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要不要鬥牛?」做完暖身操,也跑完三圈操場,不遠處在新球場上,成功佔到位子的鳳宇傑朝他揮手,準備拉他去湊人數。宿翡葉側頭看向不知道為什麼,好像他是『避女針』一樣的跟著他,實行老師所說的「煩死他」發言的刑屍嚴,道:「三對三鬥牛,玩不玩?」

刑屍嚴沉默三秒,宿翡葉就拉著刑屍嚴衝去湊人數,也不管被拉的那位同不同意,自動把他的沉默當成是默認。

於是……

「輸的人請吃飯啊!」宿翡葉用力的喊。

「沒錯!」一旁的左令語彷彿嫌不夠亂似的搭腔。

鳳宇傑忍著把球直接朝兩位友人扔過去的衝動,但還是朝他們兩個位在的球場「邊」大吼:「又不是你們兩個比賽!還有你們這算欺負新同學吧!!」指著對面表情很認真的在試著擋人動作的刑屍嚴,鳳宇傑忍不住聲線又在拔高幾度。

宿翡葉還有左令語對望了一會後,宿翡葉先開口,「阿嚴!加油,那個姓鳳的一定不是你的對手!」

「喂!!」這是哪們子的朋友!?轉變的也太快了吧,還有你什麼時候跟人家熟的有暱稱可以叫了?

「就是這樣。」完全是想作收漁翁之利的左令語涼涼的說。

…原本的三對三鬥牛,不曉得為什麼變成了刑屍嚴對鳳宇傑的一對一。

比賽開始,鳳宇傑運球朝籃框衝過去,不過馬上就被刑屍嚴擋住了,就在籃框附近的水泥椅上坐著的宿翡葉及左令語就看著他們兩個人在比三分線又稍微近了一些的位置擠來擠去,鳳宇傑不愧是鳳宇傑,就如他所說,他的運動神經比一般人好太多了,很快就閃過刑屍嚴的防守,準備要灌籃。

就在他跳起的瞬間,還來不及看清楚,只覺得視現被黑影遮擋注,然後手部一陣發麻。

落地之後,鳳宇傑還處於發楞狀態,一個沒注意便跌坐在地上。

剛才他被狠狠的蓋了一個火鍋,他現在手還有點抖,可見那力道…真不是普通人的勁道。

「還好?」刑屍嚴拿著球挑眉問。

「那當然!」鳳宇傑從地上跳起來。

其實有點戰鬥狂因子的鳳宇傑馬上就被挑起鬥志,反觀場上鳳宇傑單方面的熊熊烈火,場邊除了看戲的美眉以外,那兩個原本因該也在場上揮灑青春汗水的閒人,一個開始用大片的葉子搧風,另一個則靜靜的坐著觀看局勢變化。

「令語你都不會熱嗎?…」明明太陽大的可以把人曬到乾,可是左令語不只沒露出因為太陽過大而十分困擾的表情,連滴汗都沒出現。

「不會…自從上次召喚術因該算失敗之後。」左令語難得無奈的嘆息,有那掌管的人在,太陽光怎麼可能傷到我?他在心裡默默的想。

「我到現在還是十分好奇你到底召喚出什麼。」宿翡葉很坦白的說了。

「…改天在跟你講。」想起自己召喚出來的「東西」,左令語便覺得頭疼,雖然那傢伙足以讓他在左家獲得當家的位子,在純粹的力量上也遠勝於大哥或父親的契約靈,但是…問題很多就是了。




「鳳大俠…你這樣不行啊。」

「你不知道這傢伙強的多變態好不好!」

「一切都是美麗的意外是吧?」

「喂。」

宿翡葉及帶著滿臉疑似興災樂禍的燦爛笑容的左令語把輸的很悽慘,幾乎是沒得過半分的鳳宇傑給狠狠削了一頓,不只點了最貴的午餐竟然要求套餐升級,宿斐葉還把刑屍嚴給拖下水,雖然刑屍嚴沒發表任何意見,默默的當了宿翡葉及左令語的同檔,與他們狼狽為奸。

