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見面我就很想問你了呢,龍之主,你的眼睛為什麼是銀色的呢?我活了這麼久,還沒見過這種眼睛呢。」薩曼莎塗著紅色指甲油的長長指甲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有趣的詢問戴藍。

戴藍則看了看銀刃,銀刃轉個方向,頭對薩曼莎,趴在戴藍的肩膀上道:『因為契約的關係,他身體裡有龍血,銀眼是龍王之主的象徵。』

「還真囂張說自己是龍王啊。」戴藍吐嘈。

銀刃用尾巴拍拍戴藍的背,又讓戴藍險些內傷,『跟你說了我是少數血統珍貴的真龍,真龍最珍貴的就是龍王之血,現下包括我,總共有六名龍是擁有龍王血統的真龍,懂了嗎?』

戴藍揉了揉背,心裡暗罵,有哪條龍跟他一樣整天等著吃飯啊!這跟養那個大了、肥了之後殺給人吃的某種生物不是完全一樣嗎?

「呵呵呵…」薩曼莎又發出悅耳的輕笑,「龍之主你有想過自己成立一個國家否?靠著真龍的庇祐,想要建立一個強盛的帝國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要是他有這個心的話,也不會現在跑來參加劍術競技賽了。」沒等戴藍開口,雷因替戴藍回答了薩曼莎的疑問。

「人類就跟吾等血族一樣,我們追求力量,人類渴求的是權位與財富,龍之主,你怎麼說?」

薩曼莎的話很有道理,現在這個時代是個弱肉強食的時代,力量代表一切,擁有龍之主,還是有龍王之血的真龍之主,這代表的是不可動搖個極高權位,以及絕對的強大、絕對的力量,照理來說,戴藍因該是該去成立個什麼國家當王。

「…我覺得,那些東西反正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就算真的有也不見得好,日子不見得輕鬆快樂,強求也沒意義,浪費兩百年的光陰就只為了跟別人勾心鬥角,最後什麼都還不是沒有,真麻煩。」

聞言,薩曼莎愣住了,而銀刃則是發出笑聲,『哈哈哈…戴藍說的好,那種東西的確是麻煩透頂!』爪子用力的拍著戴藍的肩膀,銀刃道:『你這個傢伙怎麼會是人類真是個問號!你啊,當人真的有夠可惜的。』

「…即使如此,生在皇家,我們注定是要追求那些沒意義的東西。」雷因低聲道,微瞇的紅眼裡,看不出絲毫的情緒。

「因為那是無論是人還是血族都有的本性。」感同身受的薩曼莎也用有點縹緲的語氣道,「活在這個世界上,就等於是一種墮落了,呵呵。」

『這是渾沌神的老話了吧?怎麼用這麼久還不會過時…』銀刃撐著臉頰道。

「因為這是世界的真理。」薩曼莎展開黑色的扇子,掩著嘴輕笑,「既然無法不墮落,那麼就墮落的乾脆一點,讓自己活的開心快樂,不是很好嗎?」

「還真是特別的信條…」雷因有些訝異。

『宗教是每種不同種族的不同信念所創造的相異產物,信條當然也會因為種族的天性不同有所差異,這種事情很正常。』冒似見多識廣的真龍,懶洋洋的趴在戴藍的肩膀上賣弄聰明,『戴藍幹麻不講話啊?』

「插不上話題,畢竟我也沒想那麼多過,隨便亂說話只會讓人生氣吧。」戴藍坦白的說出自己的想法,銀刃與薩曼莎互看,分別轉頭低笑。

雷因也有點被戴藍打敗似的露出無奈的微笑。

戴藍摸不著頭緒的看著兩人一龍小聲的笑著,不曉得自己又說了什麼錯話。

「抱歉剛才對你說了埋怨的話,不過銀刃說的對,你身為人,真的太可惜了。」雷因淺淺微笑著,對戴藍道。




這種國際型的社交舞會,戴藍可說是第一次參加,進場的時候因為雷因及薩曼莎皇后,這兩位頭頂上閃爍著金色光環的重量級人物,害他也差點被誤認成哪來的貴族一類,一堆別國的國王或王子、大臣,都靠過來想找戴藍攀談,當然,因該就是雷因在來會場之前說的小國家的皇族及貴族,戴藍忽然慶幸自己也很會躲,一下子就找到了薩曼莎皇后尋求庇護。

