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的發生每次都是從一個很簡單的點所引發,今天如往常的是個風和日麗,天下太平的好天氣,而且又剛好是禮拜六,這種天是學生的人,都因該知道,這是睡覺天。難得安因今天不在黑館,要不然我們全館的人又得被他拖出去跳早晨健康操(自從上次的減肥操事件後,安因深覺得這有助於生活健康,所以發起的禮拜六早晨健康操活動,參加人員:黑館全體住戶),天曉得他老大已經宣傳了多久健康生活…要知道,黑館裡可是有夜行人種的伯爵,還有不斷挑戰人類極限的普通大學生!怎麼可能生活作息跟阿公輩一樣的正常?這麼正常的生活作息,反而讓人覺得不正常。

啊,有點離題了。

在這樣平凡的日子,總是有人會引發些說小也不小,說大也不大的事件,尤其是在黑館……

「呀!!!!────────────」

沒錯,尤其是在黑館這種地方,越是和平就越容易發生事情。

莫約才快七點的時候,黑館中突然從不知名的樓層爆出了可怕的尖銳尖叫!這聲音簡直比用指甲刮黑板的聲音(黑板的尖叫聲)還可怕。我住進這裡三年了才知道,原來黑館是所有宿舍中,隔音最好的宿舍,是什麼樣可怕的聲音竟然直接無視了具有強勁隔音效果的牆壁直接穿透進來!而且那種尖叫抽象的太難以形容,感覺超級可怕。

我立刻就直接幾乎是用撞的打開門,往樓梯口看。

首先看到的當然不是樓梯口,而是一整簇柔柔亮亮的銀色長髮,其中還夾雜了一些紅絲,畫面十分的美麗,不過隨即,馬上就被一聲惡狠狠的「靠」給毀滅了。

頭髮翹的有點亂的學長踩著我去年代替寶石兔送給他的兔頭室內拖,大步的衝到樓梯口前,我小跑步的跑到了學長旁邊,臉上掛著心有餘悸的冷汗問:「那聲尖叫是怎麼回事?」

學長紅色的眼睛十分快速的看了我一眼,「難得安因不在,我還以為就算世界毀滅也吵不醒你,褚。」

「學長你才比較像剛起床的樣子。」這種小小的頂嘴,是自從學長回來以後,不知不覺間,在面對學長時,偶爾會有的小勇氣,接著學長馬上就用他的手對我的後腦施暴,就跟往常一樣,不過我還是要慶幸,他沒有用腳把我給踹下樓。

「你比較想被踹嗎?」學長冷冷的看向我。

「沒!才沒有!」我不用一秒就立刻拒絕,我打賭,如果我停頓了超過一秒,下一刻一定就會被整個踹下去!

就在我們還在從事無意義的鬥嘴(或許該說是單方面的恐嚇?)時,樓下已經發出拼拼碰碰,具有連續性的巨大聲響,大概是有人衝下去了,我與學長沒再多說話,很快就沿著樓梯快速的下了樓,我們看見了許多住戶都已經探出頭,甚至站在走廊上。

「戴洛!怎麼回事?」當跑到二樓的時候,我們看見了一堆穿著各自種族或釋出於個人特殊嗜好的奇特睡衣的黑袍堵在一戶人家的門口,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我記得那是奴勒麗的房間吧?

……

我突然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學弟────」戴洛話都還沒來得及說,就被突然衝出來,穿著黑色蕾絲內衣,不管何時紅色的捲髮都保持一種神奇的捲度的惡魔警衛給推到旁邊去,其他人早因為這氣勢洶洶,手臂已經開始冒出紫色的細鱗的惡魔而退後了。然後一臉焦急又憤怒的奴勒麗視線突然與站在學長身後的我對上,我當場愣是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僵直著背。

奴勒麗一下子衝到我面前來,然後抓著我的肩膀就開始不顧我的性命安危猛烈搖晃!

「漾漾,快點啦!快點!────」

「等…等一下……」我覺得我的腦袋快被搖成醬糊了,妖師可是稀有動物啊!要好好對待!

而且妳只一直說「快點」我根本就不知道我能夠做什麼啦!

