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的,我在一處陰影下找到了一個蝙蝠窩…基本上也不算窩,只是「大量」的蝙蝠湊在一起…相信有看過電視的鄉親朋友,一定能體會那種很噁心的感覺。

雖然這樣很省事,但是、但是,這個不能砍啊…感覺只能用火燒,這樣的話就要全部交給藍斯這位不管是魔法還是攻擊都非常強的變種精靈了。

而且我覺得要是引去一堆邊幅,蘭斯肯定會連我一起火烤了…

因為要引怪,我覺得自己跑去怪的後面打是一件很沒效率又很危險的事情,於是我撿了地上的骨頭,然後朝明明就是鬼魂,但是被骨頭打到並不會穿過去的神奇阿飄扔過去,我維持著投擲的動作,看著手上銬著手銬,腳的影子極淡的鬼魂緩慢的轉身。他的眼睛整個都是紅的,只有黑色細長的瞳孔是不一樣的顏色,臉色蒼白,白的就像紙一樣,身上佈滿奇怪的傷痕,然後…然後他衝過來了!!

我扔了骨頭拔腿就跑,用力的衝!

可是地上實在太多死人骨頭了,我絆到不知道是哪個渾蛋的助骨,摔倒在地,眼看那隻鬼就要撲上來,我連喊媽媽的機會都沒有…

一條鎖鏈突然從地上鑽出來,纏到那隻鬼的身上,接著第二條、第三條…無數的鎖鏈像有生命一樣的攀上鬼的身體,鬼發出憤怒的吼叫,我愣愣的坐著看他被拖下地板,就像有人採到沼澤一樣,最後只剩下一隻手在外,不過還是整個沉進地下。

碰的一聲,一張便條紙飄落在我的手上,我低頭一看,上面寫著,「抱歉BOSS不小心爬上去了ˇ」這樣讓人黑線的句子…為什麼底層的BOSS會自己爬上來啊!?

就在這實,地板突然震動了幾下,許多翻白眼的阿飄從地下爬了上來,我低頭看了便條下方一行小字,「為了表示我們公司的歉意,就送你兩打阿飄。」寫完之後還在句尾畫了一朵小花,這已經不是黑不黑線的問題了…表示歉意為什麼是欉人家二十四隻阿飄當作禮物啊!

我要去投訴!我要投訴!

快速的爬起來,我在拐了兩個彎後看見了走進迷宮裡的隊友,蘭斯等人看見我的時候鬆了一口氣,但就在看見也跟著我轉彎,追在我背後,像海嘯一樣的阿飄時,都呈現重度驚嚇的表情。

「快跑!!」我大喊。

蘭斯他們彷彿這才回魂似的往元本來的方向拔腿狂奔。

「好討厭的感覺!」不知道什麼時候很詭的跑在我旁邊的一個小妹妹抱著法杖邊哭邊喊。

咦?我認識她嗎?…

「肆流趴下!」蘭斯突然大叫一聲,我聽到的第一反應就是壓著旁邊的小妹妹一起撲倒在地上。

『風與風之逆動流,裂風之刃!』

因為是臉部朝下,所以我沒看到蘭斯幹了什麼好事,我只覺得有個很快的東西從上方飛過去,那速度讓我有等下爬起來後面會不會變成公路頭的疑慮,然後就聽見小胖很樂的衝上來,邊喊著「開打了!開打了!」的聲音。

我扶著那位小妹妹起來,拍拍他身上的灰塵,「妳先到那邊去吧。」我指著蘭斯他們那裡。

我邊指邊轉頭看,然後我愣…奇怪,怎麼少了我們整團裡唯一的一個女性?

「謝謝你,大哥哥。」她衝著我露出天然的純真微笑,往蘭斯那裡跑去。

「你還好吧?」疾鷹邊抽出槍邊問,我也拔出了腰間的刀,「啊,還好。」

用巨劍一口氣揮開三隻阿飄的小胖回頭問:「學長,你從哪引來這麼多怪啊?」

「系統贈送!」我邊砍著擁上來的阿飄,邊回話,是說這鬼砍起來的感覺真讓我有種我在切蒟蒻的錯覺。

切起來感覺有點QQ的,可是又不會切不斷這樣……

跟以前那種像在肢解豬還雞的感覺差好多啊。

疾鷹拿出一顆紅色的寶石扣進他手裡的槍,靠近板機處有個小凹槽內,馬上他手裡的長槍上浮現了紅色的蟲字,他笑的活像個縱火犯似的朝撲來的鬼扣下板機,隨著槍響,一顆像隕石一樣的大火球從槍口竄出,轟向幾隻撲向疾鷹的白色阿飄,直接把人家打的魂飛魄散。

