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喜歡』後續之一


連續兩天大雨,連續兩天藍球隊的訓練取消,雨下的很久,而且不間斷,好似他完全沒有結束的時候,這樣的雨只讓人覺得煩悶,除了衣服曬不乾、外出一定多少會弄濕、少了許多休閒活動之外,影響了人的情緒這點才是這種連夜雨的討厭之處。

幸村除了在隊上當隊長的時候,平時在班上,神經大條到幾乎可以與水管相比,再這連續下了第二天的雨,他也擺出了臭臉,雖然程度遠遠不及奧州國中籃球隊的那隻獨眼龍亂喊他的時候出現的超級臭表情,但也已經能夠算的上是奇景了。

可能整間學校覺得下雨天真快樂的只有幸村迷了,幸村平時的溫和好親近樣固然很可愛也有某種程度的帥氣,但是現在這副不想鳥人的臭臉,完全是沒了那種可愛,只有帥氣的成分在,因此拜幸村的臭臉所賜,路過幸村他們班上的女性人數暴增,一節下課大概「巧合的」路過了五次以上的也有好幾十個。

一堂下課,幸村趴在桌上,完全不受外界影響的補眠,大約過了兩分鐘,口袋裡的手機震動,幸村臉還貼著右臂,左手伸進去口袋內,把手機挖出來。

按下亮綠光的接聽鍵,幸村很模糊的「喂」一聲。

「幸村~」

「嚇!!」幸村猛地從椅子上站起來,看了旁邊被嚇到的佐助一眼,「如果上課前我還沒回來,幫我跟老師隨便找個理由矇過去。」就抄著手機迅速的像衝百米一樣的跑出教室。

「又搞什麼鬼?…」佐助滿頭的黑線與問號,班上其他人的表情也都差不多,過了一下子之後,大家又各自做各自的事,佐助低頭繼續打自己的簡訊。

幸村衝到頂樓,然後微喘著氣將手機再度貼到耳邊,「你又要幹嘛?」

「…你該不會跑到頂樓去吧?」對面的正是那個傳說中很會惹毛幸村的獨眼龍。

「廢話,要不然跟你講話講到後來我就會忍不住用吼的,最後會把我們班上那一票傢伙全都嚇楞。」幸村邊說邊翻白眼。

上次也是這樣把籃球隊的那群傢伙包刮教練都嚇傻了,很多證據都證明了,只要是這個姓伊達的打來的電話,他絕對得找個無人的清靜空間慢慢聊才行。

「說的我好像做人很失敗…」

幸村坐在樓梯上,手撐著臉,「有什麼事?如果是友誼賽的事情我會去。」

「真的嗎!」

「…佐助也會一起去。」他是在High什麼勁?

政宗似乎無言了一下,聲音整個變成幽魂一般的低沉,「噢……」

這極大的落差是怎麼回事?

幸村挑挑眉,完全猜出了政宗腦袋是在打什麼如意算盤。

「對手已經決定是四國高中了,你還沒見過長增我部元親那傢伙的球風吧!」已經恢復成談論正事的語氣嗎?這傢伙恢復的還真快…還想說他又會繼續鬼扯什麼五四三的。

「我只跟毛利元就對上過,差點就玩完了,長增我部倒是沒有。據說他們兩個是死對頭?」

「Yes,就像我們兩個一樣是宿敵呦!」政宗很樂的這麼說,「而且他們兩個還滿有意思的,他們如果在同一個隊上,那真的是黃金組合了,只可惜他們的個性不合。」

「…你是對他們的其中一個有興趣?」不然研究人家合不合幹嘛?當媒婆?

「What?」政宗懷疑自己是不是耳抽筋。

「呃…沒事。」幸村搔搔臉,「那還有事嗎?」

「…嗯,幸村,放學之後有事嗎?」

「想約我就說嘛,你什麼時候也懂得委婉啦?」幸村挖苦道,「我要吃蛋糕,最近有間新開的,聽說還不錯的樣子。」

「知道了啦。」政宗有些無奈的淺笑。

這樣的相處模式是在不知不覺間培養出來,從原本看見對方就急著想躲,到現在已經能夠算是心平氣和的聊天,真的事有很大很大的不同。

很多亂八遭的事情在相處過後有了諸多改變,有時後幸村被吐嘈說嘴巴變厲害了,幸村當時想到的就是那個姓伊達的,每次跟他聊天就會上火,上火了之後就會想罵人,可是如果他罵人友會反被挖苦,所以兩人有時候就會變成互相挖苦對方的奇怪對話。

現在想想似乎什麼都跟當初有點不同了,這些改變真不知道該說是好還是壞。

「幸村,出太陽了呢。」耳邊傳來政宗低低含著笑意的聲音。

幸村抬頭看像窗外,一大片的烏雲中出現一條裂縫,久違的陽光灑在大地上。

「嗯。」終於放晴了,內心似乎也沒這麼悶了。

「呐幸村…」

「幹嘛?」

「我愛你。」

「…你腦袋壞掉啦?!」幸村抓著手機怒罵,卻沒發現他的害羞多於惱怒許多。

一對關係似乎有點明朗化的人們,正在陽光普照的雨日下繼續著追逐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絳夜 的頭像
絳夜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