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0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次某夜要講點嚴肅的事情
雖然這種事情好像每個在寫文的人都會碰到,不過某夜沒想過某天我這個偏遠地區的小孩也會有人想盜文((嘆
嗯,其實我不知道是不是盜文啦
不過某夜之前有說過轉載的轉則,但是被會客室給刷掉了
這次就貼公告來清楚說明一下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發現,所謂的大戶人家出產的小孩,腦袋結構通場與普通人有著很絕對的差異,而且個性上,也有著極為相似的特點,那種特點身為旁觀者的女孩子通常會說「很倔強很可愛呀~」之類令當事人嘔血的廢話,我就是那個差點被一群女人害到吐血的可憐當事人。

會以這樣開頭,除了我跟學長相處老常一陣子下來也有些心得外,還有就是最近我面臨的新難題。

雖然沒有刻意去做些舉動,但我這衰人不曉得到底是衰到谷底還是因為已經衰到底所以反彈而開始幸運起來,總之,我認識了一票名聲都可以拿出去嚇人的傢伙,不是名門就是貴族還皇族的,包括我自己在內,也能算是「名門」的一種吧?雖然名聲遠播的方向好像不太對,但是很有名就對了,祖先的名字還可以拿來嚇唬小孩這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第一次,我這麼不注重回到原世界家中的時間。

一般來說我回到家裡其實也沒幹什麼,也是在浪費時間,偶爾讓老媽差遣去買些民生用品,但這次回來,我從早上起床灌洗完畢後,就出門,直到晚上十點多才回家,有回來跟沒回來都差不多,即使被老媽念的半死,我卻只扯著勉強的僵硬弧度任她罵。

這麼老長一段的時間我去哪了?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大家辛苦了!」

「辛苦了!~」

在快要邁向凌晨三點的時候,大夥終於換好衣服也卸完妝可以回家去,褚冥漾一一回應了每個人的「漾漾掰掰!」、「老婆再見!~」……等等亂七八糟的招呼後,最後才背上黑色的側背包離開電視台。現在公車火車都沒有,計程車也需要看運氣,褚冥漾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拉緊了圍巾走出燈光漸暗的大廳,大門之外的氣溫明顯與開了暖氣的攝影棚有很大的區別,冷到他全身都忍不住緊繃打顫,呼出的氣變成一股白煙,褚冥漾看了看暗的像能把所有光源吸入的夜空,慢慢地邁開腳步。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這個人……不對,你這個死妖師小鬼啊,做什麼都但是但是的,這樣活著你不痛苦嗎?」一個月一度,來收電費的光影村村長契抖著毛茸茸的身體與耳朵,就坐在法陣上拆了那包蝦味先,邊吃邊自動讀取我的腦袋。

……算了算了,對於這種漠視人權的行為在這裡實屬正常的這種事我早就知道了。

瞪著才寫了一小行「五色雞頭衝去撞飛了一堆排隊的學生,我忽然後悔提起他正在趕時間。」就沒有了的記事本,我乾脆的把上面還有大片的空白的它給闔上塞回抽屜。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