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小子,要來也不先說一聲,老人家的心臟可是很脆弱的!」罐裝咖啡的瓶子被用力的放在面前著桌子上,我看著明明才三十過半,就說自己是老人家,心臟很容易因為驚嚇停擺的叔叔坐在對面的沙發上。

「你剛才去找了你媽對吧?有沒有什麼八卦還沒先跟叔叔我報來?」藥歌寺叔叔很快就恢復她平時有點散漫…更正,因該說非常散漫的樣子,還曖昧的對我眨眼睛。

我拿著鋁箔罐,把鐵環拉開,比起剛才已經讓老媽幫忙查的BOSS圍剿玩家事件,我現在比較在意的是另外一件事情,「八卦等一下在說啦,之前叔叔你幫我查的隱藏任務怎麼樣?」

叔叔嘖了一聲,從他的辦公桌抽屜裡拿出一張立體影像顯示磁片出來,接著按下關閉電燈的開關,室內一下子變的漆黑一片,叔叔把磁片我桌上放,接著整張磁片中間的圓點開始發亮。

接著出現蘭斯的立體全身影像,我幾乎連他臉上的淡漠表情都看的出來,我的腦袋突然遭到某人的一計手刀,沒差點讓我直接撞上堅硬的桌子。

「瞧你小子沒事盯著人家露出一副要把人家扒光光的表情作啥?」行兇的那位據說是我爸爸的弟弟的人用曖昧的語氣揶揄我,我安手捂著頭,這一下夠狠!

「好啦,現在聽我說…」

我一直都在等著聽你說。

故弄玄虛的咳了兩聲,在畫面換成一座風格是東方大陸的城堡時,叔叔道:「你踩到的並不是影藏任務,而是『終極任務』。」

請問是駭客任務一類的東西嗎?…我嘴角抽搐的想,『終極任務』是什麼鳥啊!?

「一般任務是可以讓你們賺進大把鈔票跟銀兩的東西,主要是透過公會接任務,任務完成後有些可以重複完成有些則不行,另外還有劇情任務,世紀現在是第二代,所以有兩項劇情任務,劇情任務每代都稍有銜接,然後,還有世紀的最大賣點,角色任務,會因為性別、職業、種族、誕生大陸等等等因素產生,只屬於玩家個人的任務,有時後雖然會跟一般任務搭配到,但基本上玩家任務只會偶爾跟別人的重複,就跟真的角色扮演一樣,線在我來解釋一樣『終極任務』是什麼鳥…」叔叔指了指立體的城堡影像,「這其實是最近才開發,還在研究階段的東西,不過既然你不幸成了第一隻白老鼠,當叔叔的我只好幫幫你。這個城堡是位於東方大陸西北方的凍結之谷中的『聖地』,為侍奉四大精靈之一的水之精靈的水之精靈中的皇族的居住地,雖說是城堡,但實質上比較像是神殿。」

「所以這跟『終極任務』有什麼關係?…」話題突然跳開,我抓不到叔叔話中的重點。

似乎也覺得這樣跳過東西講解比普通講解更加的麻煩,叔叔搔搔腦袋後,道:「那我就直接把機密說給你聽好了…『終極任務』的設定其實是比隱藏任務更加的難踩的東西,不只必須符合多項條件,還得剛好碰上天時地利人和才有辦法觸發,等級的門檻也設的有點高,要七十級的人才能去解任務。終極任務不只是單區域的一項任務,設置可能跟其他大陸還有各種族間的歷史、皇室爭鬥之類的扯上關係,就像在看自己主演的電影,而且劇情還是邀請滿有名的幾隻小說家編寫,再由開發部的改編,弄進系統裡。」

「…好厲害。」我忍不住發出讚嘆,世紀竟然連這種事情也辦的到!

「這東西我說了還在測試階段,你根本就是個錯誤的意外…不曉得是誰把這個弄上去的,這件事情我還要去查一下。」

我盯著眼前在一個很大很大,有湖泊的山洞內建築在水面上、湖中央的城堡,與神殿相似的建築讓這座城堡多了些奇特的味道,也更讓人想一探究竟。

忽然,我想到,在這城堡之前是蘭斯的影像這事,我突然抬頭,「叔叔!蘭斯跟這個任務的關係是什麼?…不,我踩到的任務,是什麼?」

「你踩到的啊…」叔叔端著咖啡看向我,「是『神子之殤』…因該是。至於你碰見的那位精靈,因該就是主角,也就是標題所說的神子了,他是起始也是引導的NPC,基本上算是你的隊員,可以跟你去參加一些攻城戰或官方的比賽一類的,你呢,則負責扮演幫他報滅族之仇的勇者。」

