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走的是不同的道路,再一次次的交疊後,邁向了差不多的結局,或許一切不過是像惡作劇般的偶然,但是無論如何,我不會怪誰,也不會遺忘你,更不會想把這一切當成幻夢一般的遺忘掉,所以說,愛情一向是不可理喻的東西。

後悔嗎?

不,重來就不曾。

就算隔了那麼多年,我們不曾見過面,甚至連書信來往都沒有,只靠著「聽說」來得知彼此的概況,我相信在你心底仍有我,就像我的心中也有著你那不可一世的背影一樣,那個位置不可取代,也沒有第二個人能夠取代。

曾經以為那只是年少輕狂,不過都到了現在,那股悸動還一直存在,是不是說明那不只是因為年輕的時候盲目的衝勁所造成?

思念從未淡去,就算在多年後的至今,也沒有被沖散、沖淡,小心的收藏在心海深處,等著有一天,有一天再見到那個人,或許還是會跟他打上一場再說吧?因為他就是這麼不得閒,把戰場當作家似的男人,但是除了戰場,沒有什麼地方更適合他。

他是一條龍,如果要他收斂那股戾氣,就如同磨平他的爪子,而他,大概也不會認命就這麼乖乖過日子。

所以我相信,有一天會的,一定能再見到他,即使是戰場,即使是刀劍相向的敵人。

不會猶豫不決,如果猶豫,那劍就會變的軟弱。

因為我們都有必須要守護的東西,即使最最想守護的人是這一切的代價,但是呢…或許輸的那方注定是我,因為我已經知道,其實我比你愛我還要更深地愛著你,所以這個代價對我來說,太大。

寧願面對生離,死別就免了,只要知道你還好好的活著,我就有繼續往前走的動力,所作所為或許只是我的任性…這都是你的錯,誰叫你總要放縱我的任性?最後,就最後一次,再讓我任性的再見你一面吧。

政宗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絳夜 的頭像
絳夜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