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是款很詭異的遊戲,例如現在站在北城的傳送點的幽影與無界。站在這人來人往的街道,幽影忽然有種感慨。

人…真的不能長的太帥。

幽影看了一眼旁邊臉色整個呈現黑青,大有風雨欲來之勢的無界,就在剛才他們在海底宮殿的時候,他老大被平胸的雄性人魚給煞到,然後…算了,不說也罷,那實在是太慘不忍睹了。

恐怕沒有幾個人能像他一樣,看到NPC在把帥哥時那種驚人的方式……但是又看無界雖然臉色頗難看,但是處理的手段卻果斷的很熟練,好像不是第一次碰到對他有意思的NPC,直接轟了個高階火柱過去,沒差點把人家當成死魚巴比Q。

把NPC烤了不太好吧…聲望會被扣滿多的。

但是對無界來說,似乎只是冰山一角?

「我們走吧。」深呼吸了幾次,無界才說。

幽影看著手中裝有人魚之淚的瓶子,忽然有種很複雜的感覺湧上心頭,不只傳說,連官方任務簡介都那麼美的人魚之淚,事實竟然是…人魚「王子」被海扁後飆出來眼淚。

巨大的反差,讓幽影實在不曉得該做出怎樣的反應,直到前頭走了幾步的無界發現他還在那邊神遊,發出有點遷怒的低吼聲,才趕忙跟上,免得被無界一個不爽毆飛,或是也變成燒肉。

無界的地雷其實不多,但是那些地雷卻很好踩,才會讓人覺得他很難相處,還是他老大很嚴格之類,不過無界的脾氣來的快去的也很快,所以把那瓶該死的眼淚扔給那個啥伯爵是他老子、貌似被人魚公主偷偷發了好人卡的伯爵之子之後,無界的心情就已經好多了,至少沒給他一個很恐怖的塞臉在那裡。

雖然跟任務原本的內容有點出入,不過最主要的是人魚的眼淚,眼淚給了就給了,那個伯爵之子又不知道到底是哪條魚哭出來的,獎金、經驗值還是照付,這就沒差啦!

幽影叫出了任務表,裡面還有幾個離這座臨海的城很近的附近幾個城或村莊的任務,基本上都是去找村長說說話,就去砍怪,收集些證明用的指定物品,回去交差就了事的簡單工作。

又看看時間,在遊戲世界裡,現在已經是夕陽西下的時刻,夕陽用他的光輝把大地灑上橘紅的色彩,噴水池折射出金橘色的光,一切變的朦朧。

幽影看著那顆夕陽,緩緩開口。

「…我好想吃蛋包飯。」

無界冷冷的給他一顆爆栗。

在這種風景好氣氛佳的時候,這臭小子竟然冒出這麼天殺的一句話!

吃什麼蛋包飯啊。

「很痛耶。」幽影抱著頭,用受虐小媳婦的眼神看著頭上不知道為什麼又冒青筋的無界老大。

「巴你,我手也很痛。」無界道,原本像是又想再說些什麼吐嘈的話,但是卻突然又沒了聲音,幽影看他老大臉色突然變的如平常般的平淡,轉過身,嘴巴張張闔闔,在說話,可是又沒有聲音,大概是在用隊伍頻或好友道吧。

於是幽影找了個雕像,爬上去坐在台子上,等無界廢話完畢的這段時間,他打開了論壇的視窗開始看。

等級目前是三十五的他,還沒什麼能力去參加一些大型活動,但是必要的資訊還是需要的,免得一堆人在熱鬧,自己卻搞不懂他們在湊什麼熱鬧去,這樣可就損失大了。

論壇剛打開的畫面就出現了一行金黃色的大字。

『空島,十一月即將開放』

啊!終於要開放之前那已經傳的很大的空島了嗎?最近電視廣告才剛開始做呢,明明現在才9月,廣告已經打的那麼凶了,再過一陣子因該就會多少公開些空島的新怪跟任務之類的,之前看廣告的時候,空島的大致畫面就已經是很夢幻的了,親自去的話,那感覺就更不一樣!這次的空島根本就是專門為了釣女性玩家吧?

