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其實並不需要花心思去回答這個「技術性」問題,下一刻向我笑著的男人脖子被一隻手掐住,在令人完全無法做出反應的剎那,喀嚓一聲就被捏斷,接著像斷線人偶一樣的身體就被隨便的丟到旁邊去,瞥了眼以非人體能做成的姿勢倒在後方草地上的人,又看向站在那裡用手帕把手上的液體擦乾淨的男人,我又是滿頭莫名其妙。

「真是個壞孩子。」男人冷淡道,把髒掉的手帕也隨變得往身後丟,做完這一串動作,他一屁股坐在我面前的餐桌上,翹起雙腿。

看著身上只穿一件黑色浴袍,藍色頭髮有明顯濕潤的男人,我很真誠的說:「我被嚇到了。」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不容易把色馬從身上拔起來,想打算開始來好好進行再教育,式青這傢伙反而一臉無辜的看著我,該死的又是那種讓人絲毫無法抵抗的水汪汪少女眼!

喔天阿,我怎麼會喜歡這種人?……更正,喜歡這種馬?

當我還在怨嘆命運作弄人,式青突然「阿」的大叫一聲把我嚇了一大跳,雖然這張沙發很大,大到幾乎像一間教室一樣,可還是讓下意識向後挪了下的我差點滾下去摔死,還好慘叫完的式青很快的抓住我的腳裸。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說中常常用的手法之一就是穿越,然後穿越到奇怪世界的代價往往都是伴隨各種很可怕的意外,可有件事情我很想說,那就是……

我從小帶衰發生一堆可怕的血淋淋意外,怎麼到現在才搞穿越?

這是當我跌坐在閃爍著奇異光彩的森林中的石鋪走道時候內心冒出的第一個想法,不過仔細看一看,這看起來奇異的詭異森林又不太像是甚麼正常會穿越到的世界,反而比較像是夢境一樣,啊,果然那發打到雖然很痛,實際上很虛的全壘打還沒辦法把一個黑袍靈魂敲去異世界……不對,按照往常來說我應該要想怎麼回到原本世界才是正確的吧!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當我們兩個人手牽著手一起回家的時候,首先迎來的就是挑起一邊細眉,不知道在想什麼的褚冥玥,她就堵在門口,把我們兩個從頭到腳看了好幾遍,才讓開給我們進去。

「你沒有隨便拉個誰來應付老媽吧?」褚冥玥拉住我,小小聲的問道。

「哈哈哈……」我除了乾笑還是只能乾笑,首先被我拉來當一日假女友的對象身分本來就需要保密,不能到處散播,至於我腦袋突然搭錯線才是其次,這讓我不曉得該怎麼向自己這位精明的阿姊解釋。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打了個非常大的哈欠,或許是因為透進來的陽光太溫暖又或許是因為今天難得沒有任務可以好好休息的關係,褚冥漾罕見的象個真正的青少年一樣抱著棉被在床上滾兩圈,把自己弄得跟蝦捲一樣又繼續頹廢的睡回去,雖然客廳的電視聲有點擾人清夢,不過還不致於讓他放棄賴床起來去揭發那隻蜘蛛。

如果用手機偷拍下來拿去參加寵物節目的話一定可以得獎吧?

褚冥漾模糊的想著,意識隨著動作停止,又開始慢慢的下沉。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決定「監視」著那名妖師開始,伴隨時間累積的除了對於褚冥漾這個人的認知,還有許多的疑惑逐漸累積,經常困擾著自己。他看著他,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他要為了某件事那樣大動肝火的時候,他知道,因為他看著,看他跟每個人相處,看他一個人獨自策畫或忍受承擔什麼。

一開始他以為他懦弱又愚笨,後來他發現即使他還沒有把握,明知道自己懦弱的只會拖人家後腿,還是會鼓起勇氣,盡自己所能,或是用思考來彌補暫時的不足,除了這些之外,看過他與朋友親人或其他接觸的人交往時,他知道自己所觀察的妖師是個溫柔的人,就算對來意不善的自己也是,所以……所以他才會違反誓約一次又一次的偷偷伸出援手。

即使他知道那是妖師並不想看見的。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有些事情果然不是在短時間內就能觀察出來。

這是我最近得到的某種人生經驗,至於為什麼得到這樣子的感想,就是以下我要宣洩一下的事件。這樣子的事情要我憋著也很困難,難保哪天我實在受不了了,隨手拉了誰來掀學長的底,雖然學長的力量暫時還沒辦法恢復到他原本該有的水準,但是要把我插到地心還是綽綽有餘。

夜妖精事件解決後,學長終於穩固下靈魂,開始做所謂的復健,從輔長偶爾發牢騷時候聽到的隻字片語,我很容易就猜測到大概是怎樣的狀況,過了一個禮拜,也就是剛好開始放暑假的那天,那不管是哪方面都旺盛強韌到跟鬼一樣的學長就搬回了黑館,日子似乎又回到了高一時候的樣子,除了我需要為白袍考試而瘋狂熬夜,每天被安因斯巴達式訓練以外,早上會碰到有起床氣的學長、偶爾一起吃早午餐……等等的習慣,全都如以前一般的照舊進行。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