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戀"番外




潔白的鋼琴被擺在整間咖啡店內最顯眼的位置,陽光照在上頭,琴身還反射出了柔和的美麗光芒,令經過的人都忍不住看上一眼,而此時,正有個臉幾乎被棕紅色的頭髮蓋去大半的青年用出乎意料的修長漂亮的手指按著琴鍵,奏出令人舒服的旋律,青年感覺上很沉默,有些不近人情,可是他所演奏的樂曲,卻溫柔的讓人幾乎忘卻所有煩惱。

佐助撐著頭,握著溫溫的杯子,一邊聽著音樂,一邊看著窗外發呆。這是他工作繁忙的生活中少數能讓他放鬆的消遣,他會來這裡點杯咖啡,聽那位不認識的青年彈琴,佐助承認,他真的很喜歡青年的音樂,很好聽。

禮拜六的下午三天。

定時,從不遲到,佐助在每個禮拜的這一天都會來這裡,如果是以前的話,他大概會跟好友真田幸村出去吃頓飯,混到傍晚在回家,不過自從半年前,這個習慣就因為兩人通通有各自的事而漸漸沒了。

佐助隱約知道幸村正跟個很不得了的人物交往…當然,不只是對方是男人這點,而是那個男人有著比較特別的身分。

如果佐助想的沒錯,應該是常常出現在報章雜誌上的公眾人物吧?

雖然他沒有興趣去過問朋友的私事,但是啊,光想還是忍不住會覺得無力。

應該說幸村的貴人運不錯還是怎麼著?

越想越覺得無奈,佐助不自覺的輕嘆了一口氣…等一下,他是來這裡放鬆的吧!為什麼還必須想著這些會令他掉髮的事情?

調整了一下心態,佐助喝了口咖啡便恢復到原本的姿勢,繼續享受被鋼琴聲圍繞的美好時光。

在開始沉迷於那位不認識的青年所彈奏出的鋼琴聲時,佐助突然感到時間過的十分快,他就這麼聽著,一杯咖啡可能就這樣被他放涼了,而太陽也可能已經快下山了,今天也如往常,大約一個半小時後就結束,佐助小小的揮了一下全麻的手臂,今天難得的沒有把飲料留到最後才喝,冷掉的咖啡就跟隔夜的茶一樣不是人喝的東西。

短暫的演奏結束後,店內才出現了交談的聲音,佐助這才意識到原來小小的店裡已經塞了這麼多人?

訝異完畢,佐助邊從口袋裡拿出皮夾,邊往櫃檯處走去,早認識他的打工小妹微笑著跟他寒喧幾句後把找來的錢遞給佐助。

「請等一下。」

佐助原本快走到十字路口的腳步停下,說出這句話的聲音它並沒有聽過,低沉,真的還滿低沉的。

當佐助回頭,並且看見那位有著棕紅色頭髮的青年時,佐助感到十分驚訝,雖然他喜歡青年的音樂,但是他從來沒跟他說過話,現在這麼突然…

青年不曉得有沒有發現他的猶豫,卻仍快步的走到他的面前,並且沒什麼表情又似乎很緊張一般的深呼吸一下。

「請問?…」佐助的話還沒說完,青年已經快一步的執起他的手,把一張長條狀的紙塞近他的手掌心裡,很快的就跑掉了。

這能解釋成他在害羞嗎?

佐助把手裡的紙張攤開來看─────────是一張演奏會的門票。




「真是老套呢…」佐助雙手撐在腦後,看了一半蓋在他胸口的相簿正翻到了那張紅髮的年輕鋼琴家一邊接過佐助手裡的花,一邊親上他臉頰的照片。

佐助到現在都還記得當時負責拍照的幸村那時拍完後完全錯愕的表情,接著幸村竟然在回家的時候很認真的跟他表明他沒有性別歧視,並且表示會支持…什麼跟什麼啊!

也不曉得到底是為了應驗幸村的話還是怎麼樣,還真的…就湊在一起了。

「佐助。」熟悉的嗓音讓佐助不宜自主的抬頭,穿著一身正式西裝的成熟男人正站在他後方,恐怕從認識到現在唯一沒變的,就是這男人的那頭亂髮,他始終堅持著要留這種長度,非要把眼睛給蓋住。

佐助坐起身,一邊搔頭一邊問道:「演唱會怎麼樣?」

「很好。」因為穿著,所以顯得異常成熟的男人言簡意賅的道,並在沙發上坐下。

「很好就好…」佐助又躺了回去,不過這次則躺在男人的大腿上,佐助再度翻起了相簿,「起碼還是國際頗有知名度的女高音,我還以為你多少會有點緊張,看樣子表現的還不錯嘛?」

男人卻搖了搖頭,「很緊張。」

「咦…」佐助露出很失禮的震驚表情,其實他很想很順口的把「完全看不出來」說出來,不過怕戳到男人纖細的小心靈,所以硬是憋住了。

仰頭看著男人,男人藏在棕紅色頭髮後的,是一雙特殊的血紅色眼睛,此時那雙頗具魅力的雙眸正看著佐助,一眨也不眨。

「請給我安慰的擁抱。」男人很認真的提出了要求。

佐助聽了之後則露出了遇到自己好有幸村的時候才經常出現的無奈表情,闔上相簿再度坐起身。呼了一口氣,佐助朝男人露出笑容,並且湊近了男人。

「只要擁抱嗎?小太郎」




後言:
喔喔!!我抓到了~風佐啊!!(吶喊)
這種感覺好對啊~多虧看了紫曜日大的"與你共進晚餐"ˇ
大概的摸出了那種不愛講話的人該怎麼寫
所以決定把可愛的小太郎San當作寡言,不是沉默─  ─"
而且這次終於把我想像中的那種小太郎配鋼琴的感覺寫出來了~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