「奴勒麗妳冷靜一點!…」

「深呼吸…」戴洛與洛安正在試著讓不知道為什麼抓狂的奴勒麗冷靜下來。

「啊!褚快翹辮子了!~」這個絕對是黎沚!我都快被搖去送醫療班了耶!竟然還給我加波浪!

「請黎沚先生把樹枝收起來。」整個混亂的腦中,我聽見尼羅的聲音這麼說。

在一片混亂後,我躺在地上,感覺有人很沒良心的踹了我一腳,接著涼涼的聲音便從上而下的降下來,「你要裝死到什麼時候?」

我扶著還有點暈的頭坐起來,嘴裡忍不住碎碎念:「我是真的頭昏…」




混亂的狀況很快就暫時平息,現在演變成眾多黑袍聚在交誼廳的詭異場面,一堆前輩都站著的時候,我這個晚輩竟然坐在很貴的公用沙發上…好有罪惡感,而且也好可怕……

「呃…所以…有什麼是需要我幫忙的嗎?」在眾多黑袍睜著亮亮雙眼的注視下,我開口問。

奴勒麗深吸了口氣,「我的…我的海泥不見了啦!」

……

「蛤?…」

「就是可以敷臉的那種海泥,每個禮拜六早上不敷的話皮膚曬到太陽就會乾裂!」

之後,找東西的事情就交給了米納斯,似乎是因為我從沒跟別人說過(至少我沒特別宣傳過)米納斯有搜尋能力,所以其他人莫名的興奮,而且因為米納斯的搜尋能力太好,一下子就找到消失的海泥罐,之後尼羅竟然拿了一件看上去很新的華服到我面前,指著整排亮金金的釦子排中唯一缺的那顆道:「請幫我找到這顆釦子,主人因為這件衣服少了釦子,所以就要把它丟了,實在很浪費,所以…」

接著…

「拜託啦褚,那根骨頭是我爸的,要是沒找到我會很困擾的!」

「那是我成年的時候釀的酒,不知道為什麼搬來這裡後就不見了…」

「…那顆牙齒之後就不見了,我人身中掉的第一顆牙齒!」

……




搞的後來米納斯跟我罷工,雖然還是很委婉,但是我知道她要罷工,所以我也只好拒絕了其他黑袍要求尋找物品的請求,好好的跟米納斯道歉,為此,我還莫名的被學長貼上爛好人的標籤,我哪裡是爛好人了!

「搞的自己的兵器都跟你罷工,還否認?」學長丟了罐果汁過來,接著也在我旁邊的沙發坐下。

目前我正在學長的房間。

「嗯…我以後會適可而止啦…」好啦,這次真的是我的錯,我有在反省!

正打開電視機的學長看了我一眼,「你的檢討方向錯誤。」

哪裡錯誤?不就是因為我每個人都想幫忙所以才變成這樣的嗎?……

「不懂就算了。」學長回了句讓人不解的話。

我看著學長似乎什麼都不在意的側臉,中邪似的脫口而出,「學長你最珍惜的東西是什麼?」

說完後我馬上就後悔,這等於是在戳學長的痛處嘛!我尷尬了呃了一聲,正想跟學長說「不用回答沒關係。」,學長已經緩緩開口。

「我最珍惜的東西嗎?」學長放下了遙控器,突然轉頭看向我,在我楞住的時候,我只覺得有猛種柔軟的物體碰觸到了嘴唇,一下子就離開了,等我回過神,我驚訝的不得了的看著一臉什麼事都沒發生,可是耳根卻泛紅的學長。

「學長…」

學長盯著電視看,「少問這種白癡問題。」




我也是喔,如果沒有學長,我也會覺得心裡空了一大塊,很久很久以前,就曾體會過的可怕感覺,至今我還無法遺忘。

失而復得的喜悅並沒有把我的腦袋給沖昏。

我有很多珍惜的人,不過最最想要保護的人,只有學長一個人,什麼都不能取代的學長,我想守護他。

用一輩子的時間。




後言:
太久沒打漾冰了,感覺打的怪怪的=  =
嗯…最近戰時還是先專注於打同人一段時間好了
太多的萌想無處宣洩XDDDDD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