大概是受所謂的地球暖化影響,今年又是個暖冬,穿件薄外套就足夠了,但是五色雞頭那身花襯衫加花色海灘褲的造型多少還是引來了不少路人的側目。

台客如過不醒目那就不是台客了,除非五色雞頭想去當龐克,那也是醒目的一種,啊、好像還滿適合他的呢?

正逢假日又剛好是聖誕節前,街上的過節氣氛還滿重的,各家商店都擺出了跟聖誕節有關的充氣大型聖誕老公公或馴鹿玩偶,展示櫥窗或是店面前的玻璃也都噴滿了聖誕樹或跟聖誕節有關係的祝福語,而且也看的見例如蛋糕店或是一些精品店都推出打折優惠或者聖誕限量商品。

人來人往的人群在各間商店中進進出出,就跟去年一樣,好熱鬧。

「欸、漾~你覺得那個…會喜歡什麼?」五色雞頭四處張望著商店的招牌,抓著我的手臂問。

一邊閃過一隻人面比目魚又閃過一對無視旁人筆直前進的情侶,我說:「雷多的話…送簡單實用的東西會比較好吧?」

其實我是覺得,要送雷多禮物的話,手工的小東西應該還滿得他的心,不過……我偷瞄了眼五色雞,從看到圓的東西在眼前晃來晃去就想打爆他這點來看,五色雞頭的耐性一定不好,要是叫他做手工,我看大概三分鐘,材料大概就已經毀屍滅跡了吧。

不過,我還是決定要去手工用品專賣店逛一逛,因為我必須買喵喵的禮物。或許是手藝已經是大廚師級的,所以喵喵想轉行吧,之前在閒聊的時候喵喵透露了他想要學手工的意思,例如各式的編織一些,我想在專賣店裡賣的手工書應該比較有深度吧?

就為了那個「深度」,我跟一個台客雞走進了幾乎都是女生的手工用品店。

「請問,有沒有賣教作手工的書?」我向櫃檯笑容親切的大姊姊詢問,她指了我的斜後方,「後面那排的最後面,有一整櫃喔,如果你看的懂的話,也有原文的雜誌和教學書。」

「漾~你對這種無聊得可以殺死人一萬次的小東西有興趣喔?」五色雞用他的雞爪搭在我的肩膀上,很鄙視一樣的說。

…看吧看吧,要送雷多五色雞製造的手環還圍巾啥的根本就不可能。

我把他的雞爪扒開,有點無言的說:「我是要買送別人的禮物啦。」

「西瑞你先逛一下,我去找本書。」語言不是問題,重點是內容夠不夠充實!

「噢。」五色雞頭沒趣似的雙手插口袋,往另一邊晃走。

在心裡為雷多嘆了一口氣,我也往剛才櫃檯姊姊告訴我的地方走去。

店內播放著輕柔的英文歌,配上店內淡色系又有點復古的設計,感覺十分的舒服,琳瑯滿目的各式毛線與珠珠、細線、製作道具擺滿了整間不算大的店,豐富卻不讓人覺得雜亂擁擠,這間店還不錯,等下就順便拿個名片,喵喵以後應該會成常客吧。

之前我就已經想好了,喵喵要送手工書、千冬歲送新的眼鏡給他(反正沒度數嘛!)、萊恩送日是陶製茶杯(之前吃飯的時候飯糰長腳落跑的時候把杯子撞倒,滾下桌子摔破了,看他很在意的樣子)、五色雞送霹靂布袋戲影集、阿斯利安學長送根據他自己說的「很炫、很酷、很顯眼有型」的皮帶、戴洛送「讓人吃飯覺得很愉快」的湯匙(他自己說的,不是我小氣啊!)、尼羅送黑執事目前出的全集……

自從進了學校就讀,我發現我的金錢觀似乎也跟著我身邊的人不正常起來了,出手越來越海派,哈哈……

把所有要送的禮物整個加起來也有快萬字頭了吧!

但是這些錢對我的戶頭來說竟然還只是冰山一角,我實在不曉得該怎麼說明我現在的感覺。

我這個學生竟然比我爸還有錢啊……

一邊挑著書,我一邊想著許多無關緊要的事情,如果學長就在我旁邊的話,一定會用力的巴我的腦袋,叫我不要腦殘,吵死人了之類…這麼想著,我不自覺的伸手摸了摸後腦,其實那種感覺,現在想來還滿懷念的,因為…學長還在啊。

去年的這個時候發生了好多事情,大賽之後的後續問題,只所以沒讓我感覺到,是因為有大部分都被學長處理掉了吧,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有點兇又冷漠,但是學長他…真的代替我做了很多。

其實很多事都應該是我必須承擔的,但是學長就是那樣……所以我想變強,想要比現在還強,直到我能夠有足夠的力量還有勇氣站在學長身旁,保護他。

不想再看到他受傷。

我如此希望。

「漾!!」

靠!

耳朵除了差點被震破外,被不還遭到重擊,我沒差點吐個幾坨內臟出來宣洩一下!

哪個王八蛋啊!?

「…怎樣了嗎?…西瑞。」我努力控制著我的臉不要抽的太嚴重。

「本大爺先回去了!」在我還在那裡駝著背,邊想著內臟有沒有受傷的問他時,那隻五彩雞已經跑到門口了!

五色雞頭也不等我有所回應,他老大就像趕火車一樣的跑走了,搞什麼鬼!?

直到我抱著莫名奇妙的心情挑好了要給喵喵的書,到櫃檯去結帳時,我的疑惑才豁然開朗。

櫃檯小姐是這麼跟我說的,她說:「你朋友剛才看到了祈願手環的DIY包就買了希望愛情長存的喔。」

當時我只有一個想法。

沒想到五色雞也有這麼細心的一面啊?真是人不可貌相。




後言:
好久沒打特傳了~
這次算是難得的稍長篇?XD
為了慶祝第二部在二月即將閃亮出版,我也要開始磨刀了,哇哈哈哈───────
漾仔,你敢不給我變攻我就剁了你!!(握拳)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優帕爾
  • 嗯!好久沒來了!
    沒想到西瑞可以那麼可愛~好喜歡!
    漾加油吧!期待漾冰閃死我!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