幽影瀏覽著裡頭的資訊,空島雖然還沒開放,不過通行證索取的方式已經在這篇公告裡面詳細的說明了。

世紀裡,除了目前他位於的這塊怎麼玩,好像都玩不盡的主大陸,還分了四塊大陸,很老套的東西南北四方大陸,其他還有兩塊後來新增的大島,但是那兩座島都是需要解特別任務或是生產系要去挖、獵東西,以及封魔師抓些特殊寵才會去,一般玩家才沒興趣去那裡送死,據說怪很強,強就算了,還會莫名奇妙的消失又莫名奇妙的出現,已經有很多個憑著自己等級高就不怕死的跑去那裏逛大街的笨蛋被秒了,這就是在告訴我們,做人有時候不要太犯賤。

通行證的索取方式是這樣的。

首先,必須在主大陸這裡的中央主城,『王城』───烏托伊茲城中,找到「巨大的坑洞」……咳!然後犯賤的給他跳下去,接著看過一串動畫後,人物就會在王都內的醫療室醒來,接著就會被王都內的皇家啟見師(類似預言師的職業)召喚過去。

打屁聊天個好幾大段,預言師大概就是會給你一些不明物體之類的。接受他的委託以後,就要開始四處流浪蒐集一些東西,齊全後再回去找他,然後、然後…然後大概又給你搞個莫名奇妙華麗一把的任務結局吧?……

從開始玩這個遊戲,幽影就一直存著一個非常大的疑問,為什麼能設計出這樣夢幻美麗,逼真到極點的遊戲場景的人,竟然創造出那麼多詭異到與這個遊戲很不搭嘎的任務?

事實上這個遊戲本身就是一個無解的問號吧。

如果真想探究那個腦殘的工程師到底是存什麼居心,除非把這個遊戲真的玩到破關,恐怕就沒別的方式能得知了。

重點是這遊戲要到何時才能「全破」?根本不可能嘛!

幽影在心裡吐嘈著那個腦殘的遊戲設計者,然後返回原本的列表,繼續往下看。

然後他看到了一槓紅字。

啊…

下禮拜六是一個月一次的攻城日。

難怪最近老姐好像有點忙到的樣子,看來虛海那邊也在準備著各個領城的佈署。

…某人似乎是殺無赦團的副團長吧?

幽影突然想到。

但是看無界的樣子,好像是今天才有人來噹他,這個團裡的人感覺好像沒什麼危機意識?還是說他們早早準備好,根本就不需要擔心?

話又說回來,他現在才發現,無界這個副團長還真清閒,竟然有那麼多時間陪他鬼混,其實他就是那種不做事,然後霸占著位子,等著拿薪水的那種人吧?…要是被無界知道他在這裡腦殘,想必他這次真的要被綁起來烤。

「幽影!」

繼續看著論壇的瑣碎事的幽影愣了一下,才把視窗關掉,「幹嘛?」

無界抬頭看他,「團裡有點事,我要回去處理,你要跟不跟?」

「啊?這種事情幹嘛問我,我又不是你們團裡面的人。」幽影皺皺眉,然後搔著頭說。

「無所謂,要不要?」無界的口氣有點像在催促他,看起來他好像相當趕時間。

老大,你現在才開始忙會不會有點太晚啦?……

「唔,不要好了,感覺還是怪怪的。」

「確定?」無界又問。

「……我娘沒生膽給我。」老大!他最怕的是被莫名奇妙的秒掉啊!

發出了意味不明的冷哼,無界露出很邪惡的笑容,「放心,有我在,那些…動不了你,而且我們核心團員裡…多的是像莉葉娜那樣子的怪角,你別被玩死才是真的。」

「那我還是別去好了。」他沒有勇氣去揭發殺無赦團不為人知的秘辛,而且…

而且那個「…」是什麼啊!?

無界揪住從雕向上跳下來,打算落跑的幽影,陰險的笑道:「走吧!」

「哇!太卑鄙了!竟然用傳送陣!……」幽影接下來一連串的哀嚎、碎碎念都在傳送的過程中被消音。過分!他到底給不給人權啊?

下一刻,他們來到了殺無赦團的主城,『腥血城』的大門前,幽影只覺得有冷風吹過,一打黑線從自己的腦門上掉下來,這個門…他真的要稱讚一下了,能有勇氣把自己主城的門面搞成這樣,真的很不簡單…非常的不簡單。

無界放下幽影的衣領,雙手抱胸的看著幽影變來變去的臉色,他大約也可以猜到他是在想什麼了,這個門想當初自己看到的時候也傻眼,第一個反應也是衝動,就是把他轟掉。

那座門整個設計就像是鬼屋的入口一樣,整個黑色的城門,牆壁不曉得是怎樣,不斷滲著血紅色的液體,無數扭曲的人臉、突出的四肢、器官,半掉不掉的嵌在牆壁上面,看起來最正常的兩扇巨大門扉,各有一個同樣是很大號的鐵環,各被一個龍骨頭咬著。

龍骨頭的眼窩內有兩個濁黃色的東西轉來轉去,一隻爬蟲類湊巧爬過去,龍骨頭忽然張開嘴巴,然後把那隻爬蟲類整個咬住,幽影除了驚嚇外,還有疑問,那個龍頭是怎麼咬著那個鐵環做出吞蟲的高難度動作?

