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快被作業活埋了,所以來貼點塗鴉混更新>_>
我的期中好長啊我好哀痛((滾動
雖然有點恥,也順便曬一下我的名片ㄅwwww
不過我要收在下面((任性個毛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灰濛濛的天氣與終年瀰漫煙霧的山丘以及茂盛的樹林將位於裡頭的小屋遮掩的密不透風,薄弱的陽光連照明的作用都稱不上,穿著大衣又披上防寒的厚重斗篷,來人提著一盞古老的油燈穿過霧氣旋繞的小道,抵達那棟外形頗為討喜,卻怎麼看怎麼陰森的木屋。陳舊的鑰匙解開大門上看起來一點也不牢靠的大鎖,全身隱沒的斗篷的陰影下的人在進到屋子後,立馬將沾滿霧水而更加沉重的斗篷卸下,包括包包以及外套,在燃燒著柴火的木屋裡,穿的像是要去登山似的顯然不是聰明人的做法。

將大門反鎖,黑髮的青年逕自倒了杯水解渴,也不曉得被靜置多久的冰涼茶水讓毫無準備的他被狠狠的凍了幾下,眉頭糾結的扭在一起。這時他才好好的打量起屋子,似乎除了那永遠燃不盡的柴火,整個空間裡一點人氣也感覺不出來,彷彿只是間空屋一樣。

帶著疑惑,青年踏上二樓的臥房,窗簾緊緊的遮掩住窗戶不讓一絲光透進房裡,黑到幾乎伸手不見五指的程度,簡直就像某種危險生物的巢穴一樣,青年有有些好笑,讓手掌中光影村的微弱光點飄進裡頭,寬敞的大床上只有一個顯得單薄的身影靜靜躺在那裡。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