「…滅族之仇?」

「沒錯,滅族之仇────」叔叔自己講完後,突然張大雙眼,從沙發上跳起來,「糟糕!我怎麼沒想到?…小武你自己先回家,我不送了。」慌忙穿上西裝外套,叔叔邊整理著亂七八糟的衣領還有領帶,跑出了他的辦公室。

我莫名奇妙的看著門口,又看了看景物還在轉換的立體影像顯示卡。伸手按了下中間的顯示影像的圓點,我把那張卡片翻過來,上面有一行字,是叔叔的筆跡,寫著…『神子之殤簡介』

我想因該是要給我的,所以我把那張顯示卡放進口袋裡,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情突然有點沉重…滅族之仇…這就是蘭斯個性之所以那麼冰冷的緣故嗎?

雖然是程式加諸在NPC身上的東西,但是對人類來說,那是一道很深,深到永遠都在流著血,除非死,否則永不會停止的傷痕,那麼對跟人類很相似的蘭斯來說…也是種巨大的傷害吧?

我走出了世紀的大樓,本來是想因為難得出門,就吃頓還不錯的午餐在回去,看樣子我還是到便利超商隨便買個微波就可以吃的東西果腹比較好。

聽完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後,我只得到一個結論。

不管怎麼樣,先把自己的等級練高,這是現下必須要先做的事情,然後才能…把那些BOSS殺著玩!

起碼要先七十是嗎……

真有點難度。




一登入,一條大蛇頭就往我的臉上刷過,我如每日一樣,把那個在用舌頭洗我臉的傢伙拔離臉部,接著把口水抹開,當我看見手上提著的小寶時,我熊熊想到…

「死傢伙,你昨天給我跑去哪裡了?」我把那只有狗的劣根性的寶箱砸在地上,一腳用力的踏上去,磅一聲,寶箱的蓋子就跟當初我認識小寶的時候一樣,夾住了小寶的舌頭,我用力的又跺了兩下,用恐怖的眼神瞪著他。

露在外的舌頭在重度顫抖,跑進來登入的傳送間似乎要看我上線沒的小胖看見我踩著寶箱,衝過來把我架開,「學長你有話好好說嘛!小寶的舌頭都發紫了!」

「小胖,你都不會覺得奇怪昨天怎麼都沒看見他嗎?」我往把舌頭收為寶箱裡,整個寶箱在顫抖的小寶比著食指,瞇起眼問小胖。

「…對吼!」小胖才露出想到的表情,甚至還拍了一下手。

就在小胖也想去跟小寶哭一番,說些例如「我對你這麼好,你卻待我如此」之類的話時,蘭斯突然從一根石柱旁走了出來,冷冷的說:「別欺負他了。」

於是小胖就乖乖的縮回剛踏出去的前腳,接著後退,退到傳送站外,蘭斯邊拉下斗篷的帽子邊呼了一口氣,小寶撲到蘭斯懷裡,尋求庇祐,蘭斯拍了拍小保寶箱裡的頭,接著從隨身的小包包內拿出一條有一枚血紅色的寶石雕刻成的新月的項鍊,遞給我。

「『紅月的碎片』,小寶撿回來的東西,你掛著吧,可以增加百分之二十的攻擊力,好像還有特殊功能。」蘭斯指著項鍊對我說。

…太…太恐怖了吧!人家都只有加幾點的攻擊,這條項鍊是直接提昇百分之二十的攻擊力!有沒有搞錯!加百分之二十的攻擊力,不把一堆人的眼鏡摔爛我才不信!

我在蘭斯的注視下把那條很很恐怖的項鍊戴上去,項鍊的寶石並不是很大,戴在男生身上,並不會顯得很娘之類,反而好像還滿不錯看的樣子。

『玩家肆流獲得新技能,血族之力。』

看見突然跳出來的訊息,我摸了摸下巴就把視窗關掉。

「蘭斯我們走吧。」

「…你突然很有幹勁。」

「啊…」在知道事情的一部份以後,當然會有幹勁,「那當然,我們要去找BOSS報仇!」

不曉得我的口是心非,被蘭斯聽出來了沒有。

我偷偷的想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絳夜 的頭像
絳夜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