兩個旁觀沒付出半點勞力,中餐就有著落的漏油團一點也不會覺得良心不安什麼的,很樂的吃著刑屍嚴幫他們兩贏來的豪華中飯。

「對了…你們今天早上有看報紙嗎?」難得是由左令語開了話頭,他將湯匙放在吃光的盤子上,動作看起來非常有修養。

「Apple?」鳳宇傑問,馬上就在桌底下被左令語狠狠的踩了一腳,桌子另外一邊的宿翡葉無奈的笑了一下。

「比那更大條,是『通界每日報』…令語,你想說的是Death的事情對吧。」早就以秋風掃落葉之勢將自己那份給吞完的宿斐葉,目前正對巧克力聖代開挖當中。

「死神?」誇張的挑起一邊的眉,鳳宇傑露出疑惑的表情。

「嗯,不過沒有目擊者,我們這邊已經被通界聯合理事會安全部列入三級警戒區,這陣子因該會有一堆閒雜人等還有通聯會派來的警備隊進入這裡。」簡要的將詳細資訊說出,左令語看向對面的訴斐葉,「葉子,你覺得怎麼樣?」

宿翡葉沉思了一會,道:「危險等級分為十級,另外特殊危險區是X級,才剛有死神在我們這一帶出沒,就把我們這邊列入三級警戒區…你們不會覺得,有點誇張嗎?」

「的確很奇怪。」鳳語傑同意的點點頭,「就算是現在的三級警戒區,也沒聽過哪裡是一下子被判定成三級的例子。」

「不管是死神出現還是通聯會的反應,當讓人覺得很可疑。」

「就是說啊…」

靜靜旁聽沒有參與討論的意思,刑屍嚴被瀏海稍微蓋住的黑眸不著痕跡地瞥了坐在旁邊的宿翡葉一眼。

沒有人注意到他的黑眸在一瞬間閃過了銀色的妖異流光。




放學的鐘聲響起,今天的課程也算告一段落,宿翡葉伸懶腰,悠哉悠哉的把桌上擺著裝飾用的課本掃進抽屜裡,然後這才想到要翻一下書包裡頭的手機,宿翡葉看著有信件傳來的動畫看了一會,才打開訊息來看。

「阿阿…糟糕,今天要買菜。」露出「完蛋了」的表情,宿翡葉把手機放進口帶,便往門口衝,擠開重重人群,往樓梯口飛奔,目標是車棚!

今天的車潮一樣多的嚇人,連機車也卡在車陣中,幸好腳踏車比機車還要更好鑽,宿翡葉逆向了一段過了十字路口轉彎回到正向車道上後,便往超級市場的方向開始飆車,雖說飆車,其實比他平時的飆車速度慢了不少,宿斐葉留意了一下街道,平時在街上晃蕩的鬼少了許多,取而代之的便是擁有力量的人類,亦或不是人類但披著人類外皮的異界子民。

以後想必數量會更多吧。

撐著手把站起來踏了兩下又坐回坐墊上,宿翡葉繼續前行進,希望這種氣氛快點消失,因為本身也是能力者的關係,沿路騎過來,已經感覺到一堆並不友善的視線直盯著他看,現在還有幾個在跟蹤…跟蹤個屁啊!宿翡葉在心底怒罵。

要是這種日子持續大半年的話,他不保證他有一天會抓狂,把那些眼睛葛到青蛙大便的人痛扁一頓後讓他們泡滾水,燙掉他們的一層皮,在把他們的肉阿什麼的一片片刷下來……

咳,還是別亂想好了,他是個精神健康的陽光青少年。

雖然想著自己要保持精神及思想的健康,但是宿翡葉騎車到超級市場的路上,整路滿腦子的凌遲、宮刑、鞭刑、鐵處女……

在經過多年宿家亂七八糟的家庭教育下,而且還是由惡魔拉拔長大,宿翡葉就算想思想健康,因該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著想著,宿翡葉已經來到了超級市場,在入口處拿了綠色的塑膠提籃後,拿出手機,打開那封由被公文堆埋了的保父別西卜發的簡訊,上面一排是說他今天公文特多所以沒時間過來,下面一排是簡單的料理教學……