之後還很帥的吹槍口,不過都說了這怪的數量很多,他的帥氣維持不到三秒,三隻鬼就從背後撲到他身上,把他撲倒,咬著他的肩膀、手臂、大腿,一下損了他快一百的血量。

我踹開身邊的怪,過去幫疾鷹戳死他身上的三隻鬼,我伸手將他拉起,「被鬼壓的感覺怎麼樣?」

「超噁心…」疾鷹臉色沉重的說:「我覺得好像有被舔。」

「噗!」我跟小胖忍不住笑了出來,沒想到疾鷹會被鬼吃豆腐。

咻一聲,一樣利器朝我射來的聲音讓我回頭,正巧看見想偷襲我的鬼被比手射入腦袋的畫面,斷的身影一閃,隱沒在陰影中。

「謝啦!」

「為什麼就沒幫我解決背後偷襲的怪啊…」疾鷹抱怨。

突然一顆人頭從牆壁冒了出來,抱怨的疾鷹被嚇了一大跳,發出「喝」一聲,斷淡淡的說:「你不是遊俠嗎?」又潛回了影子中。

疾鷹撇撇嘴,「讓我耍一下帥會死嗎…」

蘭斯偶爾放個魔法支援一下我們,他的魔法威力夠大,在加上我們的攻擊力也不低,很快的就把那群阿飄清理完畢,在最後一隻被砍死,我們正要拿水出來灌時,我們在前線打個半死的四名隊員腳下均出現了綠色的複雜小型…不,因該說是「限定」法陣,沒一會,血量就全部補滿了。

我們訝異的回頭看向蘭斯,蘭斯卻指了指旁邊拿著比他還高出兩顆頭的法仗小妹妹,看見我們集體對她行注目禮,她露出甜美可愛的笑容,「人家是巫師喔!」

「…對了,小胖你那個同學咧?」剛才就沒看見玲音的影子,我出去之後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她喔…被蘭斯火烤了。」小胖對我比出拇指。

是說…你們就算不爽她,也不用使用那麼殘暴的手段吧……




「因為所以,就讓芙蕾雅加入。」蘭斯省去了大家皆知,唯獨我不知的理由及過程,直接宣佈了結果,不過看蘭斯似乎不想講的樣子,我想還是不要問好了。

「好可愛的說~」我在懷疑可能有蘿莉控的小胖衝過去開始跟可愛的小妹妹交流了,趁這個時候我偷偷拿出零食來吃,肚子突然有點餓。

「你剛說怪是系統贈送是怎麼回事?」耳力很好的精靈走過來拉著我問。

「就…我剛才……」我把剛才我不小心扔到一隻特大號怨靈,還有那拖鬼下地獄的畫面,以及見鬼的便條紙的事情全都跟蘭斯說了一遍,當我說完後,蘭斯沉默了一會,才道:「如果我沒記錯,你看到的因該是地牢迷宮最底層,消失的牢房的BOSS,幽鬼男爵……」

「咦?…」

蘭斯放下撐著下巴的手抬起頭,斗篷的帽子順著他銀色的髮滑下,他銀色的眼睛直直地看著我,「你差點就死了。」

「遊戲裡不會真的死人啦,頂多掉一級嘛…」看著蘭斯的眼睛,我有點不曉得該怎麼形容,甚至不曉得該怎麼反應…NPC就是一堆數據,即使再人性化,蘭斯的舉動及眼神,也太過…真實了。

有時候還真有種他是人的錯覺……

「……」微張口似乎要說什麼,但最後蘭斯還是閉上嘴,捶了我的手臂一下道:「下次小心一點。」

「我知道啦。」




後言:
最近打文打的好快樂啊我ˇ
產量是一到兩篇呢(樂)
我現在是想到什麼就打什麼的階段~
不過這對要上一壘…更正,因該說"正式交往"好像還需要一點時間欸=  =
其實這是偉大的北方魔王羅曼史XDD
(不是吧!!)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