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王又過勞死啦──!!」
Master的絕叫打破了迦勒底悠閒的早晨。
無論是正準備換班的職員還是在食堂大啖美味飯食的從者,都被這如同世界末日的動靜給弄得一陣停頓,直到聽清是在鬼哭狼嚎些什麼東西,又恢復原本鬆懈的模樣各做個的事。
因為是「又」嘛。
橘髮的少女急急忙忙跑進食堂廚房裡,嘴裡喊著,「投影君呢?投影君救命啊啊喔喔喔喔!!」
挽著袖子在當食堂臨時工的少年就這樣被二頭身的什麼東西給塞了滿懷。
擱下湯勺,士郎像抓貓咪一般雙手卡在某物的腋下,稍稍拉開一點距離,才發現這二頭身的迷之物有著真實過頭的觸感,活脫脫就是吉爾伽美什Q版化的模樣……除去那一臉明顯過勞的糟糕臉色,確實相當可愛。
士郎換個安穩舒適不少的姿勢把二頭身吉爾伽美什抱在懷裡,遲疑的問道:「……這個狀態是?」
雖然作為一個概念性的存在,實在沒啥立場質疑這位完成拯救世界這等偉業的Master,現下的情況卻令士郎覺得自己無論如何都該過問幾句。
「因為、大王總是一不小心就奮力過頭嘛,上次過勞後達芬奇親就對大王的靈基做了一點點小小的、安全的調整。」少女用拇指與食指捏出一道小小的縫隙,用力強調那「微小」的調整真的又小又無害,「只要逼近過勞死就會強制進入省電模式。」
可以做到這種「小小的」調整,倒是讓他定時休息啊!這是個人惡趣味吧達芬奇親!?
不給士郎沉思的時間,少女推著他催促道:「快!投影君,只要摸摸頭就可以回血喔!」
WTF!?
「這個就算其他人來做也是可以的吧?」怎麼想都覺得等這位王醒來後,摸頭的那個衰人是逃不過被王給剁手的命運,士郎才不會如此輕易被坑。
……他自己是這麼覺得。
與少女過分閃亮的眼睛對視一陣,士郎默默把手放在枕在胸口的金色小腦袋上,小心翼翼地揉了揉那頭細軟的金髮。
……
士郎不得不承認,這樣絕妙的手感就算事後被剁手也值得了。
反正又不是接不回去。
士郎在一串串十足惡趣味的+1+1+1+1綠色氣泡中自暴自棄地想著。


 

「……」不要這麼輕易被推下火坑啊!愚蠢的「我」(讀作弟弟)!!!!
目睹一切事態發展的紅色弓兵只想靜靜。

文章標籤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