只不過是炒飯需要什麼料理教學啊?宿翡葉黑線的按下退出鍵,將手機放回口袋。

基本上就是高麗菜一類吧…金針菇好像也可以…蛋的話家裡有,好像還有香腸的樣子?切塊以後放下去因該也可以吧?…玉米?不要,還是別買玉米好了……

基本上那已經叫做大雜燴不是炒飯了…如果有個熟人在身邊聽見宿翡葉的碎碎念,一定會如此吐嘈,旁邊幾個在挑菜的婆婆媽媽分別搖頭嘆息的走開,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喔…

籃子裡裝了幾樣食物,宿翡葉剛好想到家裡牙膏快沒有了,順便去拿了一組,接著晃到的櫃檯結帳。

才剛出超市的門,忽然有條手臂搭到他的肩膀上,宿翡葉抬頭,想看看是哪些傢伙那麼不知死活,或是該說那麼狗屎運惹到他宿大爺。

「小兄弟,想跟你打聽一些事情。」兩個很壯的男人架著宿翡葉,由一個身材比例比較正常的男子問話,男子帶著墨鏡,所以宿翡葉無法看清他長的是什麼鬼樣子。

看見此等架式,旁人紛紛避開不想惹上麻煩,宿翡葉瞇了瞇眼,「我不認識你。」言下之意就是我不想跟你講話!

「乖乖配合我會給你好處的,要是不聽話的話…」男人原本有些討好意味的笑容迅速垮下,換成一副流氓恐嚇人家拿錢的猙獰面孔,右手擺平往自己的脖子橫抹了一下…意思是說如果我不配合,就會被「喀喳」掉是吧。

宿翡葉挑眉,「你家主子是誰?」這種人看起來只像是小弟,而且還是電視劇上常看到的那種欺善怕惡類型。

「不干你的事…嗚啊!!」看著忽然大叫,然後搖晃的很厲害,慢慢轉身的男子,宿翡葉的頭上出現問號。

然後宿翡葉看見維持投擲了什麼東西姿勢的刑屍嚴,低頭發現…有一塊沾了血的磚頭在地上……

看起來是小弟的那位男子沒一會便昏了,架著宿翡葉的兩名大漢互看了一眼,決定一個綁架走宿翡葉,另外一個去跟突然殺出來的高中生打。

「嗄嗄!!───────」渾身都是大到可怕的肌肉,尤其是現在要往行刑屍嚴揮去的拳頭的那條手臂肌肉漲的更大,感覺揍下去,人會飛出去撞穿一堆住戶牆壁的那種恐怖力道,刑屍嚴面無表情的那著比他大上好幾個塊頭的肌肉男朝他衝過來。

「笨蛋!快躲開!!──────」宿翡葉瞪大眼睛,大聲喊道,但是刑屍嚴彷彿沒有聽到似的站在原地。

當拳頭朝刑屍嚴揮下去的那瞬間,宿翡葉的瞳孔猛地收縮,然後,並沒有如其他人所料想的,刑屍嚴站在原地,他,單手擋下了那隻跟牛一樣的肌肉男的拳頭,宿翡葉下巴差點跟其他人一樣掉下來,彷彿有東西卡在喉嚨裡面,發布出聲音。

刑屍嚴反手抓住肌肉男的手腕,轉過身將肌肉男拖著丟出去,宿翡葉就看著那名壯漢飛過馬路,摔進了隔壁街的大型垃圾箱裡頭。

「……靠。」好半晌,宿翡葉才擠出了一個字來表示他心中的震撼。

刑屍嚴沒有再看那個被他投進垃圾箱的傢伙,轉頭注視架著宿翡葉的那位同樣塊頭很大的手下C,宿翡葉腿一抬,做出練過的大哥哥才做的出來的高難度劈腿動作,鞋尖直接插到挾持他的壯漢的臉,當壯漢反射性的鬆手捂住臉時,宿翡葉迅速的收了腳,先是往其腹部用力的肘擊,再旋身一記迴旋踢。

「連你爺爺我都敢挾持!你們是哪個會哪個幫哪個盟的?」一腳用力的踩在被打倒在地的男人肚上,宿翡葉表情十分不爽的惡聲問道。

「華、華克家…」男人很顫抖的擠出三個字。

「現任當家是艾提克‧華克的華克家?」

「是…」

「很好…」宿翡葉露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笑容,「你回去跟你們當家說,改天宿家大少會去找他算帳,你可以帶著那兩個飯桶走了。」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