「其實要應付這種場合沒有你想的那麼困難。」薩曼莎看到戴藍來找她求救的時候,用扇子掩著嘴低聲向他說。

「畢竟我是鄉下長大的,從來沒參加過這種正式的社交場合…」戴藍無奈的小聲回話。

「龍之主,你可是龍之君主喔,整個會場或許還沒有地位比你高的人呢,你有特別的氣質,那些人並不是要透過你與我們攀上關係,而是因為你本身散發的氣質,讓他們自動想與你攀談。」薩曼莎淺淺的微笑,是很和善的笑容。

『沒想到你在這方面意外的沒有自信呢,戴藍~』銀刃用尾巴拍拍戴藍,『你看人家雷因跟那些大人周旋的樣子,多學學人家。』

「這些習慣都是在這樣的環境中從小養成的,龍之主不用太介意。」不知道何時走過來的威科斯納坦國王賈爾斯,也加入了兩人一龍的對話中。

「所以保持原本的你就夠了,並不需要因為外在因素做太大改變,但是一些重要的禮節還是得記一下。」別於外表給人的冰冷距離感,薩曼莎其實是個人很好的女性,戴藍突然有這種想法。微笑著點點頭,戴藍對這種場合稍微沒那麼緊張了。

「父王,母后,時間差不多該落坐了。」迪歐很詭的從戴藍及薩曼莎中間出現,戴藍忍住想退後三大步的衝動。

「咦?…」

「咦什麼,走了。」剛才還在不遠處跟老頭還有女人打交道的雷因二皇子殿下猛然出現在戴藍的身旁,不給戴藍OS怎麼他身邊的人都愛搞這種突然出現的把戲,拉著他朝挑高的四組王位的期中一方走去,不過也只拉了一下就放手。

「等一下你就在我旁邊站著。」

「欸?…」

「因為你身上配著劍,只有王族專屬侍衛還有守衛士兵才能帶劍入場,我是以你是我的護衛之名讓你帶著武器進來,所以乖乖站著。」雷因邊說邊往旁邊的位子坐下,戴藍只好聽話的站到雷因的座位旁。

另一名有一頭棕色長法的男性在另一端的位子上坐下,戴藍稍微瞥了一眼,心想大概是雷因說的那位他不熟的兄長吧。

「…忘了跟你說,我父王母后來的時候,會有白騎士與黑騎士同行。」雷因突然道,戴藍頓時愣住。

他今天晚上才莫名奇妙的上新聞頭條耶!那個黑騎士不是做出了不計任何手段,都要找到那位參賽者,也就是自己的危險宣言嗎?不要吧!

「我旁邊會坐的大概就是白騎士,再過去是皇家魔學院院長。」

還好…

「我只說大概。」

戴藍露出很哀怨的眼神,「萬一那個黑騎士認出我來怎麼辦?」

「他嘛…可能只是會強制收你為徒。」

「我可以拒絕嗎?…」

「都說是強制了,你覺得?」

這世界還有沒有天理啊?哪有人家騎士強制收人為徒的?沒有吧!

戴藍還沒掙扎完畢,入口處就傳來宣告艾塔梅洛伊的國王、王后,以及附贈的四名大人物,除了本來就很有名的白黑雙騎士長,再來就是皇家魔學院院長及皇家裝甲部隊最高統領,戴藍只好繃緊皮,站直。銀刃一派悠哉的趴在戴藍肩膀上,把宴會場裡頭的人當成動物園的動物般觀看。

『戴藍我教你,你呢,把眼睛稍微的瞇起來,人家就不敢隨便靠近你了喔。』銀刃撐著頭用爪子指著戴藍的臉道:『我掛保證,很有用喔,至少對大部分的人來說很有用。』

『而且根據經驗,深藍色、紅色、銀色的眼睛,瞇起來最有效,你就盡量保持冷傲的態度就行了,簡單來說就是目中無人一點,加油吧~』銀刃又用他的尾巴拍拍戴藍的背,拍的他直想找個地方吐血。

「……」你這樣根本是再幸災樂禍…戴藍非常黑線,現在是很嚴肅的時候,使得他不能把銀刃扔出去之類的修理一下。

忽然,眼前一黑…戴藍眨了兩下眼,以為自己因為過度緊繃,所以導致短暫目盲,但是眨了兩下後,眼前還是一片黑,週遭的議論聲變大了,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的雷因佔了起來。

「怎麼回事?…」戴藍了眼睛一下子就適應了黑暗,這就是龍視力的多種好處之一。

「絕對不可能是普通的跳電。」雷因用嚴肅的語氣道。

在這種節骨眼跳電,艾塔梅洛伊帝國的面子不就被丟光了嗎?