整體而言,這座門可疑斃了,對於幽影來說,這門給他的感覺就像走進某種不明生物嘴巴內的恐怖大門,太可怕了。

另外上方還有兩個下半身被種在牆裡,白骨手中拿著寫有『腥血城』三大字的匾額的骷髏。

這座城當初到底是誰提議搞出這扇門的!?幽影在心中OS。

太有礙觀瞻了吧……

「…老大,這是怎麼回事?」幽影指著門,轉頭望向無界。

「我剛說過…我門核心團員裡,都是些令人摸不著頭緒的怪角。」無界看他一眼,「走吧。」

幽影跟在無界後面,有種不曉得該說些什麼的感慨。他大哥跟二姐都是虛海的重要團員,而他這個同為杜家的小孩,不只背著大哥偷玩遊戲就算了,竟然還跟他們的死對頭,殺無赦團的副團長混的這麼熟,還讓他老人家半哄半騙的唬來了他們的主城,一點也不怕我有可能是個間諜之類。

走進那扇見鬼的門後,裡面的城市顯然正常很多,因該是偏西式的,每戶人家門前都會掛一盞像油燈的小燈,燈光雖然昏暗,但是一整街的小燈,也足夠讓人清楚看見道路。

幽影覺得,這種氣氛好像會有什麼幽靈騎士跑出來鬧鬧似,由其剛剛又看了那個門,整個就是越想越噁心。

人的刻板印象就是這樣,第一次印象不好,之後的不管冒出什麼東西,還沒搞清楚好與壞之前,就自然而然的會往壞的方向想,真糟糕。

腥血城的街道設計還不錯,至少有很明確的大路,小路不多也不少,數量剛剛好,中央就是一棟佔地頗大,建的很高又很尖的城堡,整個就是很像某種非人類生物的老巢。

如果說無界注在這的話,幽影覺得,他還比較能夠想像,因為他老大臉就是長的那個煞人樣,偏偏又是個沒事就冷臉的輕微面癱,很符合搞這種調調。

他想啦,光看到那扇門已經夠給他恐怖了,然後再看著滿牆壁的怪東西蠕動來蠕動去,又看到門把自己的夥伴一口吞回重生點,還有哪位客官有勇氣拿傢伙往那詭異到爆,疑似是城牆與大門的東西砍下去嗎?

這或許就是腥血城攻不破的原因。

「那個…我覺得我還是不要進去會比較好。」看到遠處城堡的大門時,幽影又做了最後一次的垂死掙扎。

「……」無界丟來了一個好像在說「你很煩耶」的眼神。

「我是要順便幫你辦腥血城的通行證,不然你以為我帶你來幹嘛?」

「咦?這樣可以嗎?我又不是你們團的。」

「沒差。」

這麼隨便真的可以嗎?這張通行證我會拿的怕怕的。

可是看無界的樣子,好像真的很無所謂一樣,你這個副團長真的太混了!

「老大!」

驚天動地的大喊從遠處那個幽影猶豫許久該不該踏進去的城門前傳過來,路上的行人很明顯的見怪不怪,若無其事的各自做著自己的事情,不過還是有些人投來了白眼。

一個頂著很顯眼的金毛海膽男,朝著他們衝刺過來。他的腰上掛著把寬劍,表明了他是劍士的身分,殺無赦團的團徽就別在他頭上那條也同樣很亮的紅色頭巾上,身為殺無赦團的核心成員這件事情光用看的就知道了。

「冥魂。」無界淡淡的喊一聲。

冥魂跑到無界面前,嘰哩呱啦了一串。

「你終於回來啦!無界老大~事情大條了,你在不回來就要出人命啦!這次攻城戰……」

「停!」對自家隊友一樣毫不留情,無界當場賞了冥魂的腦袋一個巴掌印,「進去再說。」

這傢伙是被打活該,攻城戰的事情雖然是眾所皆知,但是身為負責策劃應變措施的人員之一,竟然在大庭廣眾下嚷的這麼大聲,萬一有間諜湊巧聽到,那後果可就不堪設想,攻城戰還沒開始,把柄就被人抓到了。

無界一手揪著那隻被巴頭的笨蛋刺蝟,往前走,又走了幾步,跟之前一樣發現幽影還站在原地,只是這次他的樣子似乎是在思考什麼,無界也懶的跟他在廢話,用另一隻空的手,抓住他的手腕,直接把他跟那隻金毛海膽一同抓進城堡裡。

被抓了有半分鐘的幽影才意識到自己要被抓進「鬼城」裡。

「放開我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絳夜 的頭像
絳夜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