「呼哈哈哈哈──────!!」

就在會場騷動持續了一下子,會場上方傳來了囂張的笑聲,就像大魔頭或是山賊頭目出現時的那種笑聲。

從剛處的大玻璃窗透出的月光照在發出笑聲的那人背後,看的出事個體格還不錯的男性。

「殿下請先退到後面。」白騎士與黑騎士率先衝到那位神祕男子下方,把疏散並保護來賓的任務交給其他士兵,戴藍拉著雷因也往比較安全的小角落移動。

就在戴藍快跑下台階的時候,上方傳來低喝,「那邊的臭小子不要動!」

會場那麼多臭小子,誰知道你再說誰啊!…戴藍才不鳥上方可能、大概是對他的威脅,既然他現在是侍衛,那就必須以「主人」的安全為首要任務。

「不是叫你不要動嗎!」上面的神祕人物不爽的大罵,神秘的氣質完全被他自己消滅殆盡,看見目標完全無視自己,那人小聲地嘖了一聲,同樣完全無視下方對他亮傢伙的黑白雙騎士。

另一邊,因為是屬於黑暗的種族,而且又是喜愛追求力量的種族的吸血鬼帝國的三位尊客,則完全呈現悠哉的看戲狀態,薩曼莎搧著扇子,「喔呵呵…亂成一團了呢,真是些膽小的人類。」

「不過還挺有意思,本王可受不了那些客套的長篇大論,是吧?王后。」賈爾斯拿著裝有紅色液體的高腳杯,緩慢地酌飲著。

「就是說啊陛下,迪歐別那麼緊張,龍之主是個能保護好自己與別人的堅強少年。」

相反於這邊的悠哉,就在他們還在交談著的時候,上面的那名男子突然從高處跳了下來,直接揮開鄰近的士兵,用詭異的速度與方式穿過了士兵及就站在前方的白騎士,戴藍想也沒想的就直接拔劍,雷因也撿起了一把滑至面前的劍,兩人擺出架式。

「你們兩個小不點還早呢!」男人飛速到達了兩人的前方,當他甩開他們面前的士兵時,戴藍與雷因同時出手,兩把劍同時揮出去,男人則用一把劍,同時擋住了他們兩的攻擊,劍刃與劍刃摩擦出一些火光,雷因用上了兩手的力氣,反觀戴藍這邊連一點小小的火花都沒有,雖然看上去比較弱,但實際上,是因為戴藍的劍,硬度遠勝於其!

啪嚓一聲,男人愣住了,「靠!這種變質金屬礦做的劍竟然也會裂掉!」

「廢話!」戴藍抓準了時機,一腳往男人的腹部踢過去,站穩後,戴藍用劍尖指著男人道:「這可是龍之劍!」

「哈…你這小子真的很意思,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當男人舉劍又想攻過來的同時,原本暗下的燈又突然大亮,這下戴藍及所有人也看清楚了這名不速之客的模樣,是一名圈身穿著黑色皮格,有一頭黑髮的成熟男性。

「…喂!希爾特!你的燈光控管也太失敗了吧!」男人對著上方揮著劍大喊。

從窗外直接穿過玻璃窗走進來的銀髮男人則靠著旁邊的樑柱,紅色的眼睛隔著墨鏡瞪著在下面聒噪的男人,「我不是跟你說了只有三分鐘嘛?時間到就GAME OVER,你要按按看重新開始鍵嗎?」

「老弟!」賈爾斯首先站起來指著上方的希爾特驚呼。

「奧蘭多!」艾塔梅洛伊帝國的國王及皇家魔學院的院長則瞪大雙眼看著會場另一邊的男人。

「欠飯錢的大叔!」戴藍露出錯愕的表情,繼續用劍指著對面的黑衣男,不由自主的彽喃。




後言:
本來是打算直接綁走的…
不過這樣就不好玩了ˇ
而且因為有私心的關係,就讓奧蘭多、希爾特這對搭檔曝光啦XDD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